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 > 第二百七十四章 12人乌鸦隐狼全文阅读

第二百七十四章 12人乌鸦隐狼

热门推荐:

公布完众人的具体身份和夜间行动情况之后,就进入了自由讨论环节。

这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复盘,俗称甩锅大会。

“兄弟们,我说这局我是MVP不过分吧?没有我,狼队准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就是故意聊爆的,因为我早就抿出来11是野孩子了,他是野孩子会选谁做榜样?肯定就是我啦。”

12号玩家迫不及待的开始邀功了。

虽然说狼队能赢,确实跟他有直接的关系,但他说他是故意聊爆的就相当扯澹了。

不过人嘴两张皮嘛,随他怎么说,而且狼队赢了,他狼队友都心情大好,懒得再骂他了。

要不然的话,祖宗十九代都得给他拉出来遛遛。

“别人信不信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信你是故意聊爆的,毕竟这种低级失误,只有脑残才会犯,你说是不是?”

3号玩家笑眯眯的说道。

他那种阴阳怪气的话,听得在场的众人都抿嘴一笑,唯独12号玩家脸色不太好看,这特么不是拐弯抹角的骂他是脑残吗?还问他是不是,是个锤子。

“话也不能这么说,谁都有失误的时候,只要结果是好的不就行了。”

12号玩家晒晒的说道。

“那倒是,结果要是不好的话,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3号玩家说的可是大实话,倘若不是狼队赢了,12不被骂个狗血淋头才怪呢。

“……”

“1号玩家,我就纳闷了,你第二晚为什么不开毒?留着毒过年吗?还是专门把毒留给我的?”

9号玩家觉得这局就输在1这个女巫身上。

如果不是1毒了他,好人就还有两个轮次,虽然顾风是金水野孩子进狼队,但只要好好盘盘逻辑,也是能把他揪出来的。

可是1这一毒不要紧,好人瞬间崩盘,真特么是狼队大法师。

“我第二晚为什么要开毒?狼刀又不会落在我身上,我着急开毒干什么?”

1号玩家皱着眉头说道。

他毒到了守卫是有不对,但这个问题全在他身上吗?是9自己发言太差,被点进了狼坑,如果他的身份跟2、3一样做好,能吃毒吗?

凡事先从自己找原因,做个反思怪,不要动不动就挑别人的刺,有句名言怎么说来着,他怎么就打你,不打别人呢?一定是你有问题。

“是啊,你不着急开毒,万一毒到狼可就不好了,必须要找到守卫毒,要不然拿不到MVP,狼队的。”

9号玩家冷嘲热讽的说道。

“少在那说风凉话,怪只怪你发言差劲,打11号玩家是狼,打5号玩家是狼,你点的狼坑一个都不对,不毒你毒谁。”

1号玩家反唇相讥,他开毒的那天晚上,场上匪面最大的就是9,不毒他毒谁呢?尽管毒错了,但1并不觉得这样开毒是错的。

“一个都不对?11号玩家不是狼吗?我都预判到他会进狼队了。”

“……”

“10号玩家,我其实有点想不通,我悍跳猎人,第一天放逐投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投我一票?你要是投我的话,可能我就吃毒了。”

4号玩家好奇的问道。

他以为自己跳猎人,外置位的猎人会挂他一票给女巫递信息呢,结果10号玩家一点反应都没有,搞得他差点都以为自己是真猎人了。

说实话,倘若10果断的投他一票,晚上女巫把他一毒,可能又是另一个结果了。

“你们都当我是野孩子,我肯定要把这个衣服传下去,如果我投你一票,身份不就暴露了吗?而且我就算投你,女巫敢直接喂你喝可乐吗?”

10号玩家澹澹的说道:“他只会等第二天起来,听我们俩发言,或者在我们当中出一个,1号玩家说得对,在那种情况下,女巫没必要着急毒人,我们现在讨论对错,讨论该怎么做,都是马后炮。”

“对对对,这话我爱听,虽然我毒错了人,但也情有可原,毕竟9活该吃毒啊。”

1号玩家急忙附和道。

“嘿,你说什么呢,你才活该吃毒呢,下局我要是女巫,直接盲毒你。”

“……”

“3号玩家,我有个问题,是谁带刀刀的我?”

