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辉煌图卷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剑在炉中,万古长叹全文阅读

第六百四十二章 剑在炉中,万古长叹

热门推荐:

混沌之中,昏暗的一道魔光飞过。

这魔光虽然暗澹,其实内含的意境却颇为悠闲,甚至时不时的还能听到咕都咕都饮酒的声音。

轰隆隆隆!

眼看这道魔光离开东南界海,路过东方界海之时,前方混沌中,忽然有几道身影激烈交锋。

“你们是哪一方的圣主,居然想要趁乱盗取我仙灵一族的前古建木遗骸?!”

“哈哈哈哈,反正真正的建木精粹,当初都已经化为剑灵,常伴在天帝身边,剩下这几块空壳,不过如同那尊神剑脱落的杂毛、指甲而已,你们仙灵一族也不肯借来看看,未免太小气了!”

“哼,若建木精粹还在,当是族尊亲自奉养,你们还敢冒犯吗?”

四尊仙灵一族的圣主,正在围攻两尊藏头盖脸,不知道来自何方的圣主强者。

空中一道魔光掠过时,他们发挥出来的种种神通,突然烟消云散,任凭那道魔光轻松顺遂的飞了过去。

六尊圣主都吃了一惊,各自戒备,远远退开。

此次大劫的序幕已经拉开,界海之中,诸多纷争。

伯牛大圣所过之处,也不知有多少正在争锋的强者心生警惕,战到中途,便不了了之。

但也有些强者反而抓住机会,趁机给对面下了狠手,导致双方战斗的烈度再度攀升。

也不乏有些桀骜之辈,为了应对大劫,闭门苦修,成就了某些秘法,眼见那道魔光飞过之时,便暗中尾随,要寻个机会,拿伯牛大圣试试自家手段。

只是他们往往跟不了多久,心中便会莫名有所触动,蓦然回首间,丢失了伯牛大圣的踪迹。

醉眼迷离,三千大界,颠倒生死,梦里灵犀。

伯牛大圣,本身就是前古神魔中灵犀一脉的传承者,齐生死,万物一,视真如梦,放浪形骸。

他若要走,十八尊人族圣主联手布阵突袭,都留不住,又岂是这些人能够轻易摸到尾巴的?

也亏得伯牛大圣急着赶路,不跟他们计较。

若是换了昔年的灵犀神魔,行事还要更加肆无忌惮,会让见过它真身图影,或者接触过它任何一点痕迹的生灵,都堕入无边大梦之中,凝聚出梦境之身,作为灵犀卷属,辗转游历无数世界,干涉因果,逐渐把无穷大界拖入梦境。

因为灵犀卷属如梦如幻,看似有形有影,一切如常,会受伤会痛苦,可一旦身亡,就会重新凝聚梦身,抹除伤势,恢复如初。

所以前古之时,灵犀一脉,异常活跃,十分强盛。

曾在某次大劫之中,太清赤明的天意一分为十,灵犀一脉也占据了其中一份,有望更进一步。

可惜,也就是因为占据了那一份天意,等到大羿耗尽心血,射落九日,平息大劫之时,灵犀神尊也身死道消,灵犀一脉,由盛转衰。

如今诸天万界之间,除了伯牛大圣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灵犀神魔一脉的天尊级强者了。

就连这一族的帝君、天仙,也寥寥无几,而且大多没有继续走神魔之路,而是走上玄门仙道去了。

伯牛大圣离开东南界海,穿过东方界海,又转向北面,飞了良久,终于看到了大荒旧界的门户。

从上古大劫至今,时时刻刻都在无限衍生、永恒流转中的神魔真形,如沙聚塔,如光驻足,共同形成一座巍峨神门。

他飞入神门中,顺手就把那三尊魔道圣主丢了出去,也不停留,也不搭话,眨眼之间就去得远了。

三尊魔道圣主原本一直戒备,此刻倒是松了口气。

他们踏足虚空,稳住身形,抬头望去,只觉得这里天穹奇古,渺渺有无极之貌,不可探寻其高,不可测度其广。

“两位道兄,此是何处?我怎么感觉这里每一寸虚空、每一点事物之间,细细探究,都能够察觉到某种神魔真形的痕迹?”

