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驿卒开始当皇帝 > 第九百三十七章崇祯可是我的好伙伴(二合一)全文阅读

第九百三十七章崇祯可是我的好伙伴(二合一)

热门推荐:

洪承畴这里选择不回皇帝的消息,但是傅宗龙那里确实是顶不住了。

尽管有崇祯的回信,说他已然安排洪承畴率领精兵强将去支援你,务必要把贺今朝剿灭在四川。

否则你便不要搞什么戴罪立功,直接拉进北京诏狱受教育吧。

你麾下有秦良玉这一支精锐士卒,如何能够战胜不过贺今朝?

在崇祯看来,秦良玉是全天下最好用的将领!

她麾下都是石柱土司兵,兵员稳定,且战斗力也稳定。

最让崇祯看重的,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省钱。

朝廷几乎不会往秦良玉身上花钱,什么招兵训练士卒都不用管,只需提供最基本的口粮就行。

在崇祯眼里,像秦良玉这种又省钱还能打的将军,最好在大明处处都是。

可惜,这只是他一个空想。

连最能打的洪承畴都会借口缺饷,不完全执行皇帝的命令。

关键是他丢了陕西基本盘之后,更加不好搞钱,只能依赖朝廷,再加上征收的剿饷也没送到他手里。

手底下的士卒们能没意见吗?

朝廷明明发了那么多钱,可多一文钱都没落我手里,打什么打?

傅宗龙不仅收到了皇帝的催促,命令他打个开门红,缠住锤匪。

他还收到了右布政使贾继兴的求援信。

锤匪对成都的攻势一日勐于一日,那些青壮听到炮声就惊的四散开逃。

王洪手中士卒多是老弱病残,如何能长久的守城?

本想利用蜀王贴补军饷粮草,奈何此人一毛不拔。

左布政使周胤因为忧心成都旦夕可破,已经吐血卧床不起了。

再不来救成都,那成都便会落在锤匪手中,到时候整个川蜀震动,怕是你我罪责难逃。

傅宗龙先前就被秦良玉说动,大军不可轻动,好好屯田。

可是贺今朝才不会让你安稳屯田,派了许多骑兵大肆焚毁周遭田地。

你想安稳发展对峙都不行,就逼着你来决战,要么就退入县城扼守,外面的野地,甭想安稳待着。

最重要的是贺今朝“蛊惑”了大批本地川人,让他们向亲戚以及周遭百姓宣扬锤匪的政策。

搞得那些佃户连地主都控制不住,甚至有的地主敢拦截,被佃户威胁,只要你敢打我,待到贺大帅来了,就要你的命。

除非你把我们都杀了,你的那些家奴也不会泄露消息,要不然咱们就鱼死网破。

有了贺今朝先前大肆当众审判砍杀那些犯了罪的地主士绅,曾经被他们看做是牛马不如的佃户,也学会狐假虎威了。

越来越多的川人,想要贺大帅前来分土豪地主的田地给他们,至少还不用交各种各样的赋税。

关键是给贺大帅干活,还给工钱。

“一石粮”早就与贺今朝的名字,在川人当中传唱。

粮食交一半,逐年递减,十年就能购买成为自己的田地。

谁能抵抗得住拥有自己田产的诱惑?

最重要的是贺大帅不是无根之萍的流寇,他早就占据了山陕之地。

那么大的地盘,将来说不准就能夺取天下。

谁还愿意给官府以及地主们种田呐?

当真不怪贺今朝提出的价码,实在是川民太穷,许多土地都被攥在少数人手中。

史载第一代蜀王朱椿就霸占大量土地,共建了三百多个王庄,

“王膳”一天由一个王庄供应,一年之间才轮换一遍,故富无与比。

到万历年时,王府庄田已经占了利用都江堰水灌既的十个州县土地的十分之七。

还不包括蜀府亲王、郡王,将军、中尉的禄米、杂项收入和差徭。

一方面是奢华无度,一方面是贫困交加。

稍微有点火苗,就能引爆的!