6号玩家想不通,她一个诈身份的平民,第二晚狼刀为什么会落在她身上,这不科学啊。

“这个是4号玩家干的,他说你很有可能是猎人,因为他跳猎人,你对他敌意特别大。”

3号玩家挑着眉头说道。

“那不对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5号玩家是第一个说他拿不起猎人的,要么是野孩子,要么是狼悍跳猎人,我顶多算是跟风,你们为什么不先刀5号玩家?”

6记发言记得很清楚,警下4跳猎人之后,5就盘4拿不起猎人,要说谁最像猎人,还得是5呀,她不过是个跟风的,狼为啥刀她不刀5?

“因为你警上跳预言家了呀,我觉得一个平民不太敢往警后丢查杀,但猎人是有这个底气的,所以我抿你是猎人。”

4号玩家解释道:“刀了你,如果你真的是猎人的话,你就会开枪带我,而我出局野孩子就进狼队了,当时我以为10就是野孩子,外置位没有别人拿得起野孩子牌了。”

“结果我豁出命想让野孩子进狼队,都不如12号玩家犯的一个低级失误,这也算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听完4号玩家的话,6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吃刀,为什么4要奔着猎人去刀,原来他是被10号玩家的行为给误导了,想赶紧死拉10进狼队。

可惜,10号玩家就是个出来秀操作的猎人,这一波秀得好人和狼人都有点懵逼。

“……”

“唉,这局我们输得太亏了,明明已经稳操胜券了,结果一转眼就输了。”

2号玩家叹了口气,她是真没想到好人还能输,就跟狼人也没想到自己还能赢一样。

这就是狼人杀的魅力所在,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都不知道谁能笑到最后。

“4号玩家,你为什么退水啊?晚上说好的你来悍跳,结果你把我卖了,我要知道你会退水,还不如我自己跟7对跳呢,每次都是我第一个被搞出局,然后躺赢,我很郁闷的知道吗?”

8号玩家这一副语气就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味道了。

不过这货运气确实不错,上局拿好人被抗推出局,躺赢,这局摸狼被抗推出局,躺赢,虽然他几乎没有什么表现分,但他胜负的动态加权分高呀。

很多人撑到了最后赢了,可能还没有他得的份高呢。

就是游戏体验很不好,连着几乎都是第一个被抗推,是有点搞心态了。

“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8号。”

4脸色一沉,他为什么退水,还不是被10号玩家给套路了?刚才他都说了,他误以为10是野孩子,他想让10滴滴代跳才退水的。

而这些大家心里都有数了,结果8还跑出来问,这不是故意的嘛?

“不是吧?你竟然真的相信10是野孩子?你咋想的啊?”

“这么容易就上了10的套,你拿狼简直是狼队的灾难。”

“以后你也别悍跳了,免得又被好人秀一脸,最关键的是,你这分分钟卖队友,唉。”

“……”

“说够了吗?说够可以闭嘴了吗?我是好骗,总比你好推强,但愿下局你不会又是第一个被抗推。”

4号玩家这话就扎心了。

四局游戏,三局都是第一个被抗推出局,8本来就很郁闷,4还这么说,他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请所有玩家查看最新的积分排名】

场上的众人讨论正酣,系统的提示音却突然响了起来。

下一秒。

就看角斗场正中央的圆盘开始缓缓转动。

之前的名字被抹去,新的名字取而代之。

但排在第一的还是顾风,其总积分已经有25了。

虽然算不上遥遥领先,但优势还是很大的,除非最后一局他玩得比较拉胯,要不然的话,没人能拉他下神坛。

这一局顾风的表现中规中矩,作为一个野孩子,他没有主动进狼队,而是被动的进了狼队,没有什么亮眼的操作,但狼队能赢,却跟他关系很大。

没有他,狼队必输,有了他,狼才才能赢。

所以,哪怕顾风没有秀起来,一样有很高的得分,这就是占了身份的便宜。

主观上他玩的一般,但客观上他是狼队反败为胜的关键点,就跟我不杀伯乐,伯乐却因我而死是一个道理。

与此同时。

直播·公共聊天频道。

“看这样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顾风就是第一喽。”

“不好说呀,如果最后一局他发挥不好,而别人又秀起来了,他这个第一未必能保得住。”

