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 > 第三百九十一章 12人暗夜危机全文阅读

第三百九十一章 12人暗夜危机

热门推荐:

第一局游戏结束之后,顾风运气不错,得到了一张时空凝滞卡。

其作用是瞬间凝滞狼人玩家的进攻三分钟。

在这三分钟内,狼人都是静止不动的,无法发动任何技能,而己方则可以不受任何影响。

这绝对是个好东西,之前顾风就是用时间静止罗盘渡过了一次生死危机。

但时空凝滞卡和时间静止罗盘可不一样,时空凝滞卡只作用于正在进攻的狼人,自己的攻击单位不受影响,而时间静止罗盘是暂时性的冻结时间。

如果找不到解决困境的办法,不过是闪现迁坟罢了。

时空凝滞卡是来自11号玩家胡图图的赌注,系统自动把奖励分配给了顾风,那他就要拿出金币作为补偿给其他获得胜利的好人。

顾风肯定是开心得紧,相对于几千金币,时空凝滞卡那是有价无市的存在,别说几千金币,就是几万金币也买不到。

“何路,下面这局你准备拿什么跟我赌?”

蔡因食髓知味,赢了何路一次,嚣张面具已经戴上了。

“如果我是你,见好就收,免得乐极生悲。”

何路皱着眉头说道。

“你看,你都说了,如果你是我,可惜你不是我,赌不赌一句话,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你不会是怕了吧?”

蔡因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会怕你?之前是谁啊,我一提到赌注脸就黑得跟锅底似的。”

前两次都是蔡因输,虽然赌注没有今天的珍贵,但也都是好东西,尤其是他们俩的第一次交锋,赌注其实不比今天的寒酸。

没想到今天蔡因走了狗屎运赢了,而且还咄咄逼人,他要是不跟的话,就相当于认怂了。

“之前是之前,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

蔡因撇了撇嘴,今天他手气正盛,必须要再从何路身上咬下一口肉。

“非要赌是吧?”何路沉声问道。

“那是当然,你当我吓唬你呢。”蔡因不假思索的回道。

“可是我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好东西了,普通的玩意你又看不上。”

何路眼睛一眯,也不知道他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

“诶,这你就说错了,我这个人不挑食,只要是从你身上出来的东西,就是一个金币,我都喜欢得紧。”

蔡因嘴角一勾,他是要跟何路刚到底了。

跟姬泰玫无关,单纯的就是看何路不爽。

“做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你有点欺人太甚了呀菜只因,你以为你换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嘛?”

何路气得不行,他算是看出来了,蔡因不是非要从他身上赢走什么好东西,他是纯粹的在恶心人呢。

“抱歉,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我只喜欢我家宝宝姬泰玫,所以就别日后不日后了。”

蔡因耸了耸肩,好不容易抓住能让何路出丑的机会,他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而且他就喜欢何路气急败坏的样子,连他小名都叫出来了,爽歪歪。

“好,你刚才不说一个金币吗?我就跟你赌一个金币。”

何路表面上火冒三丈,实际上精明得很,他不是真的没有好东西了,还是有的,但那些东西不能拿出来赌。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上一局就是大赌,如果他再头脑发热跟蔡因赌,赢了还则罢了,万一又输了呢?

那他可就承受不起了,所以,今天不适合再跟蔡因较劲了,不然的话,恐怕还要吃大亏。

何路是个有点迷信的人,今天有点邪,还是别跟蔡因硬碰硬了,改天再把场子找回来。

“一个金币?我真是要笑死了何路,你特么怎么有脸说的呀,我听了都替你害臊。”

蔡因没想到何路竟然真的跟他赌一个金币,怕不是有毒。

他说一个金币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何路可倒好,顺杆往上爬,毫无下限啊这是。

“那你就替我害臊吧,我反正是不害臊。”

何路笑了笑,蔡因说了这么多屁话,不就是想激他,让他继续拿好东西出来赌吗?

