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成了游戏里的反派之王 > 番外二 王城博览会全文阅读

番外二 王城博览会

热门推荐:

苍白历63年,1月1日新年。

轻松欢快的氛围笼罩了整个帝国,每家每户都在准备着新年的布置。

王城琥珀斯佩特,外城区。

帝国虽然日渐昌隆,可依旧难以避免仍有不少公民处于贫困的境地……现如今的外城区,相较曾经,反而显得更加落魄,廉租区的规模愈发扩大。

此刻天色已是傍晚,廉租区各个角落都亮着昏黄的白炽光亮,这是比煤油灯更加廉价的照明工具,深受外城区居民的喜爱。

在官方颠覆式改造下,全城各个角落都已被电线和电力塔覆盖,所以几乎每家每户都安装了便宜好用的白炽灯。

一栋靠路边的廉租房内,正传来孩童的嬉笑声,在大人引导式的话语中,孩子们开始唱起了圣歌,向着诸神与伟大的“无限先生”进行祷告。

透过斑驳的窗户往屋内看,只见一张破旧的餐桌边,围坐着五个年纪不一的孩子,三男两女,身上的衣服都打着补丁。

父亲正一脸虔诚,带着孩子们唱着圣歌,母亲则忙活着从一侧的厨房走来,手里端着一盘刚煎好的马交鱼。

“无限在上,愿诸神庇护。”

一家人闭眼祈祷。

不多时,父亲招呼着孩子们开始用餐。

“鱼和酒是无限先生曾经最喜爱的食物和饮品,服用了这两样圣餐,你们每个人都会获得那位伟大存在的庇护。”

“我们知道的,爸爸。”

孩子们嬉笑着应答。

旋即,他们很有规矩地,每人分得了小部分鱼肉到自己的餐盘里,同时还倒了小半杯廉价红酒。

在往日,未成年的孩子是不允许饮酒的,但新年是例外,因为“圣餐”中就有红酒,饮酒是对至高神“无限先生”的致敬和礼仪。

吃鱼,更是对“无限先生”的爱戴。

这是帝国人“根深蒂固”的认知。

父亲看着孩子们愉悦地用餐,满是风霜的脸上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笑容。

他与妻子相视一眼,满眼欣慰。

虽然马交鱼和红酒不便宜,花了他们二人大半个月的薪水,但能够让孩子们服用圣餐,就是一件十分值得的事。

可这一家子不知道的是。

在窗外,正站着两个人,默默看着这一幕。

“亲爱的,别生气……多半是小左菲偷偷挪用了‘神权馆’中的群星唯一神性,篡改了世人的认知。”

芙洛尹抿着嘴,朝着身畔的男人小声安慰道。

她今日身着一袭黑色长裙,头戴小礼帽,黑色的面纱遮掩了上半边脸,只露出白皙的下巴和鲜红醒目的小嘴。

陈仑超脱序列后,又与三份源罪融合为一,成为了俯瞰寻常旧日与外神的“支柱”,自身就是规则本身,故而诞生于“源罪”的唯一神性对她已是无用……于是他将原本所持有的70份唯一神性全部还给了伯雷塔尼亚世界,并在仙境天原神所阿巴斯耶建造了一所“神权馆”,专门用来存放这些唯一神性,留给后来需要成神之人。

而作为“无限先生”与“苍白女士”两位神祇的后代,左菲斯佩特自然具有无与伦比的身份地位和特权,随时能够进入“神权馆”,而“看门人”菲雷德翠女士更是不会阻拦,甚至对这位“小祖宗”的各种出格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还小,不明白世人曾经历过什么,也不知道你曾为这个世界做过什么……她只是,在耍小性子。”

芙洛尹叹息一声道。

左菲的年纪,按照世俗的标准,那便已经是将近40岁,但实际上,她的心理年龄还只是14、15岁,正处于青春叛逆期,且外表也依旧只是少女的模样。

这得益于她的出身。

左菲一经诞生便是高位神话生物,属于半神,这些年即便没有刻意学习神秘知识,但在二十多年前的十八岁生日时,接收到父亲杰克赠予的第一份命运神性的刹那,当场便晋升成了命运天使。

这是无数以“人类之躯”蜕变的超凡者,乃至天使真神们都羡慕不来的……

芙洛尹心想着女儿越来越调皮,担忧丈夫会为此恼怒,便捋了一下澹金色长发,挽住了丈夫的胳膊,将脑袋靠了上去,用以安抚。

鱼和酒明明是丈夫最讨厌的食物和饮品,现如今却成了每家每户的圣餐,若是往严肃点去评判,左菲的这种行为毫无疑问,就是渎神。

“我没生气。”

一袭黑服,头戴黑帽的陈仑只是摇头。

他心里清楚,女儿之所以这么做,多半也是在抱怨自己和芙洛尹外出游玩不带着她。

“这个小拖油瓶……”

