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十倍张三丰天赋开始 > 311 碧幽果全文阅读

311 碧幽果

热门推荐:

李三思夫妇急着回中原替朋友解毒,孟修远盼着去蜀山学御剑之术,因而双方虽相谈甚欢,却也没有因此多做耽搁。

“李大哥、葛大嫂,告辞了。”

“孟兄弟一路小心,待皇甫兄的毒一解,我夫妻一定同上蜀山,再向你好好道谢。”

“好,咱们到时再见。”

简单两句道别,拱手略一行礼,双方便各自朝不同方向离去。

李三思夫妇为赶路早便做好了准备,刚行至岸边,便将一块碧光闪闪的珠子远远射向无边无际的洪水之中。

片刻之后,突见数十丈外的水面上一阵翻涌,竟是一只巨龟从浑浊水流之中浮了上来,口中正好衔着那颗闪闪发光的宝珠。

两人与这巨龟早有交情,眼见似小山般的巨物破浪而来,默契地互牵起手,足下轻跃,下一刻便横跨数丈稳稳落在龟壳之上。

“龟兄,我急着回中原救人,麻烦你这次快一些……”

一句嘱托,那灵龟便已会意,当即载着两人朝东北方向游去,速度远快于人间船艇,又平稳得彷若仍在陆上一般。

李三思夫妇并肩于龟背上坐下,神色皆略显疲惫,不过相视而望间,眼中情意却丝毫不减。

“三思,来时我心里总有些不安,只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因怕干扰到你心情,一直没敢和你说。

好在一切顺利,此刻也算有了个好结果,看来之前,都是我自己在胡思乱想吧。

唯有一点可惜,就是按那位孟兄弟所说,强行运转这《神农辟毒功》会损耗你的真气与身体。

要不我也学学这功夫,咱们俩一起替皇甫兄解毒……”

葛巧菱心疼地摩挲着丈夫的手,声音温柔地说着。

不过尚未待她话说完,李三思便已笑着摇了摇头,出言打断道:

“损耗些真气算什么,认真修炼两年便回来了。

你功尚不如我,便别冒这险了。

再者,你不是说想要回客栈陪小李子几年么,这正好是个机会。

咱们俩留在家中,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让他尽量将来也能成器一些,最好长成似师父和孟兄弟这样的人物。”

葛巧菱听李三思竟将刚认识不到一日的孟修远与恩师相提并论,不由心中有些意外,又想起之前相处之时的细节,转而皱眉向丈夫开口道:

“对了三思,刚才在人前我不好阻你,可你也太冲动了一些。

即便你感恩那位小兄弟,咱们也可用别的方式报答他,何必将你师父的那块玉佩赠给他呢。

你师父送你宝贝虽不少,可这玉佩却是他唯一亲口提过,叫你好好保存、莫要遗失的一个,绝不只是个信物那么简单。

如此重要的东西,怎可随意送人。”

李三思闻言微笑,对妻子的埋怨丝毫不在意,当即伸手轻抚其脸颊,出言答道:

“平日里都是你比我大度,怎么今日这么小气呢。

若无孟兄弟以神功康慨相赠,咱们哪里这么容易便能找到救治皇甫兄的办法。”

言至此处,李三思声音突地一转,愈发带上几分玩笑与诙谐:

“再者说,这位孟兄弟一看便不是寻常人物,将来成就定是不可限量。

你没听说么,那苗人巫后都将他召进石像里,亲自传授了法术。

你丈夫我火眼金睛,最是擅长辨人。我能感觉得到,这位孟兄弟和师父一样,都是我这一生之中的贵人。

你别不信,我这感觉可是很准的。

若非小时候我第一次见师父便认准了他,抱着他的裤腿不愿撒手,哪有今天的‘南盗侠’李三思。”

“可是即便如此……”葛巧菱闻言还待再说什么,可话还未出口便突地童孔一颤,茫然伸手只向天空。

李三思赶忙顺着妻子手指的方向望去,便见远方云海之间,正有一群白鹤悠悠飞过。而那为首一只最大的仙鹤背上,竟是更站着一个潇洒人影,衣袂飘然随风。

虽因距离太远,李三思看不见白鹤身上那人的面貌,可从其身形衣着判断,正是刚刚和他们分别的孟修远。

李三思见多识广,仍不由为之一愣,片刻之后才转头向妻子笑道:

“看,我没说错吧。”

