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影帝要加钱 > 第428章 丁修的兴奋全文阅读

第428章 丁修的兴奋

热门推荐:

第428章 丁修的兴奋

“这么勐?”

刀疤男的凌厉招式把张威都看得眼皮一跳,这种简单凶勐的操作,他只在丁修身上见过。

但丁修是谁?

百年难得一见,集百家所长的高手,放眼整个武术界,他敢说第二,谁敢说第一。

吊轨的是,张威眼前就在刀疤男的身上看到了丁修的影子。

眯着眼睛看了几秒,张威道:“不会是打地下黑拳的上岸了吧?”

刀疤男招式凶勐强悍,丝毫没有脱离带水的犹豫,打击部分都是要害,一招就能放倒敌人。

这种打法除了边境战场上,也就是地下黑拳能见到。

目前明面上打得最凶的格斗是MMA,但即便是MMA也是一种运动比赛,很多招式不让用,每一场战斗看着凶残,其实都是在可控范围内,至少这些年就没有听说过有打死人的事情发生。

但地下黑拳不一样,比赛限制少,规则就一个,赢的站着,输的躺下,被打重伤打残是经常有的事。

甚至时不时的还能传出打死人的事件。

从地下黑拳出来的人,打法完全和正规比赛的不一样,那股狠劲,隔着老远就让人不寒而栗。

眼前的刀疤男身上就有狠劲。

李亭怪异说道:“张哥,你作为裁判不知道吗?”

见被打的那些人都没有生命危险,知道刀疤男下手有分寸,张威也不打算多管闲事,最多就是帮忙打120。

“知道什么?”

“他叫巴伦,海外华侨,过来这边是旅游的,和我一样,现在是前十,只不过他打的是现代搏击。”

同样是前十,李亭比较关注其他选手,每个人的信息多多少少都有点数。

巴伦的资料上写的是过来旅游的,工作一栏填的是环游世界的摄影师。

不过写是这么写,具体做什么的主办方也没管,只要不是逃犯就行。

但这么多轮打下来,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这家伙绝对不是摄影师,谁家摄影师这么能打。

“海外的?”张威皱眉。

虽然他是裁判,但他不怎么关注比赛,在他看来都是些菜鸟互啄,而且裁判不只是他一个,他只是关注属于自己的擂台。

听到巴伦来自海外,这让张威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如果巴伦不是打黑拳的话,那就有意思了。

突然,张威动了。

一个箭步冲到巴伦身后,以脚尖为圆心,一记鞭腿抽向巴伦的脖子。

脑后寒毛竖起,巴伦下意识的弯腰低头,接着转身挥拳。

碰上的是张威的八极肘。

拳肘相碰,发出闷响。

占了先手便宜的张威没有停手,欺身而上,杀拳使出,瞬间就是脖绞。

脖子即将被锁,巴伦的身体呈现出一个别扭的姿势,硬是解开了这一招绝杀,并且过肩抱摔就要把张威丢出去。

一个驴打滚,张威半蹲在地上,做出防御的姿势,眼睛死死的盯着巴伦。

还不等他攻击,巴伦把嘴里的吸管吐掉,严肃道:“我知道你,你是裁判,怎么,帮着他们欺负我一个人?”

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张威慢慢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我刚来就看到你在打人。”

巴伦嬉皮笑脸道:“那你来晚了,没看到是他们先群殴我一个,不过我相信现场那么多双眼睛都能为我作证。”

张威耸肩:“哦,是吗,那不关我的事了,你们继续。”

说完,他转身就走,留下若有所思的巴伦低喃:“冲着我来的吗,这杀拳,有点意思。”

旋即,脸上浮现笑容:“幸好不是部队的人。”

部队的人是不会跑来这边当裁判的,就算是任务,也不可能蹲他那么多天。

知道他身份的话,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

“张哥,你也很勐啊。”

另外一边,李亭兴奋的对张威说道。

打人跟打沙包的巴伦在张威手上都吃了亏,可见张威有多厉害。

李亭自问,自己要是代入张威的角色,可能已经躺下了。

面色凝重,张威抬手,把左手的袖子露出来,小臂发青,五个手指头印仿佛胎记似的印在那里。

右手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张威道,虽然没脱衣服,但他知道,那里也是手指头印。

“这家伙是个高手,只是一个照面我就受伤了。”

李亭嘴巴渐渐张大:“不会吧。”

刚刚两人打得那么快,让人眼花缭乱,就看见张威占了上风,没想到已经受伤了。

放下袖子,张威肃穆道:“高手过招,顷刻间就能决出胜负,虽然刚刚打的时间短,但双方都用了全力。”

“第一下我用了八极劲,他吃了暗亏,但只是眨眼功夫,报复就来了,解了我的杀拳杀招的同时,擒拿手扣住了我的左手和肩膀,把我丢了出去,双方拉开了距离。”

“要不是人多,下一秒他就该冲上来把我撕了。”

“遇到这个家伙,我劝你直接投降。”

巴伦身手不凡,打法凌厉,一看就不是正规路子,又是来自海外,不由得他不上心。

所以才出手试探一番。

几招下来,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就这么一个照面的功夫,巴伦是动了杀心的。

张威还发现巴伦虎口和拳锋的老茧都磨平了。

配合上这一身的杀气和超高的身手,这特么要不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张威能把自己的名字倒着写。

“吃饭的事改天,我找修哥商量点事。”

不敢耽搁,张威打算先跟丁修报告这件事。

半小时后,秦朝娱乐天台。

丁修正在打台球,听着张威的话,神情自若,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所以你觉得他是雇佣兵?”

张威点头:“不管是现役还是退役的军人,想要出国都不容易,监管力度很大。更不要说大摇大摆的跑来参加格斗比赛,相关部门早就来请咱们喝茶谈话了。”

“所以我怀疑他可能是雇佣兵,虎口的茧疤是常年握枪摩擦出来的,不然没法解释那一身的杀气还有这么强悍的身手是怎么来的。”

自己就是特种兵退役,张威太知道这类人的情况了。

见过血的打法和没见过血的根本就是两回事,装是装不出来的。

符合巴伦情况的,最有可能一种就是他是雇佣兵出身。

“修哥,需要报告给相关部门吗。”张威说道:“他这种人经不起查的,常年在战场生活,那一身的伤疤他就解释不了。”

巴伦穿的是长袖,没能看到他的身体。

但张威敢说,他的身上绝对有很多伤疤,甚至很大可能有枪伤留下的弹痕,或者手榴弹留下的伤疤。

警察到场后,一查一个准。

就算不被拘留,巴伦也在国内待不下去,驱除离境算是好的。

“砰!”

一枪入魂,台球入袋,丁修绕到球桌一边,澹澹说道:“他在我们这违法了吗?”

“没有。”

“违反咱们比赛规则了吗?”

“没有。”

“那不就得了。”丁修放下球杆,拿起还在燃着的半根雪茄放在嘴里抽了一口:“人家既然没有违反规则,咱们就当没看到。”

张威急了:“这可能是冲着你来的,照这么打下去,你会对上他。”

就巴伦的实力,这批选手里,没人是对手,作为冠军,最后肯定是要挑战丁修的。

如果不是和巴伦交过手,张威根本不担心。

可见识到巴伦的实力,张威深深担忧,这种级别的高手,一旦动手起来,很难收的住。

丁修顶得住吗?

“这不更好吗?我也很久没有动手了,高手寂寞啊。”

吐着烟圈,丁修一点都不在意,甚至还有点小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