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亚人娘补完手册 > 31.真伪预言全文阅读

31.真伪预言

热门推荐:

“赫来尔...是谁?”

刚刚从那浑浊不堪的状态下清醒过来的费舍尔,甚至都还愣愣地没有了解清楚此刻眼前的状况,他只是看着眼前的蕾妮,那终于意外重逢蕾妮的喜悦、那对她突然出现于此的疑惑、那对于自己脱口而出的名字的震惊,都在此刻交融,让他一下子没回过神。

蕾妮身后,那简直想找个地方把自己撞死的埃姆哈特看着那身体一点点变回人形的费舍尔,他犹豫片刻之后,还是连忙飞到了费舍尔身前,插嘴道,

“太好了,费舍尔你变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就要永远变成一个球了!”

埃姆哈特的解围将原本满是杀机的氛围给缓解,蕾妮那微愣的表情也缓解下来,她看向费舍尔的身体,也松了一口气,说道,

“太好了,成功了...”

“蕾妮...”

费舍尔那仿佛新长出来的眼睛努力地聚焦,此刻,他仿佛还在襁褓之中刚刚降生的婴儿那样,全身上下都是那样陌生。他竭尽全力地看着眼前的人,在澹澹幽香的聚焦之中,她那再熟悉不过的外貌终于变得清晰。

看着费舍尔那有些怔愣的表情,蕾妮也不由得微微一笑,但很快,那笑容便被一抹澹澹的幽怨给覆盖,她娇哼一声站起身子来,对着费舍尔问道,

“你在过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变故吗,为什么返回的时间和地点都这么奇怪,我找了你好久,也等了你好久。如果不是这里出现了这么明显的混乱与这个小东西的身影,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

“我不是故意的,蕾妮。在过去的时候我遇到了危险,所以动用了一下你的印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我返回的时间和地点都有了偏差///我的确降落在了圣域,但却被天使给抓住了,连同着另外几位那时就降临在这个世界的转移之人一起,然后被迫卷入了一些麻烦里...在树大陆,我遇到了十九阶位的桃公,当时情况危机,我只能使用你的印记来震慑她...”

费舍尔将挪用印记的事情大致和蕾妮说了一下,毕竟这印记是她的,真神的力量太过于诡异,他也并不知道其中具体的性质,只能将事情告诉她让她来判断。

听到他动用了印记,蕾妮整一个震惊住,她不可置信地说道,

“等等,你说什么?你将我的印记提前取出来了?!”

“啊,但将桃公给吓退之后我又将它重新封存在我体内了...”

蕾妮被吓得满脸苍白,她又连忙蹲了下来,上下检查起了费舍尔的身体,

“怎么会...费舍尔,你...你真是...”

“怎么了?”

现在的费舍尔不着片缕,被蕾妮这样打量还有些不太自然,他躲闪似的在礁石上退后了一些距离,但蕾妮却还不放心,她仔仔细细地看着费舍尔的胸口和其他位置,一边说道,

“我封存在你体内的印记本就很不稳定,你知道的,我为这个世界所不容,力量即使是暴露都会引起很严重的后果,将你送去和送回都是依靠这个性质。你将它以另外一种方式放出,很有可能将你给彻底吞噬的...你...真是...胆大妄为!”

即使是生起气来,蕾妮对费舍尔的话语也算不上多重,他什么攻击性也感受不到,只能感受到她的关心。

其实比起自己,费舍尔觉得一旦她的印记失控,遭殃的可不止是自己,甚至会引动更甚于理想国的灾难。

“我这不是没事吗,而且在过去,我不仅摆脱了死亡,还进阶了神话阶位...就是返回的时候产生了一点偏差,不仅直接跨越了四年半,还直接来到了南大陆...”

在费舍尔缓和的话语之中,蕾妮脸上那焦灼的担心才慢慢缓和下来,她的确是很担心费舍尔,对于她而言,别说是刚刚进入神话阶位了,就算是半神之流遇见自己的力量都会十分危险,更何况他当时似乎都还没有神话阶位...

一想到他可能逝去,蕾妮的内心就瞬间被一种前所未有的难过所占据,思绪几近骤停。

但至少,现在他没事,而且还达成了目的平安回来了...

蕾妮慢慢平复下来了心情,她喘息着,看向眼前的费舍尔,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

“!”

朦胧的月色里,蕾妮的脸庞染上了微不可察的粉红,她明亮的紫色双眸也挪开了一点距离,躲闪似的站起了身子来,撇撇嘴对着费舍尔吐槽道,

“是啊,如果你不解释,我还以为你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那个龙人种和鲸人种呢。拉法埃尔...呵,她把你送我的衣服给烧了,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费舍尔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埃姆哈特,他一头雾水,但自己可是知道怎么一回事。

当时自己离开南大陆之前将自己的马车送给了拉法埃尔,以助她跨越整片大陆带着自己的同伴回家,但走的时候匆忙,他竟然忘记将蕾妮留在自己车上的衣服给带走了...

好吧,老实说直接去拿那件衣服也的确不妥,不然当时与拉法埃尔完成最后一次刺杀的时候自己手上还拎着一件别的女人的衣服,怕是打到一半拉法埃尔就动真火了...

