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千禧大玩家 > 474 我做的蛋糕,当然由我来分(二合一)全文阅读

474 我做的蛋糕,当然由我来分(二合一)

热门推荐:

“陆总,鹿云他们都同意来。”

陆飞拿着手机站在别墅里,院内的一棵棵高大的芭蕉树被强劲的晚风,吹得沙沙作响,泛黄的芭蕉叶一片片落在地上。

“卡嗒。”

等狂风稍缓,此时门把手一转。

曾丽迈入一只脚,刚刚从金鸡奖颁奖典礼回来,身上穿着一袭银色的薄纱礼裙。

“回来啦,学……学姐,嘿,拿奖了。”

陆飞收回思绪,单手揣兜走来,一眼就注意到鞋柜上摆着一只金灿灿的金鸡奖杯。

曾丽嗯了一声,脸上洋溢着笑容。

“幼,以后要改口了,不能叫‘学姐’,要叫‘影后学姐’。”陆飞发自内心的高兴。

“你啊,就喜欢笑话人。”

曾丽羞恼地白了眼。

“怎么是笑话呢,学姐,你可是金鸡百花分开举办的第一届金鸡奖影后,含金量十足。”陆飞转身走向吧台,“我们开瓶酒,好好庆祝庆祝。”

“阿、阿飞。”

曾丽瞄了眼金鸡奖杯,“这个影后,是不是你、你……”

“我暗箱操作内定是吧?怎么可能!”

陆飞拿出香槟,只听砰的一声,木塞飞出,他一边倒上两杯酒,一边说:

“不过你要说跟我完全没关系,那肯定有一点关系,可要说有很大关系,也没多大关系,主要是《天下无贼》过硬的品质,还有学姐你个人的演技得到认可而已。”

曾丽幽幽地吐了口气,“那、那华夏电影百年百大优秀演员呢?”

陆飞递上了酒,“噢,名单公布啦?”

曾丽点点头,眼神复杂:“我在里面。”

“好事啊,更该好好庆祝。”

陆飞拍手称快,啪啪作响。

“这个总该和你有关系吧,我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出现在名单里。”曾丽抿抿嘴,脸上的喜色里透着一丝澹澹的担忧。

陆飞嘿然一笑,“的确跟我有关系,也就是跟童局、韩董他们提了一嘴。”

“你可害苦我了。”

曾丽作势掐一把,但触碰到他的手背,突然心软下不去手,紧紧握住,“名单其他前辈不说了,整个70后里就宁晶、子怡还有我,连周讯都没有,怎么能让我入选呢……”

陆飞笑道:“学姐觉得自己配不上?”

“这可是华夏电影百年百大啊,我去年才演了第一部电影,怎么服得了众啊。”

曾丽似怨非怨,似恼非恼。

得,金鹰水后要有你这觉悟就好了!

陆飞挑了挑眉,“学姐,你看你又不自信,你好歹是金鹰、飞天奖视后,国内少有票房破亿的女演员,现在还是金鸡影后,要票房有票房,要奖项有奖项,哪里配不上。”

“那也不行,周讯都没上呢!”

曾丽自从在《画皮》跟周讯切磋对手戏,演技上自愧不如,心里不免羞愧:“连虹姐都说是捧杀,阿飞,你好心办坏事了。”

陆飞摇晃着酒杯,低头不语。

曾丽心里咯噔一下,忙捧着他的脸,“阿飞,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

“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呢。”

陆飞揽住她的腰,两个人的额头相碰。

曾丽咂摸着嘴,半天才吞吞吐吐说:“你这么做,是不是想弥补不能跟我结婚的遗憾。”

说着深情对视,“你别挂在心上,也别愧疚,我对结婚这种东西没有那么强烈,很多女人觉得有了这张结婚证就有一种安全感,我觉得不是,这种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我对你有信心,我对自己更有,呜呜。”

(ps:真实原话)

话音未完,陆飞忍不住吻上去,只是单纯的蜻蜓点水,接着嘴角上扬,噗嗤一笑:

“其实吧,学姐,我也有故意的成分。”

“你故意捧杀我?”曾丽瞪大眼睛,难以置信,“为什么!”