“他这个野孩子有啥用吗?怎么还能得五分的?给他一分我都嫌多呀。”

“一分?没有他进狼队,你以为狼队能赢?他就是什么都不做,仅凭这个身份就能拿到不少于两分。”

“这家伙运气太好了,野孩子,这不纯纯的躺赢牌吗?好人有优势帮好人打,狼人有优势帮狼人打,墙头草两边倒了属于是。”

“有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实力,如果他运气不好,怎么能参加这个表演赛。”

“好像有点道理,所以我老是输是运气不好,跟游戏水平无关,没错,一定是这样。”

“……”

第二名是3号玩家何苗,总积分为20。

这家伙绝对是一匹黑马,如果不是第一局秀翻车了,他的积分应该会跟顾风差不多。

就这一局,他作为狼,竟然拿到了七个积分,应该说是MVP了。

而系统之所以给他这么高的分数,就是因为他的发言被全场的好人认下来了。

如果不是队友太拉胯,哪怕顾风不进狼队,他一样能以一己之力翻盘。

要说3号玩家也是够难的,三个狼队友,个顶个的坑。

4号玩家悍跳被猎人套路退水,好人全都盘他是原始悍跳位,被逼得没办法才悍跳了猎人。

8号玩家接查杀,表水也不咋地,最后被卖了,辩无可辩。

12号玩家悍跳女巫,前脚报的银水不盘自刀,后脚就打银水可能是狼。

卧龙凤雏都不足以形容4、8、12,他们简直是三个臭皮匠,让你把命丧。

如果不是12号玩家阴差阳错的聊爆了,把顾风拉进狼队,3恐怕也是独木难支。

而看着何苗的分数,顾风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他不得不承认,何苗是个高手,除了第一局,后面几局何苗的表现都相当不错,尤其是第三局可以说是非常秀。

这局何苗作为一个狼,他的发言跟其他三个狼放在一起比较,简直好得让人心疼。

4、8、12聊得但凡有他一半好,就不至于被点进狼坑。

当然了。

8号玩家就不说了,被单边预言家查杀没办法,关键是4、12确实有点坑。

第三名是7号玩家江凡,总积分18。

江凡已经拿三次预言家了,光吃预言家的红利,就赚得盆满钵满,他每次都能拿到警徽,每次都能做出他该做的贡献,虽然这局好人输了,但丝毫不影响他的积分。

哦不,也不能说不影响,只能说还好,至少预言家能拿到分数他基本上都拿到了。

第四名是2号玩家陈秋雨,总积分16。

陈秋雨这局的表现也是相当不错的。

首先,她待在警下没有使得警徽流失,并且投了预言家一票,这样的贡献没说的。

到了警下,她的发言非常好,保下了被人怀疑是狼的6号玩家,最后甚至都盘到了3号玩家有问题,并且对话预言家去验3。

她的逻辑,她的发言,她的行为,都挑不出来任何毛病,作为一个好人,她能玩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尽力了。

第五名6号玩家许婧雅,总积分14。

第六名8号玩家徐坤,总积分13。

……

“牛逼啊,坤哥就是这么一点点躺赢的,上局往上躺了一名,这局又往上躺了一名,下局继续躺,杀进前五就有奖励了。”

“三局躺了两局半,你们知道哥哥有多痛苦吗?两局半啊,你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吗?”

“小黑子,注意措辞,不要含沙射影,两局半你在内涵什么?”

“想多了吧,我说的就是实话,不过我是哥哥的忠实支持者,从来不吃鸡蛋,怕吃掉哥哥的小时候。”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昨天我开宝箱开出来一个篮球,等会我要打赏给哥哥。”

“最后一局了,有点舍不得哥哥,不知道下次再见,哥哥还在不在,会不会被狼人给吃了。”

“不是,你们干嘛呀,为什么老揪着我家哥哥不放,讨论顾风去啊,他不是第一吗?我家哥哥不给你们讨论。”

“过分了啊,不让吃鸡蛋,还不让看鸡下蛋了吗?”

“你们这鸡正经吗?不会是半夜嗷嗷叫打鸣的那种吧?”