陈仑莞尔一笑。

他轻轻拍了拍妻子的手背,旋即抬起手指,指尖燃起了一缕银白色的火苗,无限重叠的火光随之扩散辐射。

屋内,一家子人的桌上,多出了新鲜的牛奶和米饭,还有一些其它丰富的菜品。

而这一家人却并不觉得奇怪。

“左菲的事,我会让诸神在之后的‘教育环节’好好关照她的……现在,我们该走了,博览会快开始了。”

陈仑转头,朝妻子轻声道。

芙洛尹先是一怔,旋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点了点头,最后又看了一眼屋内祥和快乐的一家人,这才迈出一步,与丈夫一同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

*

王城博览会,第一届是在苍白历33年的新年开始举办,距今已有30年的历史。

本次“第三十届王城博览会”依旧是在琥珀斯佩特的黑使者广场上举行,早在半个月前,广场就已经开始了布置,并临时搭建了一座巨大且富丽堂皇的场馆。

今天一大早,整座王城都充满了热闹欢快的气氛。

无数当地居民,以及外乡人都风风火火地赶来,只为目睹那些博览会上即将展览的新型产品。

当然,更多的,是为了亲身参与到这一年一度的帝国盛况之中……这可是作为帝国人尤为自豪的活动。

但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是,实际上“王城博览会”的本质,是伯雷塔尼亚星与湛蓝星的“互通有无”。

两方世界早已在陈仑的伟力下统一,虽然分隔在两颗星球,但双方于尘世的统治阶级,诸如崔苏尔王室和曙光教会、湛蓝联邦与圣教等多方势力彼此尊重,自愿联合。

于是,“神龛”与“游戏”便成了双方各自的“通道”,能够随时前往对方的地域,实行紧密联系与合作。

“博览会”则是被放置在台面上,能让普罗大众更容易接受的一种手段与方式。

两个世界早已展开了合作,并从中获益,一同进步发展。

教会的“曙光洗礼”,正是一种筛选“住民”的方式,能让伯雷塔尼亚世界的优秀者前往湛蓝联邦……至于湛蓝联邦那边,则依旧能够通过“游戏”来到伯雷塔尼亚世界,只不过监管要比以往严格许多。

“玩家们”必须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但凡违反了规章条例,即便是下线了,依旧会遭到湛蓝联邦超凡科的追捕,并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

博览会现场人山人海。

一对身穿黑色服饰的男女,正悠闲漫步其中。

“亲爱的,世界变得愈发美好了……”

芙洛尹轻轻走过一个个展览位,看着那些还未正式上市的“概念商品”,不由感慨道。

大到电力汽车或移动房屋,小到手机手环……甚至还有一些湛蓝联邦流行的衣服饰品与玩具,应有尽有。

“嗯。”

陈仑微笑颔首。

很快,他的目光便被其中一个展位所吸引。

那是位于“服装区”的展位,精致的凋花木桌上摆放着许多“潮流款式”的女士衣裙,颜色极为鲜艳,还有许多源于湛蓝联邦的现代化工艺饰品,但其超前的审美设计,让绝大多数帝国人暂时还无法接受。

比如半透明长裙,又比如变色内衣等等,直叫许多来参展的贵妇人们大呼败坏风气,快步走开……不过倒是有许多绅士,在展位前流连忘返。

当然,这其中也有几位女性工作人员的功劳,她们都是身穿露脐衬衣与超短裙,一双大长腿还穿着白色丝袜,在如今的时代,极其引人注目。

陈仑走上前去,好好观摩了一番。

当他看到一位女模特正穿着极其“新潮”的黑丝,在展位旁摆弄着各种妖娆的站姿时,不由发出了感慨的叹息,啧啧有声。

芙洛尹站在旁边,诧异地瞥了丈夫一眼,又深深凝望了展位上的各种服饰半晌。

“这位美丽高贵的女士,展柜上这些都是‘湛蓝公司’开发设计的女士用品与服饰,如果您感兴趣的话,不妨挑选几件回去试试……相信我,您的丈夫一定会被您散发的魅力所折服。”

展柜的女士用品太过“超前”,以至于参展的贵妇人与小姐们无人问津,或许是注意到眼前这位黑裙女士对此“感兴趣”的样子,其中一位女柜员眼前一亮,笑着开口。

然而芙洛尹噙着礼貌的微笑,只是澹澹回应:

“谢谢,不必了。”

“真可惜……您的身材堪称完美,如果有这些服饰的装点,一定可以让您更具魅力的。”

女柜员一脸遗憾说道。

“真的不试试吗?芙洛尹?”

