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瀚海唐儿归 > 第678章 这下曹贼的名声是洗不脱了全文阅读

第678章 这下曹贼的名声是洗不脱了

热门推荐:

孟蜀,成都府,此时这座蜀中名城,再也没了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的富贵之气了。

此刻成都府城六门大开,士民绅商乃至守城的兵卒,都扶老携幼哭嚎着往城外跑。

家大业大无法走脱的,乡下没有亲戚的,离开了成都府就没活路的,则开始用木板将家门封死。

哪家有小娘未嫁者,原本还要挑一挑姑爷的人品、才华和相貌,现在是只要你愿意娶,还倒贴大量嫁妆,只求将女儿嫁出去。

这样至少女儿也是出过嫁了,万一被大兵侮辱,那是姑爷没保护好妻儿,总不至于最后完全嫁不出去。

而此时,谁要说在北兵那里有门路的话,上门求保护,甚至卖身为奴的,数不胜数。

比如成都府突然盛传在绵州投靠的韩保正妹妹是绍明天子宠妃,顷刻之间,韩府之外求保护的人群将韩保正府邸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其中不乏孟蜀的高官显贵,他们进不了府,那就在府外席地而睡。

孟蜀的朝廷,已经完全失去了哪怕一丁点的作用,不但是成都府乱成一团,孟蜀的各个皇宫之中都发生了抢夺和斗殴,甚至还有宫外心怀不轨之徒冲击宫禁。

这样的混乱局势,让成都府的大小花胳膊流氓吃了个满嘴流油,有人一夜之间就娶了五六位娘子,有人干脆翻进富贵家中去,占据空宅以主人自居。

更有胆大包天的,假称周军先锋探马,堂而皇之的霸占百姓妻女,作威作福。

当然,作为逃离红尘的象征,成都府的文殊院、昭觉寺、宝光寺等佛寺中,也是人满为患。

宣华宫中,已经六十三岁的福兴公主手提长剑,带着数十身强力壮的宦官和胖壮宫女,以及少量侍卫持弓挎刀,在宫内主要的三大殿中来回巡视。

但凡看见抢夺、偷盗甚至乱喊乱跑的,立刻就是弓箭不长眼。

在她的强力震慑下,外面的慌乱,总算没有波及到孟昶所在的宣华宫三大殿。

只是,等骚乱稍安之后,福庆公主看着孟昶所在的崇德殿,良久无语,半晌才感叹着说道

“武皇帝及先帝何其英雄,怎生的一个儿子,却是绣花枕头,平日里豪情万丈,心中实无半点担当。

若是他能以身殉国,方不失为英雄之后,今日这般,哪还有我李家半分血气在,远不如和哥儿啊!”

这位头发斑白的老媪福兴公主,乃是李克用胞弟李克让之女。

武皇帝是指李克用,先帝则是孟知祥。和哥儿则是李存勖的长子,那位听闻庄宗已死,立刻就自杀的魏王李继笈。

历史上对于孟知祥的正妻有两种说法,一说他娶的是李克用子女,庄宗李存勖的胞姐琼华长公主。

一说他娶的是李克让之女,就是目前的福兴(庆)公主。

前者是福庆公主墓志铭上记载,后者是旧五代史记载。

这其实都对,因为孟知祥还在北京(太原)做留守的时候,就跟寡居的小姨子福兴公主勾搭上了。

之后孟知祥入蜀,唐明宗尽杀李克用系子孙,福兴公主怨恨明宗,于是也跟着琼华长公主入蜀。

后唐书成书于后晋时期,比起石敬瑭这个卖国求荣的李嗣源女婿,孟氏作为李克用少有的血亲属,那号召力也比石敬瑭强得多。

早知道蜀主孟昶的二哥孟贻邺,可是李克用极少数还在世的血亲外孙。

加上彼时孟蜀有意用兵关中,李克用系的老将还未死绝,都有响应之意。

所以后晋的朝廷修书就统一口径,不承认孟知祥这一系跟李克用有直接关系。

福兴公主控制住形势后,才迅速进宫找孟昶的生母李太后。

李太后原本是唐庄宗的嫔妃,后来被赐给孟知祥后生下了孟昶。

这可也是一位意志坚定的老太太,历史上孟昶被赵大整死之后,她在孟昶的尸身侧并不哭泣,而是举着酒杯对孟昶尸体说道。

“汝不能死社稷,贪生至今日。吾所以忍死者,为汝在耳,今汝既死,吾安用生。”随后也绝食而死。

福兴公主长与梁强晋弱,时常有大兵压境之时,自然也不是哭唧唧的深宫妇人,她看见李太后第一句话就是问。

“大家肯死社稷否?”

李太后难过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她是难过孟蜀即将灭国,还是难过孟昶不肯殉国。

“鸩酒倒了两大碗,却推说太凉要温热还要放陈皮、冰糖才肯饮用。金丹就在盒中,又说太大,恐咽不下去。”

福兴公主听完放声大哭,“先帝何其英雄,怎生得如此虎父犬子?