对于拉法埃尔将蕾妮的衣服给烧了,这件事,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我降落在南大陆真的是一个意外,埃姆哈特可以作证。”

“啊?我?额...”

得亏埃姆哈特没手,不然此刻他必然会一边疑惑,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脸。

当蕾妮看过来时,他的书封上好像也冒出了一层冷汗,他嗫嚅着,怯怯地说道,

“的...的确如此...”

“呵,那刚刚费舍尔说的那个赫来尔又是谁?他在过去是不是又沾花惹草了?”

蕾妮抱着手,对着埃姆哈特面无表情地问道,把他吓得退后了一步,他看看旁边的费舍尔,又看了一眼眼前的蕾妮,连忙说道,

“我...我不知道啊...我回到过去之后就被圣裔们抓起来了,基本上都没看见他在干什么...这...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啊!蕾妮大人明鉴!”

“你只是一本圣物,和你能有什么关系?”

蕾妮看似在问埃姆哈特,实则在问费舍尔,在说完这句之后,她便看向了旁边的费舍尔,似乎对他刚刚明明都还没有清醒过来就那样竭力担忧地呼唤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是那样吃味。

她曾经说过,她对人世间很多为人所束缚的条条框框都不甚在意,但这句话实有一个前提:那些女性不过来招惹她。

这波都快嘲讽到脸上,虽然是借由费舍尔之口,但也能看清费舍尔对这名字主人的珍重不是?

此刻听蕾妮问起,费舍尔的表情也突然严肃起来,一点不像被质问,反倒是借由这个话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蕾妮说一样,

“说起赫来尔,蕾妮,她是我在圣域认识的一位天使,是天之锁所造的神话种。在理想国被一位转移之人所引动的混乱之灾内,我和她都沉入了混乱的海洋之中,她被混乱所污染,我却并没有什么大碍...至少是明面上。理想国中诞生了一种新的神话种恶魔种,她因为这个契机被天使们派入其中,化名为‘拜蒙’......

“或许正是因为她表面为‘魔神’实则为‘天使’的身份,她不仅躲过了圣域在战争中覆灭,也躲过了母神对恶魔的清算,千百年来一直都活跃在世间。在我回来之后,她将深渊之中的两位十八阶位的恶魔所唤醒,现在藏在纳黎的军队里...而最关键的是,在最后我即将离开过去返回现在的时候,【母神】也刚刚降生,而且母神的降生似乎与她有些许关系,或者说是与一位似乎与你有关的精灵【槻】有关...”

蕾妮微微一愣,随后咀嚼起了这个名字,

“槻?”

“啊,世界树降下的精灵三子之一的槻,我在过去见过她,我借由神话阶位进入混乱便是她和赫来尔帮助的我。她和你长的一模一样,完全一模一样...”

费舍尔将遇见槻的事情大致和蕾妮说了一下,尤其是她说他很特殊,再结合先前赫来尔说的“费舍尔是解决灭世预言的关键”都通通告诉了蕾妮。

越听,蕾妮脸上的表情就显得越是疑惑,她喃喃着说道,

“槻,赫来尔...拜蒙,这几个名字我的确听到过,但却对她们知之甚少。我的前身,也就是人类所尊敬的母神在神话战争的末尾与诸神于灵界开战,她因此彻底消亡,我因此而萌芽诞生。我不是她,她也不是我,我们只是由【权柄】催生的两个存在而已,我也不具有她的记忆,只能朦胧地偶然看见她看见过的场景...但我知道权柄降临在这个世界的时间,距今大约一万年左右...

“如果她是在你离开时降生的,那么你回去的时间也刚好是一万年。从时间上看来,她存活的时间与经历过的事情都比我要多得多,她对这个世界的知晓也远甚于我。直到现在我都在找寻她参与战争的真相,这一点即使是拉玛斯提亚她们也无从知晓原因。她万年前就降生在这个世界的灵界,明明安静地、与这个世界相安无事地相处了那么久,为何突然又要在神话战争中插手?”

“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灭世预言...”

蕾妮说着说着,又悄悄地看向了眼前的费舍尔,看着他同样正在思考从而没有发现自己的目光,蕾妮的脸上这才闪过了一些意味不明,随后她倏忽开口道,

“费舍尔,我不认为你是解决灭世预言的关键。我认为,你也没有必要参与这件事。”

费舍尔的思绪戛然而止,他抬头看向蕾妮,却发现她已经看向了远处的海面与龙廷,他不禁疑问道,

“什么意思?”

“费舍尔,你还记得很多年前你遇到我的时候,我正是因为你说你正在找寻【不死的魔女】才注意到你的。我知道你很早之前就知道了那个预言,并且尝试解决它,甚至于那个龙人种、鲸人种和北境那个刚刚涅槃完的瓦伦蒂娜都是这个预言才与你相遇的...”

“...的确是这样。”

“但我要说,你读到的预言是被经过篡改的,那个预言的含义被某个人所改变,从而产生了歧义...”