陆飞拍了下她的屁股,“因为你的性格太佛系了,不争不抢,总是无所谓,你说说到了今天这一步,是你自愿的,还是被我硬推着走的?”

曾丽红着脸,“我没有那么欲望去争。”

陆飞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所以你就像一头驴一样,总要有人在背后敲打,你才肯往前进一步。”

“你才是驴!”

曾丽羞恼地掐了下他腰间的肉。

陆飞道:“就因为捧杀,以后学姐才要努力让自己对得起这个‘华夏电影百年百大演员‘的称号,别担心不能服众,等《画皮》上映了就堵住他们的嘴,以后去了好来坞,他们就更没话讲,反正张子怡有的,你也会有,她没有的,你也会有,先斩后奏,就是要敲打你。”

“哪、哪有你这么敲打的。”

曾丽别过头,嘴角的笑容出卖此刻的心境。

“就是要这么又敲又打。”

陆飞眼神充满攻击性,上下作怪。

曾丽几乎破防,含羞地挣脱开他的怀抱,提着裙摆,小碎步跑上楼:“我先换衣服。”

“学姐,那也先把酒喝了。”

陆飞高举着酒杯,一脸坏笑。

曾丽怯怯地下楼,叮的一声,碰杯之后,仰起脖子,小饮半杯,酒不醉人人自醉,很快全身泛红,两眼水汪。

“啊!”

伴随尖叫声,酒杯应声脱落,摔下来碎了一地,一双拖鞋踩着玻璃渣,嘎吱往前走。

“唔,酒杯碎了。”

“明天再说。”

“衣服、衣服是品牌方的,弄坏要赔。”

“卡察,卡察~”

电闪雷鸣,别墅外下起瓢泼大雨。

院子里的芭蕉叶在风雨交加中苦苦飘摇,边上的一朵朵秋菊遭受无情的鞭挞,在狂风骤雨中求饶又渴望,好多次都虚弱地弯下了腰。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到了第二天,日出东方,草木比以往更加翠绿,可谓绿了芭蕉,黄了菊花。

一场雨后,天凉入秋。

换上冬装的李果庆和俞渝夫妻俩,来到约定的餐厅,呼吸间带着一团白气。

俞渝走入大厅,“等会儿见到陆飞,别像在公司里一样,把性子收敛点,好好打感情牌,都是一个班的同学。”

“特么的,我跟他没什么感情可谈!”

李果庆骂骂咧咧,“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双十一’商标这种花样都玩得出来,要不是他发律师函,我们至于自乱阵脚,结果铛铛网双十一预期的销售额黄了,还不到1.5个亿,两千多万白咂了。”

“可就是合法,你能怎么办?比烧钱,比资源,比人脉,比靠山,你说说哪样比得过人家?”俞渝叹了口气,明明铛铛网比飞购网更早创立,明明我们先来的。

“谁说的?至少在在图书电商里,我觉得自己是非常成功的,铛铛改变了中国出版业,他陆飞和鹿云改变了哪个行业?”

李果庆昂起下巴,“知道我为什么卖3C吗?很简单,为了解气,飞购卖图书我就卖3C,我们也不是烧不起这钱。”

俞渝懒地刺痛丈夫脆弱的自尊心,“我们就不该跟飞购打价格战,也不该全品类扩张,这次双十一都拖累图书主业了。”

一想到飞购网和淘多多两座大山,出乎意料道:“依我看,当初就该学雷君卖卓越网,也把铛铛网卖掉。”

“你看你,每次我想扩张,你都想卖。”

李果庆白了一眼:“我们什么时候能想到一块去,算了算了,还是老规矩,打仗的时候我上,和平发展的时候,我听你的,行吗?”

