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 第850章 入院全文阅读

第850章 入院

热门推荐:

苏芒这边不提,姑姑郑美玲捂嘴笑着对那大牌子摇了摇头,上面的大字让人忍俊不禁,接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温馨的拥抱。

姑姑郑美玲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半个孩子,不是一般的宠惯。

“姑姑,怎么就你一个人啊,也不带个助理?”

钱文看了看身后,就姑姑郑美玲一人,行李都没有。

“这不怕你等急,我先出来了。

他们在取行李。”郑美玲挽上钱文的胳膊,表面看,二人关系不像长辈与晚辈,倒是更像姐弟,甚至是情侣。

这让旁边那几位,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苏芒眼睛微眯,对对门这家伙的花心跟进一步了解了。

这都跑到国外了。

“你怎么看着瘦了?”

姑姑郑美玲旁若无人的摸着他脸颊,说着长辈话,关心着。

“有么?倒是姑姑更年轻漂亮了。”

郑美玲闻言笑容嫣然。

”他们是?”

那边的目光有些频繁,尤其是顾元与董佳佳,想不被注意到都难,郑美玲投去目光问道。

“哦,我前同事。”

钱文挽着姑姑郑美玲走了过去,笑着介绍道,“我姑姑,郑美玲女士。”

“这是我原上司苏芒,同事顾元,董佳佳。”介绍到市场部总监费弈,钱文一顿,“费弈。”

费弈一挑眉,他想起为什么有眼熟的感觉了,现在一听名字,这不是艾美集团董事长嘛。

同时目光看向钱文,“这家伙的姑姑居然是艾美集团董事长,真是人不可貌相。”

苏芒眼一眨,略微有些尴尬,误会了。

“您好。”率先向郑美玲友好打招呼道。

“你们好。”

不熟,郑美玲也只是点了点头。

“苏芒,费总,你们忙,我就先走了。”钱文笑着说道。

顾元与董佳佳连连摇手再见,见二人走远,董佳佳夸张道,“这真是郑楚的姑姑?

这也太漂亮了,这气质,这紧致的肌肤,说情侣我都信。”

“俺也觉得。”顾元赞同。

“人家是艾美集团董事长,有这种气场很正常。”费弈开口道。

“艾美集团?”顾元有些耳熟,可一时间想不起来。

倒是身为女性的苏芒与董佳佳想到了,董佳佳急忙问道,“就那个国际知名的大公司,主营内衣品牌的艾美?”

“嗯。”费弈点了点头,“网上有这位郑美玲女士的介绍。

倒是没想到郑楚背景这么硬,他在MG公司硬挺五年到底为了什么?”

苏芒没有说话,而是默默掏出了手机。

看着网页简介,“时尚女魔头?国内外时装周的宠儿?”

“那是道森吧。”

顾元的话,拉回了苏芒的注意力,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娘里娘气的男士,带着两位助理,向外走来。

“是道森。”费弈确定道,“快,都打起精神来,这道森可是有名的挑剔。”

道森,被业内同行称为来自地狱的规划师,本事是一顶一的,可挑剔,难搞成度也是一顶一。

这次两位总监齐来,就是郑重之重的态度。

“您好,我们是MG公司的,我是事业部总监苏芒。”

“我是市场部总监费弈。”

对苏芒他们的热情迎接,这次被邀请来参与设计尼泊尔旅游路线的道森,是一点面子没给,一个大男人傲娇,嫌弃的余光看着眼前伸来的手,“嗯,先去酒店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苏芒等人对视一眼,仿佛这一刻心念相通,同时闪过一个念头,“果然如资料上说的,难伺候。”

没有出现意外的幺蛾子,苏芒他们还算顺利,道森只是表现出难搞,难沟通,而不是特别特别特别难搞的态度。

………………

机场外。

“怎么就你一人,你女朋友呢?”姑姑郑美玲问道。

“她有些忙,不过过几天我介绍给你,一个非常古灵精怪的丫头。”

“丫头?不是空姐么?”

对陈珊珊,郑美玲还是了解一点的,这次回来还专门准备了礼物,那个礼盒就是。

“嗯,陈珊珊分了。”钱文解释道。

“哦,也好,我本来就觉得她和你不是很合适。

那我这准备的礼物……”

“给我吧。”钱文笑着接过。

“不可以,这是给你前女友的礼物,转送现女友,很没有礼貌。

东西你拿着,怎么处理我不管,礼物我会重新准备。”

姑姑郑美玲白了他一眼,叮嘱道。

“好,都听您的,车上等吧。”钱文把东西放后座,打开副驾驶,微躬绅士一请。

上下打量了几眼,姑姑郑美玲意外道,“你的车?”