那他就偏偏不让蔡因如愿,这样他就开心了,变被动为主动。

“……”

“第二局咱们就别随机了行不行,我突然想玩种狼的板子了。”

3号玩家程雪开口说道。

他们私底下面杀,就比较随意了,可以选择随机板子,随机到什么玩什么,也可以指定玩什么板子,只要大多数人同意就行。

“种狼啊,我没意见。”

1号玩家赵顺附和道。

“可以。”

“没问题。”

顾风没有说话,他都是无所谓的,玩什么板子都行。

而且别人都没有意见,他自然也不会唱反调。

“好,那就玩种狼的板子吧。”

姬泰玫对着机器人柔柔下达了指令。

【本局的板子为12人暗夜危机】

【板子配置】

【好人阵营:预言家+女巫+猎人+守卫+四个平民】

【狼人阵营:两个小狼+隐狼+种狼】

【发言时间:三分钟】

【女巫:全程不可自救】

【有警长,警长拥有归票权,且多出0.5票和30秒钟发言时间】

【双爆吞警徽】

暗夜危机这个板子,好人阵营倒是没什么变化,标准配置,预女猎守。

但是狼人阵营就完全不一样了,变化很大,新加入了两个角色。

一个是隐狼。

另一个是种狼。

首先说隐狼,这里的隐狼跟之前提到过的隐狼完全不一样。

其实隐狼分两种。

一种是知道自己的狼队友是谁,并且在狼队友都出局之后,场上只剩隐狼的情况下,游戏不会结束,隐狼可以继续刀人。

比如觉醒之夜的隐狼,乌鸦隐狼,都是这种。

还有一种是单纯的只占一个狼坑,他不开任何视角,不知道谁是自己的狼队友,同样的,外置位的人也不知道谁是隐狼。

如果其他狼人全部出局了,游戏直接结束。

这个板子的隐狼就属于后者,倘若两个小狼和种狼都死了,系统会直接宣布游戏结束,好人胜利。

不过隐狼终究是狼,其胜利条件是跟随狼人的,所以他要帮狼队玩。

再简单一点的说,这个板子的隐狼是弱化版的隐狼,跟平民没什么两样,不开任何视角,狼队友都死了,他就输了。

再说种狼,它拥有一个一次性的技能,名为感染。

每天晚上,在狼队刀人行动结束之后,种狼都可以单独睁眼,选择是否感染当晚吃刀的玩家。

如果选择感染,且该名玩家被判定死亡,第二天起来,系统就会告诉所有人,有人被感染了。

而被感染的玩家在下一晚会进入狼队,和狼一起睁眼刀人。

不过被感染的玩家会失去原有的技能和身份,比如被感染的是女巫,那他就没有毒了,被感染的是守卫,他就没有盾了。

这里面有一个需要注意的点,就是可能会出现感染失败的情况。

因为要求吃刀的玩家被判定死亡,同时种狼发动技能感染他才会感染成功。

倘若该名吃刀的玩家被女巫救了,被守卫守住了,种狼的技能就会失效,之后也无法发动技能了。

所以,种狼用技能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确保这个人会吃刀倒牌,第二天起来,系统才会说场上有人感染了,否则的话,就是感染失败。

【请各位玩家查看自己的身份底牌】

就在顾风出神的时候,机器人柔柔已经把底牌分发完毕了。

“天灵灵地灵灵,来个隐狼行不行。”

这时候,12号玩家褚建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毫无顾忌的求起了底牌。

“隐狼你就别想了,在我这呢。”

蔡因挑了挑眉头,这小子看来是真的膨胀了,游戏还没开始,先认个狼,牛逼哄哄的。

至于褚建为什么想要隐狼,无外乎隐狼不怕吃查杀,而且视角跟好人一样,不容易被揪出来。

最重要的是,这个板子,狼队是比较强势的,只要种狼别好死不死的感染失败,那就是五头狼。

顾风小心翼翼的掀开自己的身份牌,“守卫”两个字,瞬间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个板子,守卫是很重要的,因为他是唯一能对种狼造成威胁的牌。