这时,陈仑转过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妻子问道。

“不要。”

芙洛尹看着丈夫眼中流露出的期待,却是脸颊泛红,风情万种地白了他一眼,旋即拉着对方的手便快步离开。

陈仑“惋惜”地叹了口气。

奇怪的是,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这位黑帽绅士的存在,直至两人离开,女柜员们与周围的参展者都没有觉得异样。

这是因为,陈仑太过强大,根本无法降下实体行走于伯雷塔尼亚世界,芙洛尹所看到的,所触碰到的,都只是某种不可言状的力量。

也唯有她才能看到,才能察觉到丈夫的存在。

甚至于,丈夫的形象,都只是芙洛尹脑海中留下的,过往的模样……即便是身为“月神”的她,亦不可能直视得了丈夫的真面目,否则,必然因无法理解而失控。

当然……

以陈仑全知全能的力量,两人的互动与接触并不会受到影响。

因为芙洛尹眼中的丈夫,并非幻觉,而是另一种层面上的链接,超越灵性的链接,旁人根本感知不到罢了。

随后,两人又在博览会上逛了数个小时,见识了种种有趣的商品……这个过程中,她们更是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展位。

那个展位售卖的,同样是源于“湛蓝公司”的前沿科技商品——胶囊礼帽。

“您只需要按下这个按钮,手中花生粒大小的胶囊就会膨胀展开,化作一顶崭新的礼帽……如果您想要收纳,也只用在帽檐下方的这里再次按一下,它便会重新变回胶囊的模样。”

戴着高礼帽的柜员正绘声绘色地朝人群介绍着掌心的数枚胶囊,这些胶囊十分迷你,却给人精致之感。

“帽子的款式也有很多,有男士的,有女士的,有圆顶的,也有平顶的,草帽、宽檐帽、皮帽等等,应有尽有,如果……”

说着,这位柜员的话语戛然而止,并轻咦了一声。

男柜员的视线越过面前围了一圈的绅士小姐,看向了后方正静静伫立的澹金色长发黑裙女士,不由露出了微笑,摸了摸自己的两撇小胡子后,朝其抚胸一礼。

“欢迎来到‘奥斯卡的帽子屋’,尊敬的苍白女士……当然,还有无限先生——两位的到来,真是让在下感到荣幸。”

奥斯卡恭敬地说道。

她心知肚明,无限先生一定也在现场……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身影,甚至感知不到半点痕迹,但看到“月神”苍白女士芙洛尹挽着手臂的样子,身畔一定就是这位伟大存在。

帽子展位前的人们似乎听不见奥斯卡的话,也十分自然地忽视了芙洛尹的存在,好似这一刻,场景中的人群成了背景板,只剩下双方。

“真是有趣的产品。”

芙洛尹走上前,从奥斯卡的手中接过了一枚胶囊,低头打量了一番后,微笑着评价道。

“是的,我初次见到这种小玩意的时候,也是这么觉得……”

奥斯卡笑了笑,像是在做演示一般,按下了自己手中的胶囊。

只听彭的一声轻响,胶囊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便吹气球似的膨胀展开成了一顶黑色的平顶礼帽,然后被奥斯卡娴熟地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这是湛蓝星那边的技术?”

芙洛尹有样学样,同样激活了自己手中的胶囊,展开成了一顶女士的澹紫色宽檐帽。

她好奇地把玩着帽子,又朝着奥斯卡问道。

“没错。”

奥斯卡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点点头。

她忽地发现,在“月神”苍白女士芙洛尹的身畔,突兀出现了一道黑帽身影……奥斯卡顿时明悟,这是“无限先生”对自己施加了影响,自己这才能够“看到”对方的存在。

“奥斯卡,看来你的生活确实相当无聊,竟然当一位帽子商人‘游戏人间’……”

黑帽绅士噙着微笑道。

奥斯卡无奈地摇摇头,再次朝无限先生抚胸一礼。

“得益于您的庇护,现如今两个世界蓬勃发展,而神秘领域中,诸神各司其职,作为‘命运从神’的在下,也不需要再多费心思……”

陈仑当然知道如此,他只是稍作调侃,却没料到奥斯卡如此认真地回答……可见对方对自己的态度,恭敬且敬畏到了极点。

他想了想,抬手取出了一本朴实无华的牛皮小本,递到了奥斯卡的面前。

奥斯卡先是一怔,随后双手接过。

当看到牛皮笔记本上的文字时,她不禁抬起眼帘,面露疑惑地看向无限先生,似乎是在询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牛皮笔记本上,写着几个大字——

《左菲的冒险之旅》

“伟大的无限先生,您这是……”

奥斯卡忍不住开口。

“我的正身已经去往穷极之门后的宇宙尽头,今后,小家伙的成长就需要你们多费心了……”

陈仑轻笑一声。

“奥斯卡,你是现今命运途径最强大的存在,你来担任‘这部剧本’的主持人再适合不过。”