自己侄子什么经济情况,她还是了解的,这车虽然不贵,可是也不是随随便便买的起的。

倒不是吐槽自己侄子,而是实在想不通明明有家族产业,却非要当什么旅游体验师,你看,至今不上不下。

‘这次一定要让他跟我一起回国外,来公司来帮我。’郑美玲暗暗想着。

“瞧不起人了,士别三日还刮目相看呢,咱们都多久没见了。

还不许我生活翻个个。”

“刚刚听你介绍,原上司,看来你是辞职了。

辞职了为什么不来帮姑姑!“

他生活有没有翻个,看来不在姑姑现在的考虑范围内,而是他没有投奔,吃了姑姑郑美玲一锤。

在车上,等待助理的时候,二人闲聊着,多是姑姑郑美玲在问。

钱文简单说了他目前的状态,在知道他离职创业,有了自己的小公司,姑姑郑美玲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又在埋怨他,不来帮她。

这次郑美玲回国要待两周的时间,是这边公司有场时装周需要她出面,事情也是很多。

很快取上行李的助理出来了,订的酒店有安排接机的商务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往酒店驶去。

在酒店大套房,钱文预约了姑姑明天一上午时间。

也没说什么事,让郑美玲说神神秘秘的。

晚上没有回家,套房有足够的房间,况且姑姑郑美玲好久没见他了,有很多话跟他说。

夜,苏芒拖着微乏的身躯回到家。

那道森果然如传言中一样难搞,挑剔,只能明天再看怎么沟通了。

路过钱文家门,眼睛一转,上去敲了敲门。

回应她的却是‘伯爵’,“没人——没人——

楚楚不在家——”

正嗑着瓜子,在门前走来走去的‘伯爵’,可爱的回应着。

鹦鹉果然比傻狗好驯化多了,那只傻狗至今为止还是傻的可以,除了舔,一无是处。

得到回复,苏芒都囔了几句,“都躲几天了,我会吃了你么?!”又和‘伯爵’打了声招呼,“在家乖乖的,要是饿了,就到我家找我,听到了么?”

回应苏芒的是细微不可闻的翅膀声,苏芒也没在意,‘伯爵’的聪明她早了解,以往那家伙没顾上,‘伯爵’又在家没找到吃的,也会飞来找她加餐,都熟门熟窗了。

等她打开家门那一刻,看到‘伯爵’在桌子上忽扇翅膀,苏芒一愣。

之后莞尔一笑,上前点了点小家伙,“和你主人一样,都是坏家伙。”

“坏家伙——坏家伙——”

‘伯爵’喜爱的用小脖子蹭着苏芒的指节。

“英雄所见略同!”苏芒眼睛笑弯弯。

………………

晨光破晓。

按照早早预约的时间,钱文开车,带着迷迷湖湖的姑姑郑美玲,来到了医院。

一大早,医院已经人流不息了。

“带我来医院干嘛?”郑美玲疑惑的问道。

“说好的,今天上午听我的,作为交换,你回国两周我听你的,随叫随到。”

钱文挽上姑姑郑美玲的胳膊,就往医院门诊走。

“你不会是说我生病了吧,在国外我可是有私人医生的,我身体很棒。”

说是这么说,可还是步伐跟上了,主要是她差点被架起来,看此情形有点不由她。

“那就让我放心。”

昨晚,钱文开玩笑的给郑美玲号脉,确实发现了不对,不过男女有别,他也不适合上手,部位敏感,不能盲目定论,还需要更精准的检查。

接下的时间。

医院一番检查,郑美玲是有些被绕的头晕,她也反应过来了,这查的是乳腺癌。

一上午,多次娇嗔的狠狠拍了身旁胡闹的家伙几下,这检查的什么啊。

不过半强迫,又早早有答应,与流露出关切的关心,郑美玲也没强硬得拒绝,自家孩子,惯着呗。

想着,又娇嗔的拍了两下。

“真是跟着你瞎胡闹,我回国很忙的。”

“不管,今天上午,你是我的。”

问诊办公室。

医生一脸的凝重。

不自觉下,郑美玲也重视起来,脸流露出认真。

结果简单出来了,疑似乳腺癌。

需要进一步确诊。

姑姑郑美玲被吓住了,都没有时间问钱文为什么一定要来检查这个,好似提早知道一般。

这也让钱文少了一番解释。

“不……不可能,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郑美玲捂着自己胸口,对医生说着,难以置信道。

女医生五十多岁,经验很丰富,很负责并严肃的看着郑美玲,“乳腺癌早期病灶是比较难自查的,又发展较快,等患者自己发现不舒服,再来检查已经半年左右,也就是过了乳腺癌的早期。

不过你这……”