夫妻二人表面亲近,却各怀心思。

聊天的工夫,在楼梯的转角处,突然撞见熟悉的面孔,慧聪网的郭凡生。

也是跟铛铛、易趣同一批最早的电商网站之一,03年就在香江挂牌上市,虽然飞购网的b2c兼c2c的模式席卷全国,但抱残守缺,依然死守b2b模式不放,年营收却能跟阿狸粑粑不相上下,甚至偶尔某个季度还要高一些。

“幼,这不是郭总嘛!”

李果庆伸出手,“想不到你也来了。”

“呵,不都是为了‘双十一’嘛。”

郭凡生冷冷一笑,“想不到慧聪网第一次搞,就摊上这种事,真是莫名其妙。”

“慧聪网今年也有双十一?”

李果庆闻所未闻,显然“雷声大,雨点小”,说话的语气里不免带着一丝不屑。

俞渝一个激灵,忙不迭补充:“郭总,果庆的意思是慧聪网总算要做‘双十一’了,你看淘多多都做了2年了,今年更吃下了雅虎,等整合完毕,可能就要对付我们两家了。”

郭凡生笑道:“哈哈,慧聪网的对手只有一个,就是飞购网,我们根本不把淘多多当对手,就是一个飞购网的山寨货。”

俞渝撇撇嘴,“郭总不要掉以轻心啊,鹿云虽然不如陆飞,淘多多毕竟整合了各方面的优势,我相信将来绝对是我们的劲敌……”

“李夫人相信鹿云,不相信我咯?”

郭凡生并不把她一介女流放在眼里,“我接着你的问题,问你一个问题,我已经这么成功了,你还认为我不行,是,我不行,这要用历史来说话,但慧聪网已经这么成功了,你都不相信,凭什么让我相信鹿云这个比我还不成功的人,这是商业悖论。”

“啊对对对,郭总说得对。”

李果庆打了个圆场,但脸上无光,跟郭凡生对视时,彼此之间都难以掩饰一丝情绪——

友商是傻逼!

………

三楼的户外露天区,正对着白蜡树黄了的叶子,阳光落下,片片金黄。

等鹿云和蔡崇鑫姗姗赶来时,陆飞他们已经坐着喝了一会儿的茶,蔡崇鑫见此,立马用不好意思的口吻说:

“抱歉抱歉,路上塞车了。”

“幼,鹿总,蔡总,你们坐什么车啊?”

郭凡生故作惊讶,“不会是出租车吧?”

李果庆看到鹿云点头,“怎么不在燕京设个分部,也能坐坐马自达。”

“就算马自达也堵车,燕京这个地方太容易堵车,要不是我们提前出来,恐怕今天也堵住路上。”

俞渝赶紧给丈夫找补,“果庆经常提起你,说《天龙八部》里有‘南慕容,北乔峰’,国内的电商界一样有‘南阿狸,北飞购’,今天终于有幸见到几位。”

“哼!”

郭凡生面色一黑,那我慧聪网是什么?

然而被夸的鹿云也脸色大变,平时他都自诩“风清扬”,把他当慕容复,简直是莫大的羞辱,尤其再联想到慕容复的结局……

你才慕容复!李果庆才是慕容复!

原以为是彩虹屁,没想到是个臭屁,本来融洽的气氛变得既尴尬,又沉闷。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乔峰都耻于跟慕容复齐名!

现在的鹿云也配与我陆老爷齐名?

陆飞剜了一眼,然后笑着摆摆手:“我倒觉得还是《射凋英雄传》里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更合适如今的电商格局,大家应该都没意见吧?”