有一尊头角峥嵘,身形瘦长的魔道圣主开口,语气中有几许惊喜之色。

这地方对他来说,竟似乎比身处天界的时候还要舒适。

另外两尊魔道圣主对视一眼,脸色却有几分愁苦,道:“贤弟莫非没有听说过大荒旧界吗?”

那圣主惊讶道:“那不是穷凶极恶之地?”

“大荒主修神魔之道,若是在这里修炼玄门、佛门之法,绝大多数法门甚至根本无法修行入门,就要产生异变,当然是穷凶苦恶之地。”

最为老成的一位圣主说道,“但我们飞升之前,是走神魔之道,修成相当于天仙的境界,偏偏身上有几分功德,受了天庭的接引,后来只好在天界修成帝君、圣主,从未来到大荒,如今甫一踏足,自然觉得舒适。”

天界广大,不会压制任何一种道路,但也不会优待任何一种道路,大荒这边,却显然不同。

可这三尊魔道圣主,本非大荒生灵,误入此中,只觉有些不妙,只好收敛气息,暗暗寻找出路。

他们回身游走了广袤的地界,不曾寻见大荒神门,却发现这大荒真不愧大荒之名,很多地方都是荒芜地貌,暗藏前古战场的杀伐之气,还有神通残留,颇为凶险。

但偶尔遇到一些城市,又格外的粗狂热闹,仿佛那些荒芜之地的所有荣华,都集中到了这些城池之中,纵情声色,直率拼杀,居民心中好恶,简直都写在脸上。

大荒旧界的来历独特。

共工本为人族中统率一方的大圣者,却成为大荒之主,在混沌中亲手开辟了一方国度,声称“情真欲华,入我门来,大荒之中,万灵乐哉”,更吸引了历次大劫之中造成的许许多多秘境、古战场,融入其中,作为大荒一脉的根基所在。

后来他在大劫之中战败,被颛顼镇压,形成了帝魔池,他开辟的那一方国度,也被放逐到混沌之中,隐匿起来。

五十六亿多年以来,只有少部分魔道地仙、天仙飞升的时候,会进入大荒旧界之中,后续修行的种种处境,也远不如天界那样便利、安稳。

所以现在大荒旧界的帝君级强者数量,已经是各大势力之中最少的。

帝君之中,能够顺利开辟大道界宇,把自身的圣地发展到鼎盛规模的圣主强者,就更是少得可怜。

不要说是跟整个天界,或人族、灵山之类的势力相比了。

就算是跟天庭八部中任意一部相比,在圣主数量方面,都处于极大的劣势。

伯牛大圣跟那三尊魔道圣主并没有什么交情,却出手相救,把他们带到大荒旧界来,就是看出他们三个并非走的天魔路数。

魔道之中,既非无相天魔,便属于有相神魔一脉,与大荒渊源极深,这种人物实在稀少,放任他们稀里湖涂的葬送在离火妙岩宫,也实在有些可惜。

但是大荒之中从上古遗留下来的天尊级强者,明面上就足有那么四五位,反而比天庭八部中任意一部更多。

伯牛大圣此刻要去见的,就是他在上古时结交的一位老朋友,交情极深。

“赤乔,我回来了。”