那绍明天子能饶高保融、马希广,实乃因为他们早就恭顺,且懦弱无能,方能还做新朝贵人,以显中原天子之宽仁。

但大家虽无雄才却有小聪明,治蜀十四年颇得人心,还曾出兵关中有逐鹿中原之意,北朝天子怎能容他。

今不能死,是要累得孟氏族灭吗?”

李太后也放声大哭,“那亡国之痛,哪是好承受的。

且赞哥儿身侧李氏、费氏皆国色天香,一旦入神都,北朝天子怎能不垂涎欲滴,如何还能保住性命?还不如今日就死。”

说吧,两个女人就在崇德殿外放声大哭。

孟昶则在宫内听的一片哭声,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他端起鸩酒碗,叹息几次后又放下。

不经意看到旁边木盒子中的金丹,却仿佛被马蜂蜇了一下似的,呲着牙移开了目光。

费氏此时还没花芯夫人的封号,入宫也不过半年多,但已经极为受宠。

她泪眼婆娑梨花带雨的看着孟昶,轻轻从内袍中解下一把短剑,随后双手举过头顶。

“奴家少时就颜色殊丽,多有登徒子觊觎,常凭此剑护卫贞洁。

大家豪杰之子,今国破家将亡,如妇人将要沦于污秽之中,何不效法梁庶人与玄武楼上李从珂,妾也自当追随。”

孟昶听了费氏的话,这才发觉,面前看似较弱的费氏,除了冰肌玉骨清无汗以外,还有一颗刚烈的心。

其实这也不叫刚烈,实际上费氏此女,幼时就因为生的极为美丽而被人觊觎,内心很缺乏安全感,渴望被人保护,因此应该叫做慕强。

孟昶虽然摆出了要自尽的态势,那实际上是做做样子而已,内心还是想能活下去的。

现在听了费氏的话,只觉得又羞又怒,当场借机发作,将面前的毒酒和金丹都给扫到了地上,同时还大声训斥。

“此乃孤家寡人才能语之事,你一深宫夫人,何敢出此言!”

说着,看似愤怒离去,实则是逃避遁走。

费氏满眼失望哭倒在地,恰在此时,福兴公主与李太后也进到了崇德殿中,两个女人看着孟昶仓皇遁走的背影,绝望又无奈。

福兴公主看着殿中六七位绝色美人对李太后低声说道:“大家不愿殉国,就凭这殿中姹紫嫣红,到了神都也是取死之道啊!”

李太后眼泪都哭干了,但终究是亲生的儿子,没有福兴公主那般为了孟氏,硬是要逼死孟昶的决心。

她看着福兴公主,凄婉的说道:“听闻绍明天子,待遇河东诸将甚厚,也曾褒奖武皇帝对大唐的一片忠心,又收了明宗子为义子。

姐姐巾帼不让须眉,可有避祸之法?”

福兴公主沉默了半晌,她明白李太后的意思,是想让他以武帝李克用侄女的身份,去向张鉊哭求,看看能不能保住孟昶一条命。

回想起昔年孟知祥对她的好,又想起了姐姐琼华长公主,不追究她爬上了姐夫的床,还劝孟知祥给了她一个名分的恩德。

福兴公主咬了咬牙,重重的一点头,她指着殿中孟昶贵妃李艳娘说道。

“若要避祸,当舍了一切身外之物,孟氏在蜀中的一切产业都要奉献,大家身边这些绝色美人,也当尽数散去。

听闻那绍明天子,最喜夺人美妇,与魏武类似。

李氏身为贵妃,千娇百媚还能做掌上舞,若是献上去,必然得宠,再请李氏美言几句,或可能留大家一条性命。”

李太后缓缓摇了摇头,倒不是她觉得这个办法不好,相反这是非常靠谱的选择了,她是觉得送李艳娘去不合适。

“李氏乃是贵妃,形同王后,送之太辱门楣。

且此女出身伎家,虽通音律,但不擅诗文,出言多有粗鄙之处。

反观费氏,貌美更甚李氏,又才入宫不久,擅诗文通音律,声如金玉,柔中带刚。

绍明天子乃是天纵之主,定然更喜费氏这样的。”

李太后口中的出言粗鄙,不是说李艳娘喜欢说脏话,而是为人的格调不高,没有费氏那份出尘的气质。

果然不愧是以色娱人起家的女人,这李太后把张鉊的喜好,预判了个八九不离十。

我张圣人现在不缺女人,自然就除了相貌以外,更重内涵。

李艳娘空有容貌而少气质,未来的花芯夫人费氏,则是貌若天仙内有冰心,最适合迷住我张圣人了。

孟昶在内殿躲避,两个女人则在外面商量着把儿媳妇送出去保平安,自有一份悲苦与眼泪,议定完毕,两人又去劝说费氏。

费氏听完,如同五雷轰顶,此时她刚入宫半年,虽然方才孟昶让他失望,但平日里,我孟万岁风流倜傥貌比潘安,又精通诗文,还是一国之主,早就把费氏迷得目醉神迷。

这正是热恋之时,突然又被要求去千里之外,侍奉别的男人,一时间哪接受的了。

何况周主起自河西,素来被人指为蕃贼,麾下北兵又如此凶残,说不得周主本人是个身长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怪物。