这还是一些胆子小的百姓,寄希望于贺今朝改变自身悲惨的命运。

更有胆子大的人,看见贺今朝对地主劣绅不手软,更是组织人开始发展壮大。

提出了“打衙蠹”的口号,自发的对吏胥衙役、绅衿子弟、王府爪牙痛加惩处。

百姓各执枪捧进城,拆毁衙役房屋,打死蠢役数十人,叫他们还敢上门催收赋税。

先打死再说,反正咱们就说是贺大帅准许的,看你们谁敢反抗!

随着官府无法调动兵力为这些衙役做主,傅宗龙也只能“安抚民意”,指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毕竟现在贺今朝这把刀就在眼前威胁他呢。

可是不料百姓们根本不听,乱子越闹越大,以致不可收拾。

民变者很快就升级了。

由“打衙蠹”而扩展为“除五蠹”。

“一曰衙蠹,谓州县吏胥快皂;二曰府蠹,谓投献王府、武断乡曲者;

三曰豪蠹,谓民间强悍者;四曰宦蠹,谓缙绅家义男(奴仆)作威者;

五曰学蠢,谓生员之喜事害人者。

再加上有摇黄十三家的蛊惑,截杀富户,土官家底富庶的全都被宰了。

可以说川中不少地方,不等贺今朝的锤匪到达,这些富户官绅的财物就化为乌有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傅宗龙见贺今朝的乱子还没有解决,本地百姓也都闹僵起来,遂开始调拨人马武力镇压。

摇黄十三家不敌,顺势就躲入深山当中,实力最为强悍的摇天动派人联系贺今朝,希望能干一波大的。

他们愿意助他一臂之力,打下成都,但事成之后需要分润蜀王的财富。

贺今朝已读不回,目前没心思联系他们,只想着傅宗龙怎么还不开始行动。

时间拖得越久,成都失守的消息就越容易传出去。

傅宗龙按下了这波本地贼寇的作乱,又开始头疼贺今朝。

先前已经接到了周胤的几封求援信,傅宗龙都置之不理,如今又接到了贾继兴的,实在是心中难安!

被锤匪围困的他们,不知道送了多少次信才能成功。

特别是有锤匪士卒骑着马手里攥着脑袋,时长在简阳外出现。

大抵抓住的全都是成都跑出来的信使。

再加上秦良玉所言的屯田策略根本就用不上劲,全都被锤匪给毁了。

治下没有百姓愿意给他们干活,纷纷偷摸跑着去成都府投靠贺今朝。

此时蜀中虽然富庶,但是统治阶级极为骄奢淫逸,同本地的穷苦百姓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

谁不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而过上衣食无忧的小日子?

再加上四川本就有本地的反贼在闹事。

这些人是在崇祯七年起义军大军入川之后,有一小部分人留在四川同当地结合,形成了十三家起义军。

秦良玉的族人也参加了,被她亲手抓住,然后送到官府绞杀。

“成都就要被锤匪攻破,陛下又派人来催促我军出战。”

傅宗龙把手里的书信放在一旁:“如今的情况,到底该怎么办?”

秦良玉可以不在乎蜀王的感受,但不得不重视陛下的命令。

傅宗龙也没有什么已读不回的习惯。

他此番叫众人前来,就是想要询问。

如何出战,这仗该怎么打?

就算不能立即击败贺今朝,也得减轻成都防守的压力。

秦良玉对于贺今朝如此狠辣但确实能夺取民心的手段,毫无办法。

她是想要与贺今朝进行长久的相持,等着朝廷援军到来,可目前而言,怕是短时间内根本就等不到。

此时,秦良玉面对傅宗龙的询问,倒是没有立即出声。

这些时日,她当真是左思右想,都没有什么法子破解贺今朝给百姓分田的举动。

除非把那些无田的佃户以及想要分田的百姓全都杀了。

但这根本就没有用。

只会把川府百姓进一步推向锤匪,人人都憎恶大明,憎恶石柱土司,秦良玉断然不会如此做。

就全国而言,四川偏处一隅,北有秦岭,东有三峡,都是易守难攻的天险。

蜀中又有丰富的人力、物力资源,足可立国图存。

如果让贺今朝在四川站稳脚跟,那大明的统治就极为危险了。

现在他们被贺今朝这一套丝滑小连招给逼得没办法,最重要的是来自京师皇帝的谕旨。

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能走。

率领大军压上,救援成都,与贺今朝交战!

