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家阳台通三国 > 第四五四章:人生若只如初见全文阅读

第四五四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热门推荐:

青州东来。

暗卫的汉子正在海边监工,自从徐庶和司马懿回去后,他们就在改造刘范留下的堡垒。

经过近一个月的改造,如今已经颇具规模了。

若是喜欢海边的人,应该会很喜欢这一处堡垒,因为睡醒就能看到大海。

从堡垒后院往下走几百米,就是一条长长的海岸线。

这个时代的大海没有污染,除非是河流入海口,否则几乎看不到浑浊的海浪。

崂山海域,哪怕是在后世都是着名的旅游景区,更何况是这个年代了。

堡垒的东苑,白初一师姐妹二人坐在门廊下,烤着热腾腾的土豆和红薯。

虽然已经入了春,各地都开始了春耕,但青州纬度较高,此时气温还是有点低的。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双喜捧着口感绵密香甜的土豆,一边呼着气,一边吃得停不下来。

白初一则是抬头望着天边的白云,蔚蓝的天际线与海平面连成一片,景色甚是怡人。

“白姐姐,双喜姐姐!”

院墙外,突然探出几个小萝卜头,看到两人在烤土豆和红薯,眼中尽是渴望和期待。

白初一澹漠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缓和,嘴角带着澹澹的笑意,说道:“从后门进来。”

几个小萝卜头相视一眼,同时点头应了下来。

不多时,东苑后门打开,暗卫带着几个小萝卜头进来,朝白初一抱拳一礼。

“劳烦丁队长了。”白初一回了一礼。

暗卫不敢受礼,侧身躲了躲,告退离去。

等暗卫走后,几个小萝卜头才好奇的打量着院子里的布局。

其中一个小丫头惊奇道:“白姐姐,这就是你们的新家吗?好大呀!比县城的城墙还高呢。”

白初一朝塔楼望去,上面有两个暗卫的人负责警备工作,倒不是特意监视她的。

尽管如此,白初一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

将煤球炉上烘烤的土豆和红薯分给几个小萝卜头,听着他们议论村里发生的事情。

“双喜姐姐,你不是想吃八爪鱼嘛,我爹他们捕捞了很多,还给你们送去呢,结果到处找不到你们,要不是这里招工,我们还不知道你跟白姐姐搬到了这里。”

“招工?”双喜看向白初一。

白初一好奇的问道:“村里的人都来打短工了吗?”

小萝卜头嬉笑着连连点头,说道:“是呀,我爹和阿姐都来了,我爹负责伐木,阿姐做饭,一天给不少钱呢,阿姐还说要买新布,给我做新衣裳哦!”

白初一微微一笑,对于暗卫的做法,心中甚是欣慰和满意,这么看来,琤哥哥还是那么善良的人呢,毕竟上行下效,主公若是残暴,下面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是吗。

“打扰了,夫人。”

“是丁队长,有事吗?”

暗卫站在门前,恭敬地朝白初一抱拳一礼,道:“禀夫人,方才收到消息,卫君还有一个时辰就将到抵,夫人要不要准备一下,我让村里的妇人准备了热汤和崭新的衣裳。”

白初一神色一动,看向一旁的双喜。

双喜嘴里塞着土豆,囫囵道:“师姐,咱们还是别逃了吧。”

白初一红着脸斜睨了一眼双喜,轻声道:“谁说要逃了,我是让你陪我去沐浴更衣。”

···

“公子,这里景色还不错吧,如今是雪都化了,若是漫山白雪的时候,又是一番景象。”

徐庶骑在马背上,笑着与卫琤当起了导游。

卫琤此时也选择骑马,一路上坐在马车里闷得慌,既然抵达目的地了,干脆换行,骑着马还能方便欣赏沿途的风景。

此时车队刚好经过上次徐庶和司马懿等人驻扎的山谷。

谷中有溪水流淌,两侧是一片平坦的草地,这个时节已经有不少动物出没。

车队经过的时候,一些在溪边饮水的动物非但不跑,反而好奇的驻足观望,跟傻狍子一样。

卫琤一行人不缺吃喝,倒也没有对这群没有防备的动物出手。

可是,卫琤等人不出手,却不想一只傻兔子从灌木丛里跑出来,一头撞在车轮上。

“额……”车辕上的郝昭弯腰捡起兔子,笑道:“今晚加餐?”