奥斯卡眉头一挑。

这一瞬间,她便明悟了无限先生的用意。

对方是想让自己来担任“剧本”的执行者,用来“锤炼”那位天之骄女……

奥斯卡不敢拒绝,连忙应允。

“我想我知道了,无限先生。”

不知为何,她的内心反而还生出了一种期待。

经历了几十年的“无聊生活”,不需要再时刻注意永眠者塞巴斯蒂安帕多的封印,也无需再为世界的安危担忧,她整日都在尘世找乐子,时常还会去往湛蓝星看看……但是时间久了,依旧让她感到无趣。

现在,无限先生的委托,或许能让自己找回干劲。

翻开牛皮小本,只是随便看了几页,奥斯卡就被其中的内容深深震撼。

她不禁再次抬起眼帘,讷讷道:

“无限先生,这一场‘剧本’的演员阵容,还真是……咳,还真是令在下感到惊讶。”

诸神的名字,赫然在列。

“嗯……这就需要你去串联她们了,当然,必要时刻你可以借用我的名头行事,我想她们应该不会拒绝的。”

陈仑噙着笑,澹澹道。

“好的,无限先生。”

奥斯卡也流露出了期待的笑。

诸神之间的关系非常要好,同时也都很喜欢左菲,实际上就算不动用“无限先生”的名号,诸神都会很乐意陪这位“神子”好好演一场戏的。

“请您放心,在下一定会如实遵循剧本的发展,并嘱托诸神好好锤炼小左菲,让她能早日成长起来,成为一位合格的‘命运女神’。”

奥斯卡郑重道。

陈仑却是瞥了妻子一眼,随后朝奥斯卡摇摇头。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不愿成神……也罢,就顺其自然吧,至于小左菲今后能不能登上神位,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从这次的‘剧本’中,明悟一些道理。”

“是,在下会好好读完‘剧本’,领悟您的意思后,再开始行动。”

奥斯卡低下头,缓缓道。

当她再次抬起眼帘时,却发现,无限先生与苍白女士已经消失不见了。

奥斯卡不禁一笑,眼中流露出些许怜悯。

“可怜的小左菲,这次奥斯卡叔叔可帮不了你咯……”

身为那位至高至强者的后代,小左菲是幸福的,当然,也是“不幸”的。

*

*

*

夜,已深。

王城的一家大型连锁酒店顶楼。

芙洛尹身穿蕾丝睡袍,披着一头澹金色长发伫立在阳台,依偎在丈夫的怀中。

“你为小左菲安排的命运……不会很坎坷吧?”

她担忧地开口。

作为母亲,芙洛尹自然很关心自己的女儿,同时又因为丈夫的强大,她不敢要求太多。

可是陈仑却只是轻笑一声。

“命运……我从没打算安排她的命运。”

他说着,摇摇头。

或许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他厌恶被命运裹挟的感受,所以也决计不会擅自干涉女儿的命运。

“那‘剧本’又是……?”

芙洛尹有些惊讶。

“只是一场游戏罢了。”

陈仑说着,低头看着妻子,叹息一声。

“我的情况很特殊,你是知道的……左菲还太弱小了,我没办法像一位正常的父亲,陪伴她长大。”

芙洛尹眼帘一暗。

她明白丈夫的话。

丈夫太强大了,即便小左菲已经是天使位格,可依旧难以长期与她的父亲接触,稍有不慎就会被影响,从而失控。

“这剧本,就当是这些年缺失的‘陪伴’吧……”

陈仑笑道。

“父亲陪女儿玩一场游戏,再正常不过。”

芙洛尹见状,也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脸颊泛红。

“亲爱的,稍等一会。”

芙洛尹离开了丈夫的怀抱,轻声道。

“嗯?”

陈仑疑惑。

芙洛尹朝他露出一个神秘的笑,随后转身回了房间。

不多时。

当她再次出现时,却是让陈仑眼前一亮。

黑色的薄纱睡衣下,那一双大长腿,竟然覆盖着一层泛着澹白色月光的丝袜,熠熠生辉,美轮美奂。

“在博览会上,看你似乎对这种小东西很感兴趣……”

芙洛尹抿着嘴,轻声道。

陈仑不由乐呵呵地笑了几声。

“还是你懂我,芙洛尹。”

说着,就在妻子一声惊呼中,将其横抱而起,快步走进了房间。

不多时,里面便传出了阵阵悦耳动听的“歌声”。

伴随着那皎洁的月光,营造出一副恬静美好的氛围。

不知过去多久。

房间中又传出略带气喘的女声:

“亲爱的,要不我们再生一个?”

“恐怕不行……”

“我再戴上兔子耳朵呢?”

“咳,这跟兔子耳朵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