至于女巫,种狼首夜肯定不会用技能呀,但女巫是要开解药的,所以只要避开第一晚,女巫就对种狼零威胁。

但是,守卫可是能一直守人的,说不定就跟种狼的技能撞一块去了。

那可不是一个平安夜那么简单,那相当于灭了一头狼,甚至犹有过之。

倘若种狼感染的是女巫,而女巫手里还有毒,这一下子就为好人争取到了三个轮次。

平安夜是一个轮次。

让种狼感染失败,狼队少了一个人又是一个轮次。

女巫的毒,也是一个轮次。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步很难很难,毕竟这不光要抿到女巫是谁,还要预判刀口,预判种狼会不会使用技能,没有超高的水平和极大的运气,想都不要想。

“何路,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呀,是不是又摸狼了?建议预言家晚上去验他,大概率会有惊喜。”

蔡因一说话,不少人都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了何路。

何路表面上没什么波澜,心里却在痛骂蔡因大傻批,这样的话一说出来,搞不好拿预言家的人真来验他了。

虽然他不怕被验,哪怕接查杀,照样能用表水把预言家聊出局,但能不被首验,他肯定不乐意吃首验。

蔡因跟他玩这招,属实是阴。

“来验我挺好的,我接金水,你就看我出不出你就完事了。”

何路笑了笑,但语气中的敌意是个人都听得出来。

“强装镇定!你肯定是强装镇定,你看牌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你呢,不喜欢拿狼牌,一拿狼牌就面无表情,骗得过别人你骗不过我。”

……

【请所有玩家确认自己的身份底牌】

机器人柔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天黑请闭眼】

顾风作为守卫,第一晚只需要睁眼让机器人柔柔确定一下身份底牌,其他的就不需要操作了。

只要是没有特殊情况,守卫第一晚都要空守,不要去外置位乱守,更不要自守,免得被奶穿。

有些人拿到守卫,就怕自己吃刀,然后女巫不救,有这种想法很正常,但就是不能自守。

如果是因为女巫不开解药导致守卫出局,那女巫是要被骂死的,面杀的话,挨揍都有可能。

但如果是因为你自守,同守同救被奶穿出局,那守卫是要被骂死的。

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每个人都恪守这一点,第一晚就不太会有什么意外。

当然了。

如果不怕被骂,非要瞎搞,或者说针对谁,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像何路和蔡因,他们俩就有可能搞对方,上局何路不就是首刀了蔡因嘛,这局他要是女巫,不救蔡因都是可能的。

【守卫请睁眼,请选择你要守护的目标】

顾风睁眼环顾一圈,没有选择发动技能。

他向来如此,一般不搞事情,拿女巫首夜从来都是开解药的,守卫从来不乱守。

虽然说有人能守到吃刀的女巫,但那都是走了狗屎运的。

而且女巫在不知道自己被守的情况下,必然会开毒,第二天起来狼一看死的人跟刀口不对,就能猜到昨晚刀中女巫了,只不过碰巧被守卫盾了。

要不然的话,女巫不会贸然开盲毒的,至于说有的人就会这么干,那就不说了,毕竟脑子进水的人是极少数。

……

夜间行动很快就结束了。

天亮之后,就是上警环节。

【请想要上警的玩家举手示意,不上警的玩家无需操作】

机器人柔柔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

顾风作为守卫,肯定是要上警的,没道理拿守卫不上警,待在警下听发言,他怕他打瞌睡。

时间不大,上警结果就出来了。

【本局上警的有2号、3号、4号、6号、7号、8号、9号、11号、12号,共九位玩家,随机从3号玩家开始顺序发言】

【3号玩家请发言】

“不是预言家,上警就是为了多说说话,我这个人还是挺喜欢上警聊两句的。”

程雪一脸浅笑,眼波流转,让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这特么谁顶得住啊,遇到曹姓之人,怕是要狼性大发了。

这个女人,真的是很有少妇的韵味,年纪虽然大了点,但声音就跟二十多岁的女人一样,甜甜的,酥酥的。

“这个板子是我提议要玩的,可能有些人对这个板子不是特别熟悉,毕竟种狼还是挺少见的。”

“说白了,种狼就是在为狼队选狼队友,晚上一刀,他把技能一放,这个人就进狼队了。”