……

事实上,此刻身处云海之间的孟修远,绝没有他外表所示的那般澹然。

这脚踏仙鹤纵青天的奇景,亦并非他的本意。

刚刚和李三思夫妇分别之后,孟修远便当即出发,依照计划直朝北方蜀山方向而去。

面对这南诏国中的一片汪洋,他不似李三思夫妇那般有巨龟代步,又在这荒山之上找不到合适的舟船,便只能凭借自己本事渡水。

好在凤凰羽毛的加持之下,孟修远身轻如羽,再加肉身之强已近乎超凡脱俗,于水面之上飞纵疾驰亦并非什么难事。

每一踏步翩然跃过数十丈,转瞬之间,他便已在洪水之上纵出数里距离,回头望去,出发之时的那座青山已于水波烟云之间变得有些模湖。

可是就在此时,一群白鹤突从侧方飞来,以极快的速度向他逼近。

孟修远明白这仙剑世界的一切飞禽走兽皆不可小觑,亦不想在此刻神功未成之时多惹麻烦,当即加快脚步,想要将其甩开。

可毕竟这些白鹤亦皆有几分灵性,许多看着也已经不再是普通飞禽那么简单,因而哪怕孟修远脚下短时间爆发出了全力,仍有为首三五只白鹤追了上来,于他身边将环绕其中。

心中并未感觉到危险之意,这些白鹤亦未主动攻击,孟修远便也就不愿伤了这些灵兽,只是静观其变。

没想到的是,这些白鹤竟满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于飞行中纷纷伸出脖颈在他身上轻柔地蹭着。

其中为首最大一只,竟更是趁着孟修远一跃凌空之时,精巧地将他接住,随即驮着他直上云霄。

于此刻,孟修远也已经隐隐感应到这些白鹤的亲善之意,为免伤了对方,他也不好再挣扎,索性便在白鹤背上稳稳站下。

好在那白鹤也极为通人性,轻鸣一声,便与一众同伴汇合结阵,齐朝孟修远所行的北方翱翔而去。

几息之间,一众白鹤便已飞至云海之上,孟修远低下头向下望去,只见得一片渺渺云烟,已看不清地上草木洪水。

环顾四周片片云山,感受着寒冷的疾风扑面,孟修远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心中忽现无限畅然之意。

人类从古至今,从未摆脱过对飞翔的渴望。而与天空这般近距离的接触,亦与现代人乘坐飞机的体验大为不同。

极动之景中,孟修远的心反而渐渐静了下来;双眼微阖间,云海之上的一切反在他的元神之中愈发清晰。

如此一个时辰,待众白鹤终于飞出洪水遍布的南疆,缓缓落至一片山崖之上,孟修远才从这般似梦似醒状态之中回转过来。

暗一自查,孟修远只觉元神修为更进一步,似是已站在了“天人合一”的门槛上。

不过他此刻却是并未来得及关注自己的精神进步,便被眼前一幕所吸引。

只见这十余只白鹤落地之后既未立即离开,亦没有朝孟修远再贴上来,只是围着他清鸣不止,眼神之中满是焦急渴求之意。

孟修远略一思考,恍然间也算是明白这些白鹤为何会有如此表现,当即试探着打开自己腰间的百草囊,将那根凤凰羽毛拿了出来。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金光灿灿的凤羽刚一露面,众白鹤便当即躁动了起来。不过这些仙禽确有灵性,强压抑住本性没有冲上来,反而一个个颔首低下头去,似是朝孟修远与这凤羽致敬。

见此一幕,孟修远心生怜惜,索性走入鹤群之中,暗运真气于那凤羽之上,使其神力隐隐激发,随即以这凤羽轻柔拂过一只只白鹤的头顶。

每一只白鹤被这凤羽一刷,虽外表上不见什么变化,可眼神却皆清澈了几分,显然确受到不小好处。

直至孟修远以凤羽刷过最后一只白鹤,鹤群齐鸣数声、躬身展翅,似是朝孟修远恭敬又行了一礼,才一起振翅飞空。

孟修远抬头遥望这群缓缓而去的白鹤,心中略有感慨,只觉得对这仙剑世界的神奇愈发多了几分体验。

……

出了苗疆,孟修远的虽依旧加紧赶路,可心中却同时也多了许多思考琢磨。

毕竟即便上了蜀山,他也不能一步登仙,尚需从头开始修炼,倒不如趁着赶路这段时间,顺便将自己这段时间所得所获略作整理,将基础夯实。

其中尤为重要的一点,便是巫后林青儿所赠那《五灵法术》正在他识海中,尚处一片混沌,时间长了恐有遗失之危。

这法术中包含对五灵灵气的精妙运用,算是仙剑世界之中的一条大道,由不得孟修远轻视。

果然,待他借“顿悟时间”将这些繁杂知识逐渐重整条理,其中精妙奥义,便逐渐显现出来。

孟修远此刻虽真气浅薄,尚不能掐诀念咒施展这五灵法术,可这典籍对他来说,却和前世那本《道心种魔大法》一样,同样算作是难得的参考。

只说眼前最近一点,这五灵法术在孟修远此修炼那《长生诀》时,便已经帮了他大忙。

此前孟修远只仓促修炼了《长生诀》的第六、第七后两幅图,而前面作为基础的五幅图则是尚且还未上手。其原因,主要在于这五幅图着重在于以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气锤炼充盈五脏的方法,与仙剑世界五灵灵气为主规则大为不同。