神弩将老将军将军勐地站起身来:“既然没有什么好法子,那就打!”

“打?”秦良玉倒是不激动:“怎么打,如何打,还得制订出个章程来?”

“我为先锋!”张令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我先去试试贺今朝的深浅,然后秦总兵在中间调度,如此方能有破敌之法,光是站在这里想法子,如何打败贺今朝,我看一点都不现实。”

双方说是决战,可事前总归先小规模的试探,然后才能寻找战机,从而获得最终的胜利。

“锤匪火炮犀利,唯有快马快箭,方能破之。”傅宗龙捏着胡须说了一嘴。

虽然他只是跟锤匪的先锋对上,但那些操炮士卒留给他极为深刻的印象。

“只要毁了锤匪的火炮,掰断他的利齿,贺今朝还能发挥出几分本事来?”

马祥麟站起身来主动请缨:“傅巡抚,既然如此,我便率领麾下精锐骑兵,寻机破杀锤匪的操炮士卒。”

拥有“小马超”美称的马祥麟,自然是川中最适合冲锋的勐将。

有他舍生忘死,相信赢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傅宗龙倒是没有立即点头,而是看向秦良玉,她儿子要是接下此重任,怕是会九死一生。

秦良玉只是开口道:“一切都听巡抚的安排。”

“如此也罢。”傅宗龙站起身来道:

“先前击溃摇黄十三家,我军也获得了一些粮食,再加上乡绅的捐助,足够我们与贺今朝慢慢对峙了,那就张将军先行出发。”

“是。”

老将张令率先站起身来行礼,气势汹汹的走出去。

简阳的官军都开始动员起来了。

成都城内,布政司。

贺今朝已经看完了蜀王的家产以及地产,不得不提一嘴,什么他娘的秦王、晋王、潞王的财富,算个屁啊!

他们加在一起都没有蜀王多。

田产不仅遍布成都府,还有那些郡王不够分的,直接分到了相邻的地界。

这都不是二八定律,而是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掌握在那零点几人手中。

如此巨大的差距,他们还能好好活着,大抵就是本地的农民军实力不够强悍。

没法子裹挟那么多的百姓造反。

或者连个口号都没有提出过,还不如近日来的那两个口号管用,倒是可以激起川中百姓的愤怒。

只要有了怒,那就好办了!

百姓自发团结起来,去打杀曾经欺压他们的地主奴仆衙役,贺今朝也没什么好说的。

川民做的还是稍微绵软了一些。

只敢和狗腿子开战,像是陕西最开始都是奔着杀官去的,先把县太爷杀了,然后再派人料理狗腿子们。

谁先杀大明的大官,谁就能在初期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谁就是当大哥的那块料!

只有你展现出了魄力,大家才愿意跟着你干。

毕竟造反这种事,要死也得先死带头大哥!

“主公,那摇天动又一次派人送消息来了,说是他在官军当真有眼线,四川巡抚傅宗龙要尽发十万大军来支援成都,剿灭锤匪!”

吉珪急匆匆的把得到的消息送到。

贺今朝抬头,忍不住惊诧道:“傅宗龙终于被崇祯微***迫他出动兵马与我决战了?”

“不出明日,必然能够证实是真是假。”

吉珪倒是觉得摇天动虽然打仗不咋地,但是在官军当真有眼线这事倒是真的。

要不然官军屡次围剿,他都能顺利脱身,那也是一种本事。

官匪勾结这种事,实在是太常见了。

单单说大明官军与自家主公勾结的就有多少个?

他们还都是身居高位,甚至被崇祯所倚重的人呢!

“好好好。”贺今朝站起身来走了几遭:

“不要着急打胜仗,我们先羊装战败,引诱傅宗龙的大军靠近成都,免得他又缩回去。”

“明白。”吉珪与张福臻早就商议好了如何应对,此时只不过是按照计划行事。

“崇祯真是我的好帮手啊!有他在,何愁大明不灭?”

贺今朝说完之后,便忍不住哈哈大笑几声。

张福臻捏着胡须在一旁也是笑了笑:

“主公,这摇天动等十三家,莫不如赶他们去青海,与固始汗找事去,绝不能让蒙古人轻易掠我川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