“瞎说什么大实话。”

“……”

【所有人请注意,第五局游戏即将开始】

【请想要选定支持者的观众做出选择并下注】

“最后一局,我要上车了,顾风已经连胜四局,我就不信最后一局他能跪。”

“兄弟,要不你换个人吧,我怕你坏了风水,其实选择阿坤也不错,都躺赢两局了。”

“三句话不离阿坤,你说你们不是他的粉丝我都不信。”

“这是逮着一只羊狂薅是吧?阿坤怎么着你们了,这么离不开他。”“想赢的就押顾风,我已经在他身上赚了十几万金币了,他简直是我的印钞机啊。”

“我也是,我在想最后一把要不要来个大的,把我之前赢的全都压上,一共十四万,这要是赢了,就是将近三十万啊。”

“卧槽,你们疯了不成?有句话叫见好就收,不然的话,一会就有人要上天台了。”

“还用等会?老子已经破产了,四万金币,输得吊蛋精光。”

“哈哈哈,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就我一个人输呢,终于找到组织了。”

“最后一局,是一飞冲天,还是原地爆炸,就看顾风给不给力了,如果他这局赢了,我叫他祖宗。”

“我去,不至于这么拼吧,怎么玩着玩着还认了个祖宗呢,嫌爹不够多吗?”

“次奥,我刚看到有人押了五十万,他哪来的这么多金币。”

“五十万?吹什么牛逼呢?就算他次次都押对,也不可能有五十万,不符合逻辑。”

“这要个屁逻辑,你知道我的天赋技能是什么吗?开宝箱保底三千金币,有一次开出来三万多金币,谁知道还有没有人更变态。”

“……”

与此同时。

支持顾风的观众已经达到了二十四万,其他十一位玩家加起来的支持者都不如他一个人多。

这就是他连胜四局带来的恐怖效应。

一局可以说是运气,两局还是运气,但四局就不是运气可以解释的了。

而且顾风的表现有目共睹,硬实力摆在那里,你不得不服。

有精明的人从第二局就倾家荡产的押顾风,已经赚了几万,甚至是十几万,而有的人天生谨慎,不喜欢横来之财,所以虽然蠢蠢欲动,羡慕不已,但还是迈不出那一步。

但最后一局,哪怕是这样的人都有点忍不住了,多了不压,几百几千还是可以玩玩的。

输了不心疼,赢了图个乐呵。

但更多的人把最后一局当做是翻身立命的机会,一押就是大几万,十几万。

没办法,不是他们疯狂,而是他们在顾风身上尝到了甜头。

试想一下,一个人原来只有一两千金币,但他认定了顾风,一直押顾风赢,三局下来就滚到了数万金币,最后一局他豁出去不是很正常。

富贵险中求,现在富贵就摆在眼前,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了。

十亿!

二十亿!

三十亿!

三十六亿!

看着面前的大屏幕,顾风不由地咽了一口口水。

妈的,三十六亿,这么多金币,都能把人埋了。

如果这些钱都到他的口袋里,还愁自己的基地会被攻陷?只要不是被系统制裁,基本上就无敌了。

当然了。

这些顾风也就在心里想想,真给他几十亿金币,他还不敢要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几局下来,顾风真的赚了不少。

第二局五千。

第三局一万二。

第四局二万三。

这加起来就是四万金币。

最后这一局,如果顾风拿下来的话,又能赚将近三万。

这些都是保命的钱啊。

之前他都苦于没有金币升级卡牌,现在还缺钱吗?缺,但已经勉强够用了。

“离谱,三十六亿,你们是打鸡血了吗?”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赌上了全部的身家,是生是死全看这一局了。”

“我就是想疯狂都疯狂不起来,我支持的是阿坤,在他身上押超过一千金币我就没有安全感。”

“我也是啊,我押的3号,这小子虽然很秀,但我也不敢押太多,一万金币算是我交的保护费吧。”

“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赌徒不愧是赌徒,赢了还想赢,输了想翻盘,最后一无所有。”

“我突然在想,系统要是跟顾风合作,坑你们一波,那就有乐子看了。”

“你觉得系统缺钱吗?所谓的金币在它那里不就是废纸?”