“所以,当我们得知场上有人感染之后,所有人都是不可信的了,记住,是所有人,包括预言家女巫这些。”

“如果我是种狼,我一定会挑女巫感染,或者挑金水发言好的这些人,一旦他们进入狼队,好人基本上是盘不到的。”

这一点程雪算是聊到点子上了。

这个板子,在系统没说有人感染之前,正常打就行了,也不需要刻意去怀疑金水神牌啥的。

但是,只要系统说场上有人感染,那么这个被感染的人,可以是任何人。

作为狼来说,首要目标就是要把神牌,金水亦或者发言好的给弄进狼队,尤其是金水,这不就相当于是金刚狼了嘛。

换而言之,这个板子,好人谁都不能信,只能信自己。

没有人感染之前和有人感染之后,场上的情况,要点的狼坑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也正是因为此,这个板子极其的烧脑复杂,狼中有好人,好人中有狼。

程雪想玩这个板子,也是嫌自己的发量太多了,想多掉几根。

“哦对了,我们不要把精力放在找隐狼上,没必要,这个板子的隐狼,完全可以当好人打,给他丢金水,外置位的小狼也会刀他。”

“因为隐狼完全是闭眼视角,小狼也不知道谁是隐狼,他们相互之间都不见面,连递话都没法递。”

“所以不需要我们去怀疑金水,狼会帮我们把这个问题解决的,他们要敢留着金水不刀,我就敢相信金水是好人。”

“最后对话一下守卫,在这个板子中,你才是种狼的克星,如果你能破了种狼的技能,不让好人被感染,那我们基本上稳赢。”

“隐狼忽略不计,剩下三个狼,我们把他们揪出来还是挺容易的。”

“当然了,狼也可以选择不悍跳,就打怂狼局,反正第二晚种狼发动技能,守卫没守到,那好人都是不可信的了。”

“预言家或许已经进入狼队了,如果有金水,也一样得高度怀疑,总之,除了自己,谁都不能完全认下。”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程雪对守卫寄予厚望,可是第二晚狼怎么落刀,这太难猜了。

也许狼会刻意在外置位找一个像神的人感染,根本就不去冒险碰预言家或者金水,这样的话,守卫想守到刀口,就不太现实了。

说到底,还是要看狼怎么选择。

感染预言家或者金水肯定是最好的选择,哪怕好人会怀疑他们的身份,但怀疑归怀疑,他们也可以说狼是在外置位落刀的,并没有刀他们。

甚至不排除狼在脏身份,就是想引导好人怀疑金水,怀疑预言家,怀疑一切。

“我希望昨晚预言家验到的是查杀,那就是三分之一的概率查杀到种狼,如果能在种狼发动技能之前把他抗推出局,这是最好的。”

“所以,哪个预言家丢查杀,我就出谁,宁杀错不放过,除非他跳女巫,否则的话,我是一定要先出查杀的。”

“行了,警上我想说的就这么多,其实我觉得我这发言,你们是能把我认下来的,这是对的,我确实不是狼,绝对的好人牌,就这样吧,过了。”

【4号玩家请发言】

“5号玩家查杀,警徽流双压警上7、11吧。”

4号孙成起身就给警下的周奈一丢了个查杀,这一下所有人的精神都提了起来。

正如3号程雪说的,能验出来查杀的,只有两个小狼和种狼,他查杀了周奈一,保不齐周奈一就是种狼。

只要第一天能把种狼抗推出局,说句不太夸张的话,好人想输都难。

“验5号玩家的心路历程还是有点的,上局她的表现太亮眼了,我想验她来带队,结果一摸一手狼毛,那就没办法了。”

“她在警下,肯定不能跟我悍跳了,警上还得有狼出来捞她,我觉得小狼是不太会跟我悍跳的,出来跳的大概率是隐狼。”

“这个板子隐狼是很废的,不能带刀,不跟小狼见面,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悍跳预言家,这样外置位的小狼就知道他是隐狼了。”

听着4号孙成的话,顾风若有所思,他在想,孙成会不会贼喊捉贼,他自己是隐狼出来悍跳,还这么聊,目的是给外置位的小狼递话。

就像他说的,这个板子的隐狼,纯粹是占狼坑用的,如果不出来悍跳,用处不大。

就算他侥幸被预言家验了是金水又如何?一旦场上有人感染,好人还会相信他这个金水吗?