人身极为精密,孟修远本不敢轻易尝试以五灵灵气代替五行灵气。可这巫后所赠的《五灵法术》,却是让他逐渐认清了五灵灵气的本质,并逐渐摸索找到了一条可行之路。

待中午饭后,孟修远首次尝试吸纳五灵灵气入体,以《长生诀》修改而来的法诀充盈锤炼五脏,结果竟好得令人出奇。

相较前世,仙剑世界中活跃的五灵灵气让这个炼体过程加速了数倍不止,即便孟修远肉身本已修至十分难得的境地,他却仍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每时每刻间的细微进步。

如此变化让孟修远颇为欣慰,赶路亦多了几分动力。太阳尚未落山,他便已经到了蜀中峨眉山附近,距离目的地蜀山差不多只剩下半天路程而已。

正待孟修远继续加紧脚步,准备从峨眉山脚下穿行而过之时,此处的种种异样,却是惹起了他的注意。

“小兄弟,你来这里做什么?

是不是你爹娘被蒙了心智,要你上山去采那什么碧幽果?!

听伯伯的,千万不能去,山上有妖怪!

像你这样的小身板,妖怪吃了你都不用吐骨头……”

孟修远刚走到峨眉山脚下,便听一老人家从远处对他遥遥喊道,其声音中气十足,亦说得好似十分诚恳。

孟修远闻言心中微动,只觉得应该问个明白,于是当即足尖一点,朝那老伯飞纵而去,喘息间便越过十数丈距离直至其身前,出声相询道:

“老伯,你说这山上有妖怪吃人,是真的么?

还有你说那碧幽果,是个什么东西?”

那老人家本以为孟修远只是寻常小孩,突见他展露如此身法,不由惊得愣在原地半晌难以言语,直至听得孟修远开口才不由惊醒,赶忙出声答道:

“少侠小小年纪,好厉害的身手,是小老儿有眼无珠。

你若有意要出手相助,那便太好了。

山上有什么妖怪,我也不清楚,只是我作为附近村子的村长,常听村中樵夫上山之后便遭遇厄运。

要么是被一阵黑风卷到天上,摔下来便腿断骨折。要么便是直接没了踪迹,许多日再未出现过。

我本已经遣人四处发了通告,告诉周围临近村落中人最近千万不能上峨眉山,怕他们同样受灾。

可哪想到,最近突然起了一阵谣言,说是峨眉山上树上会结一种碧幽果,十分珍贵,到镇上可以换不少钱。

有樵夫真因此发了财,所以大家都看着眼红。

我从早到晚站在这山路上,却还是拦不住他们去送命啊……”

老人说至最后,满面皆是痛心疾首之色,甚至于甚至红了眼眶。

孟修远闻声之后却只是点了点头,打量了眼前老者一眼,便突朝他背后一片灌木丛中一指,微笑说道:

“老人家所说的碧幽果,是否就是你藏在里的宝贝?”

老者闻言浑身一颤,心中下意识地想要狡辩,又想要大喊一声将山上青壮叫下来助阵。可想到孟修远刚才那般高超身手,终是强忍着点了点头,灰熘熘径自转身将一个小竹篮从灌木丛中拿出,朝孟修远扮可怜道:

“小英雄慧眼如炬,老头子骗不了你。

只是我一村男女老少,忙活整日,也只寻得这么几颗碧幽果。

还请小英雄发发慈悲,至少给我们留下一颗,也算今日没白忙活……”

孟修远闻言轻哼一声,没有理会这满心算计的老头子,只是伸手从他手中将那篮子接过。

低头望去,便见着篮中数颗果实,皆碧绿通透如玉,十分漂亮。再粗一感知之下,便又能察觉到这碧幽果种饱含灵气,隐隐让孟修远都不由为之心动,想要低头咬上一口。

这般宝贝实属罕见,难怪能引得村民如此大动心思,不惜全村出动,又派村长在此处亲自编纂谎话拦路以防竞争。

正待孟修远一边细细感受这碧幽果本质,一边再欲向那老村长问话之时,却突听得一阵惊呼求救声从山腰上传来。

循声望去,才见真有一股黑风旋转而生,卷着一名村民高高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