“就是,系统能压在我们头上,靠的是霸权,不是靠钱。”

“……”

【所有玩家请注意,第五局游戏正式开始】

【本局的板子为12人乌鸦隐狼】

【板子配置】

【好人阵营:预言家+女巫+猎人+乌鸦+四个平民】

【狼人阵营:隐狼+三个普通狼人】

【发言时间:三分钟】

【女巫:全程不可自救】

【有警长,警长拥有归票权,且多出0.5票和三十秒的发言时间】

乌鸦隐狼?

听到这四个字,顾风眉头一挑。

这个板子还是相当有意思的,因为有隐狼的存在,好人会疑神疑鬼的,连金水都不相信。

毕竟金水可能是隐狼,所以这个板子金水要是发言差,一样会被当狼打。

偏偏有些人发言就是像狼,这就给了狼队很多机会。

在这个板子中,好人阵营加入了一个新的角色,乌鸦。

其技能是入夜之后,可以诅咒一名玩家,包括自己,被诅咒的玩家在放逐投票的时候,身上会多出来一票。

听上去有点鸡肋,这么多人上票,多一票少一票的,貌似并不重要,但很多时候,输赢就取决于这一票。

最重要的是,乌鸦的这个技能可以让他自证身份,因为只有乌鸦知道谁被诅咒了,倘若是他上抗推位或者被查杀,报信息就行了。

当然了。

乌鸦的技能并不是强制性的,可以选择诅咒,可以选择不诅咒,但不能连续两晚诅咒同一名玩家。

至于隐狼,顾名思义,属于狼人阵营。

隐狼被预言家查验始终为好人,隐狼跟其他小狼不见面,但隐狼知道其他小狼的身份,小狼不知道谁是隐狼。

当小狼全部出局后,隐狼获得狼刀,可以刀人。

不过有一点要注意,隐狼不能自爆。

【请所有玩家查看自己的身份底牌】

顾风将目光投向面前的大幕。

下一秒。

一个人身乌鸦头的怪物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其周围,萦绕着一股黑色的氤氲,想必这就是诅咒的气息。

乌鸦!

顾风努了努嘴,虽然乌鸦是神牌,但他想要的是隐狼啊。

上局顾风没有被首验,而且连着拿了四局的好人牌,并且排名第一。

在这种情况下,预言家很有可能会首验他,倘若他是隐狼,这不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吗?

虽然好人一定会盘他可能是隐狼,但盘归盘,有几个敢付出实际行动出他的?

再加上顾风的发言都是比较做好的,没有金水加身都抗推不动,更何况还有金水护体呢。

只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不过乌鸦牌也凑合,最起码能自证身份。

【请所有玩家确认自己的身份底牌】

【天黑请闭眼】

与此同时。

系统已经为观众随机到了本局的观战视角。

1号玩家,其底牌为女巫。

“好嘛,狼队大法师又上线了,这局可不能让狼队友失望呀。”

“这局我要压好人输,1拿女巫,恐怕又得助狼队一臂之力。”

“不知道1号玩家心里慌不慌,还敢不敢毒人,不会有心理阴影了吧?”

“9号玩家不是说他拿女巫盲毒1吗?我觉得1可以帮他圆个梦。”

“说归说,骂归骂,游戏中还是要保持理智的,不能因为个人的情绪影响别人。”

“从积分来看,3号玩家是最有可能反超顾风的,我估计3这局要放手一搏了。”

“这个板子有点烦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隐狼接金水,很奇怪。”

“会玩的隐狼都会诱导预言家来验自己,不混个金水,这张牌的作用是不大的。”

“呵呵,看来你是没被狼队友毒打过,有一次我拿隐狼接金水,当天晚上就被狼给刀了,气得我**疼。”

“你男的女的啊,怎么还**疼?不应该说蛋疼吗?”