虽然有些懵,还是不相信自己会得这个病,可郑美玲还是强自让自己认真听着。

钱文的手安慰的拍了拍姑姑郑美玲的后背。

“需要进一步检查,确定肿块是良性还是恶性。

不过以我的经验,你的病情应该是发现较早的,不要给自己压力,要相信自己,相信医院。”女医生镇定自若,信心满满的安慰着郑美玲。

郑美玲住院了。

接受进一步的检查。

本来郑美玲是比较抗拒住院的,不仅仅是她有些恐惧病症,还有就是女强人的她,这次回国是有公事的,这还什么都没处理呢,她怎么能住院。

可惜,被钱文直接镇压了。

本来姑姑郑美玲是不听他的,可钱文搬出了郑父,郑美玲的亲哥哥,郑楚的在绍兴老家的老爸。

“你要是不老老实实的接受治疗,我就给我老子打电话。

让他来和你谈。”

郑美玲就顺利住院了。

回国第二天,郑美玲什么都没来的及办,就被自己侄子送进了医院。

不差钱,住的是单人病房,也没人能打扰,中午刚刚过,郑美玲的助理就被呼来了,带着要处理的公事。

钱文耸耸肩,就看着,也没说什么不让办公的话。

生病期间,情绪最重要,要是心里慌里慌张,毛毛躁躁的,还没怎么呢,自己就吓个半死。见郑美玲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心绪,强行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钱文也就不多话了。

再怎么说也是一手创下艾美集团的女强人,平静下后,也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如何调整工作。

一边,一身病服的郑美玲一脸严肃的吩咐安排着工作上的事宜,助理认真的记着。

另一边,坐沙发上的钱文半倚着脑袋,在头脑风暴,想着如何用中医方面治疗姑姑郑美玲。

用不用的上先不说,有备无患。

想着,想着,一道劲风袭来,钱文想都没想,条件反射的头一歪,袭来的东西从耳边擦过。

钱文望去,女助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姑姑郑美玲正娇嗔的瞪着他,身后弹下一个小纸团。

“真是我的亲侄子,姑姑刚回国就亲自送姑姑进医院。

说,你是怎么知道姑姑得了这个病的?”

郑美玲没有怪他的意思,反而很庆幸,今早跟着来了,没有推脱。

钱文冲着郑美玲比了个心,“心有灵犀,我要是说我做了个梦,有些不放心姑姑,姑姑相信么?”

钱文直接玄学。

信不信就不是他的事了,反正我做梦告诉我的。

让钱文没想到的是,姑姑郑美玲一怔,然后好像真的相信了他这个说法。

叹了口气,美艳的脸上挂着一丝苍白,娇弱的靠在摇起的床头,“小楚,来帮姑姑吧。”

钱文一愣,没想到郑美玲会在这个时间邀请他,说这个。

他没有多考虑,摇了摇头,不是艾美集团不诱人,要是他现在点头,艾美集团的董事长位置一定是他的。

可他却不想作提线木偶,他的选择很多,他这人喜欢使唤人干活,自己提供大方向,掌舵,就像现在他的小公司。

他做好计划,每日把任务分发安排下去,让手下的经理,员工去一一完成,再查漏补缺,最后达成目标。

可要是他答应去艾美,起码三年内是提线木偶,姑姑郑美玲是幕后太上皇。

以他目前比较懒散的性格,想想都接受不了。

姑姑郑美玲目的是好的,想把艾美集团一步步交给他,可钱文实在受不了生活全是工作的日子。

事业型不是他。

“姑姑……”

“姑姑都这样了,你就不能答应姑姑?”

没等钱文开口拒绝,郑美玲一脸娇弱,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这谁受得了,钱文硬挺住了,“姑姑,其实你可以请一位职业总裁的,他们应该比我更合适。

而且,你也可以一直董事会操舵艾美,太上皇诶,何乐而不为呢?”

郑美玲还想说什么,钱文急忙上前给按肩,他的按摩手法与力道可是一绝,很快姑姑郑美玲就趴下了,享受着钱文的服务,柔美的脸上满满的享受。

最后一直紧绷的心情也不自觉放松下来,慢慢睡过去,从嘴角的弧度就知道一定是一场好梦。

钱文暗暗松了口气,蹑手蹑脚的出了病房。

一看手机,公司经理来了好几个电话。

等处理完,已经快六点了,猫了猫屋里,姑姑还没醒,今天是受了惊吓了。

想了想,钱文拨通了严晓秋的电话,他一时半会是走不开的,这时候郑美玲身边不能没人,虽然用不着他什么,可安慰和家人很重要,只能麻烦晓秋了。

“对,你看着准备,不急。”

挂断电话,他让严晓秋准备了一些饭菜,外面的饭总是让人不放心。

只是,他好像忽略了什么。

“算了,不想了,等想起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