关键是接了金水,还不知道小狼会不会一刀把他干掉,所以隐狼不能无所事事,苟着见机行事,就要主动出击,为狼队做点事情。

至于小狼能不能分辨出来他是隐狼,那就不好说了,兴许还会因为他聊得太好,把他当预言家了呢。

“我警徽流双压警上是随便打的,没有别的意思,至于为什么不验警下的,很简单,我不太想上来就盘警下开双狼。”

“这局警下拢共就三个人,1号玩家,5号玩家和10号玩家,既然5已经验出来是狼了,我就想先把1、10放一放,我这么盘,不过分吧?”

“后面不要有人说不能完全排除警下开双狼,甚至还有可能警下三个人都是狼,要是这么聊就有点耍流氓了。”

“1号玩家,10号玩家,我希望你们能把警徽票投给我,今天不管怎么样,先把5号玩家抗推出局,她很有可能是种狼。”

“前置位的3号玩家听发言应该是好人,不过有一点,她聊得不对,怂狼局可能性很小,隐狼大概率是要出来悍跳的,隐狼不跳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但瑕不掩瑜,总得来说,3号玩家的发言还是偏良性的,至少告诉我们,当有人被感染之后,除了自己,任何人都是不能信的,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这个板子很多时候都是看选择的,出现感染之后,还要不要相信金水,还要不要相信预言家,选对了就好赢,选错了,结果可想而知。”

“3号玩家,你刚才说只要有查杀你就出查杀,除非对方跳女巫,这句话我可当真了,你别骗我感情啊。”

“如果你口是心非,我就给你标狼,你把票挂在5号玩家身上,我就当你是好人。”

“最起码在没人被感染之前,我是不会盘你的。”

4号孙成把3号程雪认了下来,这个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程雪在首置位的发言还是不错的,是个好人心态,虽然好人心态不代表她的底牌就是好人,但不能一上来就把人往坏了想不是。

其实孙成的发言挺像个预言家的,还有力度。

他说这个板子大概率是隐狼出来悍跳,如果隐狼不悍跳,基本上就废了,这说的绝对是大实话。

但隐狼又不知道谁是自己的狼队友,不太敢贸然丢查杀的,大多是丢金水,免得点背查杀到自己人。

可孙成并不是丢金水,他是丢查杀,而且是给警下的周奈一丢查杀,这力度已经到顶了。

警下周奈一要是拍不出来女巫,百分之九十九要被抗推,哪怕她表水再好都没用,因为跟程雪心态一样的人可不少。

这个板子就是要宁杀错不放过,三分之一的概率是种狼,好人怎么着都要赌一赌了。

如果赌错了,周奈一无非就是个民,好人完全是能接受的,但万一出对了呢?那狼队直接崩盘了呀。

这个板子,种狼被抗推在第一天,还有什么好打的,剩下两个小狼,想打倒钩恐怕都钩不住。

“兄弟们,我是高置位跳的预言家,盘不了什么逻辑,但我还是希望你们都能站边我,其实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们今天能跟我一起把5号玩家抗推出局就行。”

“当然了,如果我能拿到警徽,那是更好的,这就要看1、10给不给力了。”

“我相信1号玩家和10号玩家,他们俩上局的表现非常不错,都是站对边的,尤其是10号玩家,末置位帮5打扇动号票,才让5顺利拿到了警徽。”

“这样的站边能力,没说的,如果10号玩家投了匪票,基本上是要进狼坑的了,她身为警下的人,上匪票就得把5号玩家认下来,她拿什么认下5?”

“这些东西我相信1、10心里都是清楚的,只要你们不是狼,那我这个警徽就稳了,就算你们当中还有狼,听我一句劝,打倒钩吧。”

“行了,警上我想说的就这么多,最后再重复一遍,5号玩家查杀,警徽流7、11顺验,过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