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还好我有练功房 > 305 跟未来,借一件东西全文阅读

305 跟未来,借一件东西

热门推荐:

“血狱!”

一声耳熟的咆孝,蓦然在山谷中回荡。

侯世顶只觉世界一阵颠倒,瞬间,青天白日骤然化作猩红的血色世界。

他震惊的环顾四方,目之所及,晴空,白云,山林,以及无处不在的光,都化作了血红色。

“厉害啊。”

当日关珉还是凡人时,就使用过的修罗法秘技,在这时用出来,效果判若云泥,甚至如果不是那声极具中二气息的咆孝,将招式名字喊了出来,陈清焰都无法将二者联想到一起。

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感慨,身体就被一杆电线杆似的巨大红色长枪贯穿。

残影散去。

陈清焰带着侯世顶出现在远处更高处,毫发无损。

他皱着眉,凝望着天空。

“这个血狱,竟然达到了堪比伪仙阵的强度。”

陈清焰大脑飞速转动,从所有修罗一族的资料中,找到一条用春秋笔法一笔带过的信息。

“呵,不会吧,难道......你是传说中的修罗圣子!?”

陈清焰嘴角不禁咧开。

刷的一下,面前电闪般突兀落下一个白发持枪少年。

“人族杂碎。”

少年一开口,就是难以掩饰,甚至压根就没打算掩饰的歧视。

陈清焰注意到对方正在发生变化,身体越来越高大,脸上爬出一些红色的逗号符文,蔓延至全身,形成一团团的云纹,眼角拉长,像是被血抹上红色的烟熏妆,整体气势更显睥睨。

少年全然不打算给陈清焰说话的机会。

杂碎的碎字一落。

枪,就在空气中,撞出了一团火罩。

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天空好似缺了一块,猩红长枪自缺陷中扎入,然后在陈清焰脑袋中间刺出。

彭!

陈清焰的脑袋西瓜一样炸开。

漫天的血浆,却化作一滴滴金色的火焰,依附在少年身上。

熊熊!

大火!

金色的熊熊大火,瞬间将少年焚烧起来。

火炬上方,一片红云澹去,显出陈清焰半个身体,他口中叼着一粒铁丸,轻轻朝下一吐。

无声无息间,燃烧的少年被铁丸从头顶到脚底,整个剖为两半。

赫然是吸收了巨量妖魔煞力,以及大部分尸虫的【斩三尸虫丸剑】。

这件宝贝,尽管没能如陈清焰所愿,完全吸收全部的妖魔煞力与尸虫,但也因此,反而能受本体驱使。其威能之大,还在陈清焰手中的几件异宝之上。

尤其是用黑莲玄功催动,剑势于无声开辟天地。

只一下,便斩了少年一条命。

但血狱中,刚刚死过一次的修罗圣子,已然复活。

那场面,俨然跟陈清焰当初在练功房,见过的那些死去的‘强盗’复活,简直一模一样。

陈清焰心有所感。

隐约明白寻常方法,是绝对杀不死对方的。

当下有了决断。

在修罗圣子盛怒扑杀上来的那一刻,陈清焰丹田处的道婴蓦地睁开双眸,金色眸子倒映在血色天空下。

被这双金童一照,修罗圣子浑身一颤,抱着头不停抖动,似是回忆起了什么极为痛苦的画面。

陈清焰若有所思。

却没有耽搁下去的意思,道婴视察下,血狱的薄弱点,转瞬就被发现,他迅速打入一道道迷你的立体阵法。

几个呼吸过后,继龙渊之后,又一条通道出现了。

陈清焰一步迈出,天地再次天旋地转。

再看时,已经脱离血狱,回归正常的世界。

他往下方看去,发现侯世顶正昏迷着从高空坠落。

虚空裂开,一柄银色剑具从虚冥中射出,稳稳接住了侯世顶。

这时,天空突然一暗。

陈清焰抬头看去,就见修罗圣子也从高空落下,庞大森严的血狱,像是披风一样,飞快回缩,最终彻底融入白发少年后背。

噗嗤!

一只狰狞的血色手臂,从少年后肩膀‘破膛’而出,五指一攥,周遭的空间便塌陷下去一大片,化作真空领域。

而那些被挤压出来的空气,则狂躁的朝四周宣泄。

白发少年生气了。

却没有和一开始那样,直接开打。

陈清焰笑了下,以理服人成功,遂将之前的玉简扔过去。

“你记得也好,不记得也罢,上一世的因,我是要了结的。”

白发少年接住玉简,肃声道:“吾乃修罗圣子!”

“关我屁事。”

陈清焰一点面子都不给,“被囚禁在神罪之地,你好意思说自己是一族圣子,那是天生的大修罗,你现在连仙都不是,再装我捏死你。”

陈清焰早就烦透了白发少年。

对方的诞生,显然和转世前说的不一样,陈清焰猜测里面有隐情,或许还牵扯上了堪比燧人一脉的布局,否则以自己的仙品术命怎会一无所知。这个事对自己不是好消息,因为这一耽误,他要谋夺青羊魔宫少年宫主的时机错过了。

不过,这不能全怪在面前的白发少年身上。

因为他这次以侯世顶的五脏六腑为祭品,进行的术命推演,实质上已然失败。

陈清焰降临的不是未来。

而是过去。

见不到未来,他就没把握能将三生三世镜弄到手。

“试试吧,总有个万一的时候。”

陈清焰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术命推演不能尽信,实践才是鉴定未来的最终手段。

变数多,那就随机应变。

他相信,以自己如今的实力,有能力承担一切后果。

陈清焰往下飞去,在一处峡谷中落下。

白发少年跟随在后,不过这次,他没有动手。

这个读取了前世留言的所谓修罗圣子,开始收敛自己的脾性。

地面,陈清焰看了眼即将恢复意识的侯世顶,再一次伸出手,残忍地扎穿对方胸膛,将那颗刚恢复了十分之一不到的心头肉摘了下来。

侯世顶眼睛暴突,从虚弱中醒来,用一双死鱼一样的眼睛幽怨地看着陈清焰。

说好的,只摘取一次呢?

“抱歉啊。之前推演失误了,不然完全够用的。”陈清焰用冷澹的语气说着道歉的话,毫无诚意。

他将这块心头肉,扔到命运罗庚上。

三根手指,再次按了下去。

嗒——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

空气停止流动,树木停止晃动,声音被按下了停止键。

白发少年的眼皮合上,再没有睁开。

侯世顶仍是那副死鱼眼。

陈清焰,亦是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命运罗庚上方虚空,传来了一阵怪异的流动声。

啪嗒一下,一块石镜从虚空中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