“没错,陆总说的太对了。”

李果庆又给妻子打圆场,抛砖引玉,把陆飞奉为中神通,鹿云比做东邪,郭凡生则是南帝,他自封为北丐。

emm,洪七公英名尽毁。

陆飞配合着转移话题,“我们边吃边聊,今天我请大家来这里,主要是尝尝最拿手的金秋蟹宴,10月最适合吃母蟹,这个时候该吃公蟹了。”

说话间,严阵以待的服务员有条不紊地上菜,桌上摆着蟹黄狮子头、蟹粉煮豆腐、蟹粉烩花胶各种菜肴,重头戏自然是晶莹饱满的大闸蟹。

众人吃蟹论英雄,圈定“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归属,但郭凡生既无兴趣,也无食欲,最先耐不住性子,旁敲侧击说:

“陆总既然愿意请我们吃螃蟹,为什么不能双十一不请我们参加,非要独享呢?”

一瞬间,鹿云、李果庆等人停下手中的动作,不动声色地传递眼神。

“郭总,别忘了‘双十一’本来就是我们第一次运用在线上促销,而且往年这个时候,都会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智力,每年的推广营销费用巨大,这才让‘双十一’具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既然是我们独创,当然有权利独享。”

陆飞左看看,右看看:“我这么说,你们都没意见吧?”

“我反对!”

郭凡生板着脸,“陆总,飞购网投的是钱,我们投的就不是钱?虽然‘双十一’是你们创造的,商标也是你们的,可以前我们参加的时候,也没见飞购网告我们侵权啊?

为什么以前不告,现在告?不就是让大家出钱出力,一块做大‘双十一’的影响力,然后想过河拆桥,据为己有嘛!”

“咳咳,郭总话糙理不糙。”

鹿云随声附和:“据我所知,飞购网虽然申请注册了‘双十一’商标,但在涉桉服务上,从来没有实际使用过,陆总,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对。”李果庆夫妻纷纷附议。

“商标我们早在03年就申请注册,不巧,到现在才刚刚获批,所以一批下来我们就立刻维权。”陆飞耸了耸肩,“而且没批下来之前,在广告宣传、商家促销协议、店铺装饰各种环节,我们一直都把‘飞购双十一’字样嵌入在参与活动的产品里……”

“那又怎么样,提到‘双十一’,消费者想到的,只有飞购网吗?”

郭凡生撇撇嘴,“是不是我也可以注册慧聪双十一,李总可以注册铛铛双十一,还有淘多多双十一……”

“那个郭总,在法律上,飞购网注册的叫‘在先引证商标’,我们如果注册,就叫‘诉争系列商标’,根据规定,这种商标被发现是一个‘高彷’的话,商标局是可以驳回申请。”

蔡崇鑫无奈地出声打断。

静!

针落可闻得静!

看着李果庆等人浑然不知的样子,鹿云叹了口气,再看陆飞嚣张的邪笑,心里窝火,跟这么一帮法盲虫豸在一起,怎么围攻得了飞购网这个光明顶!

“蔡总说的,也正是我的回答。”

陆飞吸食着蟹脚里的肉,就着口黄酒。

你们特么到底哪边的啊?

郭凡生恶狠狠地瞪向鹿云,就见他很快出击,“但是陆总,我们相信在任何一个领域,只靠任何一家公司是撑不起,如果有的话,一定是绝对的垄断,这样整个行业会受到损害,消费者利益也会受到损害,这不是我们想看的,也不是dang和zf想看到的。”

“你的意思,我做的蛋糕,非但我不能一个人吃,还要邀请你们一块分食?”

陆飞拿起热毛巾,擦了擦手。

鹿云道:“理当如此,这样大家也不用各自为战,你一个‘双十’,我一个‘双十二’,集中力量,‘双十一’的蛋糕才能越做越大。”

“说得好,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陆飞竖起大拇指,“其实我不介意大家分一杯羹,请大家来吃大闸蟹就是商量这件事。

‘双十一’商标我可以授权,‘双十一’的红利大家也可以分享,甚至接下来飞购网一年一度的圣诞精品图书节,也可以分享,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李果庆、郭凡生几乎异口同声。

蔡崇鑫却越瞅越不对劲,低声说:“不对啊,这好像不是鸿门宴。”

鹿云心情五味杂陈,隐隐觉得像杯酒释兵权,朕给你的,才是你的。

朕不给,你不能抢!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