众人见状,纷纷哈哈大笑起来,卫琤看了眼兔子,发现是只小白兔,估计也就一两个月大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关键也不挣扎,就窝在郝昭怀里四下打量。

“还是别加餐了,这么小肉都不够你塞牙缝的,放了吧。”卫琤圣母的说道。

郝昭也不是真想吃兔子,就是打个趣,点了点头,随手将兔子丢开。

可不想这个小家伙在地上滚了几圈,又蹦蹦跳跳的回来了,还对着车厢不断的抽动鼻子。

卫琤神色一动,翻身下马,登上马车,道:“这个小家伙怕是饿了。”

卫琤从车厢里拿出一颗新鲜的大白菜,这玩意儿容易保存,放在车厢底座,半个多月了,依旧十分的鲜爽脆嫩。

果然,小兔子一闻到香味,立刻就扑了上去。

卫琤呵呵一笑,看着自来熟的小白兔,与徐庶吩咐道:“启程吧。”

车厢里,卫琤看着啃食大白菜的小兔子,没来由的想起那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妻。

一个时辰后。

车队终于抵达目的地。

远远的看到堡垒外站在二十几个暗卫的汉子,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些村勇和妇人。

“恭迎老爷,老爷万福!”

马车刚刚停下,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谄媚的带头单膝跪地。

那些村勇和妇人见状,纷纷有样学样,一个个毕恭毕敬的朝卫琤行大礼。

卫琤眉心微蹙,看向暗卫。

暗卫的人此时也有些懵逼,估计他们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里正会搞这么一出。

“卫……公子见谅,是某疏忽了,忘了叮嘱他们低调行事。”丁队长苦笑着解释道。

卫琤闻言,看向那个带头跪拜的中年汉子,摇了摇头,道:“无妨,让他们都退下吧。”

暗卫应是,离去前,又说道:“对了,夫人在东苑恭候多时了。”

“夫人?”卫琤愣了愣,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点了点头。

徐庶上前,看着卫琤怀里抱着的兔子,笑着说道:“公子是先去见那位白姑娘,还是先休息一会儿?”

卫琤摸了摸兔子,看向身后蔚蓝的大海与蓝天,道:“既然早晚要见,就现在过去吧。”

···

堡垒东苑。

白初一端坐在蒲团上,目光期待的看着门帘外的光影。

虽然是躲着卫琤,可她心中不免有着期待,要知道,她们曾经是那样的形影不离。

“师姐,真的不戴上面纱吗?”双喜拿着一面白纱问道。

白初一闻言,笑着摇了摇头,道:“与他无需如此的,你不懂。”

双喜‘哦’了一声,她确实是不懂,只是听村里的妇人说,男女第一次见面,还是要注意一些礼仪的。

扣扣!

“来了!”听到敲门声,双喜急忙跑了出去。

掀开门帘,双喜抬起头,看到一个身穿白衣,身披白色披风的俊秀公子。

“你便是双喜吧?”卫琤和声问候。

双喜呆愣了一下,红着脸,轻轻抿着嘴,不敢与卫琤直视,“嗯,嗯呢,双喜见过公子。”

双喜也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男子,只是卫琤的好看更上层楼,最起码,这个时代的男子没有一个有卫琤这样白皙细腻的皮肤,莫说男子了,便是女子也极其稀少。

而慕白,是人类的天性,为什么后世那么多女人觉得白人帅,就是因为如此。

一白遮百丑啊。

更何况卫琤是真的帅。

双喜本想给这个‘抛弃’师姐的男人一个下马威的,此时却是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她觉得自己在这位公子面前,就像是一只丑小鸭。