伯牛大圣在浩浩荡荡一望无尽的黑雾之外驻足,喝了口酒,吹出去一道满含酒气的罡风,在黑雾中开辟出一条通道,这才缓缓降落下去。

这黑雾内部,自成一方大道界宇,但并非寻常时光分流,形成无数星空的方式,而是无垠旷野,分成许多区域,共处于一片昏暗天穹之下。

这也是大荒神魔最偏爱的一种大道界宇的结构,特别简单粗暴,虚空就是极大,天就是极高,地就是极厚,物象种类就是极多。

不过这般构造,要想推动发展,不如时光分流、衍生无数星空宇宙的那种方式巧妙,要花费更多精力,所以常被玄门修士笑为粗笨。

但如果有天界圣主看到眼前这座大道界宇,一定会发现异样之处。

这座大道界宇,可能最初的根基是大荒神魔的路线,但到了如今,谁也说不清这是个什么东西了。

在这里,有的地方,石柱穿云,撑起亿万重天,日月星辰,如同一滴滴露水,从石柱之上蜿蜒而下,奔腾为星云星海。

有的地方,神树摇摆,根扎黄泉,幽幽鬼国,在树根中成型,随着养分的运转,在树木中缓缓上升,等到真正结成果子的时候,便是鬼国寿终,坍塌收缩之时。

有的地方,仅一山独立,既妙且高,如山之王,山体形状,山脚雄伟,山上有百亿日月,亘古不动,没有半点日月运转的迹象,日光月光,也是一种永恒凝固的姿态。

如此种种,不过是冰山一角。

伯牛大圣落入此间,信步闲游,转眼中已经不知道掠过了多少重这样的景致,渐渐看见一条苍白大河,从九天上垂落下来。

他追着这条大河,不知走了多久,到了一座孤崖旁边。

那条大河,正是从孤崖之上垂落下来,隐隐能见到崖上大河源泉处,有一道身影枯坐。

“我叫你,你也不回我。”

伯牛大圣看着那条蜿蜒不知多远的苍白长河,说道,“你也该整理一下头发了。”

他这话一出,整条长河翻腾起来,不知飞起多少道白影,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这些白影身形细长无比,犹如水线,顶端却膨胀几分,形如水滴,圆脸之上有几个窟窿,乍一看像是一张苦巴巴的人脸,细一看,又觉得什么都不像。

“哎哟,好丑。”

伯牛大圣连忙以手掩目,灌了口酒喷出去,霎时间莺歌燕舞,所有白影都化作美人,巧笑倩兮,顾盼生波,或站或坐,或结伴而游,各有奇趣。

若是寻常事物,他这一口酒真能造化出这样多的美人来,从本质上自然演变,钟灵毓秀,顺道而成。

但是他知道,对于这条本质之高超乎寻常的苍白长河来说,他这一口酒,就只能算是个短暂的障眼法罢了。

崖上的人影动了动,传出一个干涩的嗓音。

“永劫火呢?”

“火种没到手,我收了一葫芦,唉呀,也差不多,你看着用吧。”

伯牛大圣丢了一个葫芦上去,一边欣赏歌舞,一边说道,“我看你为了炼那么个玩意儿,都快把自己炼死了。”

“五十六亿年了,你是越来越没趣,这回这个永劫火用上之后,我不管你练不练得成,你都得跟我出去走走,不然的话……”

又是一口酒下肚,伯牛大圣的脸色冷肃起来,声声低沉,引起浩荡雷鸣。

“我踢碎你那些柴火堆,拽掉你这些烂头发,砸烂你的炉子!

!”

赤乔大圣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接了葫芦之后,当场打开来喝了一口。

永劫神火顿时在他七窍之中燃烧起来,那满头长发,都是历次大劫的强者叹息成精,非鬼非魂,非妖非神。

这时被永劫神火一烧,无数美人又变为白影原貌,满天乱舞,不知是喜是怒。

“这一葫芦,或许也够了,你出去吧,我要炼剑了。”

伯牛大圣深感无奈。

劝说的话,他实在是说尽了,威胁也说了不止一次,只好最后说了一声。

“你别真把自己炼死了。”

赤乔总觉得他开创的这套炼剑之术,收集久远劫来,世间叹息,炼成之后,能斩古佛,制神魔,控大劫,剑饮天帝之血。

但他不过是个天尊中阶,五十六亿年来,修为一点进展都没有。

炼、炼、炼,能炼出个什么来?

世间叹息铸剑,最多也就是另一个永劫神火吧,可是永劫神火当年巅峰之时,也不能仅靠神火之力,胜过高阶的天尊。

伯牛大圣摇了摇头,退走出去。

他走之时,没有注意到,满天白影中又多了一道白影,那正是他的叹息所化。

“诸天神佛,虚空万灵,落落玄宗,苍苍老鬼……每思大劫,不尽叹息……”

“就算是修成完整道果的那些存在,也有为大劫而叹息吧!”

赤乔大圣双手一合,拍碎了那个酒葫芦,枯藁如鬼的容颜,幽深麻木的双眸,在那一团火光的映照下,似乎也显得神采愈浓。

“永劫之火,我的剑,只差最后一道开锋的工序了……”

“你能追朔虚空痕迹,那用你作为引子,配合万古神叹,能否得到证道者的叹息呢……”

“来吧,来吧,我的剑,一定会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