“男的啊,男的就不能有**啊,我男朋友就是乳腺癌走的。”

“等等,你男朋友?还特么乳腺癌,拿我寻开心呢。”

“……”

公共频道的信息如过江之鲫,不知凡几,看得人眼花缭乱。

而就在这个时候,系统又给出了本局的下注选项。

一本局7、10会不会对跳预言家

【会:赔率8.0】

【不会:赔率1.2】

7、10这两个人,可以说是一对冤家。

从第一局开始就对跳预言家,一直到上局,他们依旧在对跳,只不过后来10号玩家主动退水了,但这也算是对跳。

换句话说,只要7、10都跳预言家了,那就算是对跳。

1赔8啊,这要是押个十万金币,直接就赚翻了,但应该没人冒这个险,毕竟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虽然说赌的就是个运气,但也不能无脑赌吧,一个路人局,两个无冤无仇的人,连着对跳五局预言家,怎么想都不现实。

②本局8号玩家会不会被第一个抗推出局

【会:赔率5.0】

【不会:赔率1.8】

这也算是8号玩家的高光时刻了,系统竟然专门为他设置了一个下注选项。

虽然描述有点尴尬,但8能连续三局第一个被抗推,这也是一种本事。

关键是他并没有主动出局的意思,恰恰相反,他的求生欲很强,每次接查杀都在尽力表水,可惜别人不给他活命的机会。

从身份上来说,8号玩家如果摸狼悍跳的话,很有可能第一个被抗推出局。

问题是他是不是狼,会不会悍跳,能不能聊得很差。

这些都是未知数,需要观众去赌,要不然怎么会给你五倍的赔率呢。

三隐狼会不会接金水

【会:赔率2.5】

【不会:赔率1.8】

这个选项靠的就不是运气了,而是隐狼的水平。

如果隐狼很会玩的话,他大概率是能接金水的,想办法聊得有匪面,但又不能标狼打,模棱两可且在焦点位上,那预言家大概率就会去验他。

不过说着简单,想要做到这一步还是不容易的,这里面有个度。

怎么才能有匪面,但又不能被直接标狼打,怎么才能上焦点位而不被怀疑。

隐狼接金水的套路,好人不是不知道,你这么玩有时候就是自投罗网。

不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全靠你这一张嘴怎么说。

高手之所以是高手,除了逻辑盘得好,更重要的是他会打扇动,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你还觉得有道理。

四三天之内,游戏能不能结束

【能:赔率1.6】

【不能:赔率1.4】

这又是一个看运气的选项,不过一般来说,狼人杀多数对局都会超过三天。

除非好人或者是狼队崩盘了,正常打,有来有回的话,都要在三天以上,甚至能打到第四天第五天。

三天之内想结束游戏,靠好人有点难,毕竟这是有隐狼的板子,只能靠狼人,比如首夜当中女巫,女巫毒一个神。

或者第一天抗推掉一个神,晚上女巫毒一个神,狼再刀一个神。

貌似,狼想在三天之内结束游戏,必须要大法师的帮助,不然的话,有点困难。

五这局是好人赢还是狼人赢

【好人:赔率1.5】

【狼人;赔率1.3】

乌鸦隐狼的板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双方是五五开,但隐狼的不确定性太大,所以还是狼队有一点优势,但这种优势要靠玩家来获得。

倘若隐狼玩得不好,狼队其实是弱势的一方,毕竟小狼都不知道隐狼是谁,搞不好就把隐狼给干掉了。

特别是隐狼接到金水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暗示狼队友,不然的话,那就不是金水,是催命符。

要知道,小狼干掉大哥的情况在狼人杀当中并不新鲜,玩多了就会经常碰到,在这种情况下,看得就是大哥机灵不机灵,小狼聪明不聪明。

要是大聪明碰上小迷湖,乐子就大了。

“都不准押哥哥第一个出局,最后一局,哥哥要觉醒了。”

“觉醒什么?觉醒一个鸡蛋里,两个半蛋黄吗?”

“现在连系统都开始黑我坤哥了吗?食不食油饼啊。”

“啧啧,阿坤就是阿坤,别人靠实力,他靠卖惨。”

“可惜我金币全都押完了,要不然的话,我高低得押阿坤被第一个抗推出局,要把躺赢这件事进行到底。”

“兄弟们,五千金币我押7、10还会对跳预言家,从心理学的角度讲,7、10都已经连着跳四局了,最后一局他们为了那口气都不会退缩的。”

“真的假的?你不要骗我,虽然感觉你说的挺像那么回事。”

“我骗你干嘛,也就是我只剩五千金币了,要不然的话,我押得更多,虽然7、10连着对跳五局预言家,听上去很离谱,但到了这个地步,反而是大概率事件了。”

“他字数多,他有理,我押三千。”

“……”