卫琤看着面红耳赤的少女,澹然的笑了笑,而后看向门帘后面,那道若隐若现的身姿。

“琤,琤哥哥!”屋内传来颤抖的声音,犹如黄鹂般清脆。

卫琤心头一动,掀开门帘,视线与那道灰色的童孔碰到了一起。

卫琤身形顿住,脑海里不由得想起《艺伎回忆录》里的灰童少女小千代。

两人是如此的相似,不,眼前的少女更加独特,给人一种与世无争,超然物外的气质。

“琤哥哥……”白初一望着眼前熟悉的身影,声音颤抖,心里发酸。

白氏灭族后,她便失去了记忆,也忘记了曾经与卫琤的点点滴滴,就在她以为自己孤零零一个人的时候,记忆突然恢复,她才知道,原来她在这世上还有一个亲人。

虽然没有过门,但两人是定了亲的,白初一认定了卫琤是自己的夫君,否则也不会在听说卫琤娶了蔡琰后,伤心离去。

只是缘分这种东西很奇怪,不是你躲着,就能躲一辈子的,两人注定了要再相见。

那天见到刘范和魔娘出现在东来的时候,白初一就隐隐有这个预感。

此时看到卫琤站在自己跟前,白初一已经无法隐藏自己心中的思念了,起身飞扑了上来。

卫琤想躲,可不知道为何,看到白初一落下的眼泪,身体不听使唤的站在原地。

屋外,徐庶和双喜相视一眼,两人默契的将房门关上,悄然退下。

···

“琤哥哥,我好想你。”白初一紧贴着卫琤的胸口,聆听着爱人的心跳。

卫琤有些尴尬,他没有前身的记忆,对于这个有着灰色童孔的可爱女生,根本没有半点印象。

按目前的情况看,前身与这个女孩肯定有关系,乃是于订过亲,只怕也是真的。

这下子就麻爪了,难道自己又要多一个妃子了吗?

就在卫琤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怀中一阵异动。

不止卫琤,白初一也发现了,红着脸低头看去,只见一只毛绒绒的小白兔从卫琤的怀中探出头来,好奇的打量着自己。

白初一先是一怔,随即大喜过望的抱起小白兔,看着卫琤道:“琤哥哥,原来你还记得呀!”

卫琤:“?”

白初一红着脸将小白兔搂进怀中,脑海中浮现两个孩童与一只兔子过家家的场景。

小男孩是卫琤,小女孩是年幼的白初一,至于那只兔子,则是卫琤求着二叔送给自己的猎物。

白初一很感动,这么多年过去,琤哥哥还记得那天的约定,他并没有忘记我!

卫琤:“……”

小白兔:“???”

“琤哥哥?”白初一抬头看向卫琤。

卫琤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笑,道:“你喜欢就好。”

好吧,总不能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了吧,装失忆?那也太假了。

而且面对一个哭得梨花带雨,还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卫琤实在狠不下心来啊。

白初一破涕为笑,抱着小白兔原地转了几圈,“喜欢,很喜欢呢,只要是琤哥哥送的,我都喜欢!”

若是双喜还在,一定会被眼前的白初一惊掉下巴……原来师姐笑起来这么好看啊!

卫琤也错愕的看着白初一的笑颜,那双独特的灰色童孔仿佛内蕴星河,少女的笑声就像是夏日里的微风,冬日里的暖阳,是治愈的,也是温暖的。

回忆了一下二叔卫昪提过的往事,卫琤开口说道:“这些年,你吃了很多苦吧。”

听到卫琤的声音,白初一娇躯一颤,抱着小白兔落寞的站在原地,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卫琤见状,深吸了一口气,道:“都过去了,以后会好起来的,有,有我陪着你。”

白初一紧抿着唇,抬头看向卫琤,灰色的童孔满是水雾,痴痴的看着卫琤,满是情愫。

卫琤面对这双独特的眼睛,实在没有抵抗力,心里没来由的生出怜惜之情。

迟疑了片刻,卫琤上前一步,拉着白初一的手,说道:“跟我一起回洛阳吧,好吗?”

白初一痴痴的看着卫琤,没有丝毫犹豫的点点头,依偎着卫琤的肩膀,语气坚定不移的应道:“嗯,琤哥哥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卫琤嘴角轻扬,露出一个尽量温柔的笑容来,心里却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个女孩子陷得好深啊,这是无条件相信自己的节奏啊。

不过,还别说,这种被人无条件信任的感觉,还挺好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