一想到这些,费氏哭的更厉害了,可是他不过就是一介女流,最终也拧不住铁了心要保住孟氏一族的福兴公主和保住孟昶的李太后。

只能被洗洗刷刷后,在李太后亲弟的护送下,前往周军军营,然后等着被送到长安。

。。。。

而在成都府发生着天翻地覆变故的时候,阴正奇已经率大军渡过了中水(罗江)抵达了汉州(广汉)。

自汉州到成都府,不过一百里出头,可以说,周军已经到达了成都近郊。

阴正奇的大军是早上到的,没过几个小时,孟蜀同中书门下事李昊,中书侍郎母昭裔,孟昶兄长,李克用唯一在世的亲外孙,蜀燕王孟贻邺三人,赍降表到达了军营。

李昊内心极为复杂,他知道儿子李孝逢和同母异父的兄弟李大郎一家,早就在给大周效力,而且他本人也喜欢山河一统。

但前蜀王衍国灭时,是他休的降表。现在孟氏蜀国不复存在,这降表还是他写的。

想到这些,李昊看着母昭裔哭丧着脸说道:“某在蜀地二十年,而修降表者二,后世不知道该如何讥诮啊!”

母昭裔是孟昶心腹,本来想安慰一下李昊,却觉得心痛如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长叹一声作罢。

待李昊,母昭裔,孟贻邺到达了汉州周军之中,数万将士欢声雷动,历时三个月的伐蜀之战,终于落下了帷幕。

与历史上几十年后十四万人齐卸甲不同,这个时空的孟蜀还存有大量孟知祥昔年灭董章,抵抗后唐时的精锐。

虽然与破契丹灭河东的周军骁锐无法相比,但也不是待宰的羔羊。

而这也是张周建立以外,第一次真正的以战灭国,此前的南平和马楚,实际上可以说是逼降的,只有孟蜀,是经过血战得来。

阴正奇收了降表,将孟贻邺扣押在军中,对于这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大王,还是很尊重的。

毕竟张周朝廷中,也有不少河东、代北一系的武人,李克用的外孙,还是要给予一些优待。

李昊、母昭裔二人见阴正奇愿意给孟贻邺尊重,就知道至少眼前的周国伐蜀主帅,蔡国公阴正奇,没有大开杀戒的打算。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剩下的就要看远在长安的周天子,如何处置孟氏了。

阴正奇也随后放母昭裔回成都府,命孟昶带百官,出城乞降。

李昊则被他留在身边,作为了解蜀国军政的参谋。

随着母昭裔回去的,还有李存惠、高怀德、李荣三将。

前者是天子义子,高怀德是一方主帅也是皇亲,李荣则在定兴元府中出了大力气,因此让他们三人去,是最合适的。

三人以李存惠为首,他一到成都,就立刻封禁蜀国府库,查抄孟氏家产,登记孟蜀宫中的珍玩、财货、金银玉器以及宫人、宦官。

高怀德领兵将镇守成都府八门,维持治安,探查奸细。

李荣则开始在成都府大开杀戒。

当然,杀的不是平民百姓或者孟氏王族,而是这些天中那些胆大包天的城狐社鼠、地痞流氓。

这些家伙一天以前还在趁着混乱大肆奸淫掳掠,但是现在,全部成了周军的刀下亡魂。

李荣在李存惠的同意下,一次性就杀了四百多人,放归被霸占的女子千余,送还百姓财产数千家。

成都府百姓一看周军不但不劫掠,反而还做事公允,惩治不法,顿时人心大定。

五月二十五,阴正奇率四万大军到达成都东门,孟昶肉袒牵羊,率文武百官出城乞降。

阴正奇随即以伐蜀行营都总官职,接受孟昶的正式降表。

五月二十七,阴正奇在成都府设立伐蜀西川二十一州观察处置使衙门,并发布命令。

命孟蜀的雅州永平军节度使,遂州武信军节度使,梓州武德军节度使,泸、戎等七州观察处置使,五日内到成都听命。

五月二十九,马昭远在涪州设立平蜀东川十三州观察处置使衙门,开始稳定孟蜀东面的形势。

孟蜀遂宣告灭亡。

而就在孟昶肉袒牵羊出降的时候,一队三百人的憾山都精骑,带上了大量孟蜀皇宫珍宝和一辆青色马车,开始往长安而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