【女巫请睁眼,昨晚吃刀的是他,你要救吗?你要使用毒药吗】

1号玩家打眼一瞧,吃刀的是10,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10捞了起来。

这个板子如果首夜不救人的话,一旦倒牌的是个神,好人就有点小崩了。

毕竟没有守卫啊,狼刀谁谁死,好人的容错率是很低的。

虽然第一晚有可能是隐狼吃刀,在这种情况下,女巫不开解药天秀,但这种可能性太低了。

不想挨骂的话,首夜最好还是开解药救人,少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乌鸦请睁眼,想选择你要诅咒的玩家】

随着系统提示音的响起,顾风所在的空间突然亮起,大屏幕上有着十二个选项,他可以任选一个号码进行诅咒。

顾风没有多想,第一晚就是随便诅咒,他选择了6号玩家。

之所以这么选,就是要出其不意。

像8号玩家,12号玩家,十个拿乌鸦的,可能都有一半的人选择诅咒他们。

而狼人要是悍跳乌鸦,就会赌一把说诅咒了他们俩当中的一个。

在这种情况下,顾风如果真的去诅咒8或者12,说不定就被狼蒙对了。

为了以防万一,就选个让所有人都意料之外的目标,这样狼永远都猜不对。

从这一点就看得出来,顾风的心眼子有多多。

……

夜间行动很快就结束了。

天亮之后,就是熟悉的上警环节。

【请想要上警的玩家亮灯示意】

系统的提示音在众人的耳畔响起,顾风毫不犹豫的选择上警。

这是最后一局了,没道理待在警下对不对?

时间不大,上警结果就出来了。

【本局上警的有1号、2号、4号、5号、7号、8号、9号、10号、11号、12号,共十位玩家,随机从5号玩家开始顺序发言】

看到3号玩家竟然选择了待在警下,顾风眼睛一眯,他知道3待在警下就是想投票,只要投对了票,就能多加一分。

看来这家伙野心不小,已经开始觊觎他的位置了呀。

如果3不是想多加分,以他的性格是不会甘心待在警下的。

虽然3在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多加分,但顾风肯定是不会给他一点机会的。

开玩笑,在领先五分的情况下,要是能被反超,他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5号玩家请发言】

“首先,我不是预言家,上警来呢,就是想聊两句,顺便点评点评预言家,毕竟待在警下太无聊,搞不好还会被打,但我没想到竟然第一个发言。”

“本来我是想划划水过麦的,可是我突然想到了上局,1号玩家第一个发言,他就没有匆匆过麦,草草了事,他聊出了自己对当前这个板子的理解。”

“结果好人都把他给认下来了,我觉得这个办法不错,我想效彷一下他的做法,也聊聊我对这个板子的一些想法。”

5号玩家真是活学活用。

以前她上警发言,如果是第一个的话,都会划水过麦,因为没有什么好说的,啥信息都没有,你能说啥?聊也是尬聊。

但是见识完1号玩家的做法之后,她学到了。

划水过麦不会被好人认下,想要被好人认下,就得聊出点有价值的东西,让别人觉得你的行为和心态做好。

那什么是有价值的东西,怎么样才能让别人觉得你心态做好?

就是认真的聊一下自己对这个板子的看法,给好人一些有用的建议。

顿了顿,5号玩家又说道:“乌鸦隐狼,乌鸦没什么好说的,关键是隐狼该怎么玩,我们作为好人怎么抓隐狼。”

“以我对隐狼的理解,它最大的作用是接金水做金刚狼,如果接不了预言家的金水,隐狼就废了一大半。”

“所以,隐狼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让预言家去验他,比如直接跟预言家对话,想吃验,再比如故意聊得比较像狼,让预言家来验自己。”

“像这样的人,我们都要多留个心眼,哪怕他接了金水,也不能完全认好。”

“对于预言家第一晚验出来的金水,我的建议是尽量不要去怀疑他的身份,因为预言家首夜验到的金水就是隐狼,这种可能性是很低的。”

“我们要是带头怀疑金水,就会给狼队可乘之机,他们就能顺势带节奏拿金水做抗推。”

“所以,谁要是盘第一晚的金水是隐狼,我们就要想想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行了,警上我想说的就这么多,底牌好人,希望我这一番 能让你们把我认下来,就这样吧,过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