蕾妮转过头来看向了费舍尔,对着他接着说道,

“灭世预言是命运之神【阿捏巴托斯】在距今大约九千五百年前于命运的丝线之中发现的。那时,他们已经与我的前身尝试接触了五百年,但都一无所获,她什么回应都没有,只一直默默地注视着这个世界。直到那一天,我的前身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一个预言,而她本身就是这个灭亡预言的征兆。她说:

“【灵魂的火焰将首先燃起,将世界的一切用战火焚寂。】”

“【扭曲的生命将掀起巨浪,抹除生灵赖以生存的规则。】”

“【来自藩篱内的伪神将会使窃贼的余孽无处躲藏,无所归依。】”

“【无法消除的、你们的谬误会用歌声为你们谱写着墓志铭】”

随着蕾妮的轻声低语,那仿佛灌注入这个世界未来的、如歌声一样的预言也终于在此刻完整地呈现在费舍尔的面前。

他的耳边闪过了一点模湖不清的低语,他和埃姆哈特都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任由那不知到底是何意义的预言砸入他们的脑海。

“这才是我们真正面对的预言,如果我没猜错,你的手上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的灭世预言,来自于一个层次较低的存在的臆测和幻想。千百年前,拉玛斯提亚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见了这个版本的预言,并认为这个被篡改伪造的版本是解决灭世预言的关键...”

费舍尔闻言皱起了一点眉头,他不可避免地将现在蕾妮所说的版本与自己亚人娘补完手册上的灭世预言相对比了一下,首先不说别的,就光是从表面上来看,蕾妮的预言才更像是一个真的“灭世预言”。

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的相处,费舍尔也多多少少地了解了一点那个亚人娘控的秉性,从而看她的态度也有了一点有色眼镜。

但抛开过往的成见来看,自己手上的灭世预言有两种可能性。

其一,蕾妮说的是对的。那个亚人娘控可能从不知道从哪里窥见了灭世预言的一角,但因为生命层次和转移之人特有的精神问题(尤其是这个转移之人的精神还不是一般地有问题),所以她奉为圭臬的预言真的是一个整蛊版本的灭世预言。

从目前的状况看来,几位他先前认为的“灭世者”也真的都不是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那些寄托着混乱知识的补完手册,而非她们这些亚人娘,所以费舍尔先前才有解决了灭世预言的错觉。

其二,拉玛斯提亚说的是对的。亚人娘控说的预言和蕾妮说的预言都是真的,只不过亚人娘控给出的灭世预言是经过转译的,可能寄托着毁灭发生的具体事件,也可能转述了解决灭世预言的关隘...

而且,先前赫来尔才和自己说过,开启灭世预言的关键就在拉法埃尔的身上,那这是不是已经从某个方面左证了亚人娘控说的灭世预言是真的了?

但这又会产生另外一个问题,因为费舍尔也还无法判断赫来尔所说的话是否完全属实,连她的观点都无法证伪,自己就用她的观点来左证猜想,实没有道理。

关键在于,现在的很多事情费舍尔都没办法找到证据,如果真要细究,整个逻辑链条就是一个无穷反复的怀疑链,他便会陷入“怀疑主义”的陷阱之中,变得畏手畏脚。

可目前的问题还要面对,两位正在迫近的十八阶位的恶魔是真的,那看起来无形却多方证明的“灭世预言”是真的,这些不需要证明,就摆在他的眼前...

费舍尔思考了片刻,同时也读到了蕾妮话语背后的含义,他便问道,

“蕾妮,你的意思是,想要我从灭世预言这件事里抽身?”

蕾妮点了点头,她的余光看向了现在费舍尔即使赤身裸体却依旧明显的那几本补完手册。

在她眼中,那几样东西不是补完手册,而是某种祸害...

由是如此,她说话的语气既担忧又严肃,

“费舍尔,你才刚刚从失控之中抽身,你难道会不知道这些东西有多么危险吗?它们会害了你,就是因为你自认为你是灭世预言的关键,你才会一直接触这些东西,导致它们将你拖入这毁灭的漩涡之中。”

“...不是我自认为我是关键,我从未觉得我特别,觉得这份拯救世界的大任非我不可,而是我不得不这样做。就算我看到的灭世预言是假的,但灭世预言却是真实存在的。它会波及我在意的人,她们无法脱身,我又如何离去?”

“即使这样你会像是今天这样失控,你会时刻走在崩溃的边缘?”

看着蕾妮那担忧的脸庞,费舍尔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

“即使是这样。”

“...是因为拉法埃尔和茉莉她们,对吗?”

这一句话实际上不像是疑问,而更像是一句陈述。强大如蕾妮,她早就知道费舍尔与那些淑女之间的关系,都不用猜便能知道费舍尔的所思所想。

但出乎费舍尔意料之外的,这句话之中好像也没有多少嫉妒,反倒是有一些低落。

“也因为你,蕾妮。那个灭世预言的最后有‘不死的魔女’,我正是因此去施瓦利找到你的,只不过当时我对灭世预言只是怀着探究的态度,不知道它会是这样严重的事情...”

蕾妮沉默着,还想要说一些什么,但费舍尔却又再开口了,

“好了蕾妮,我们才刚刚见面,你确定要将这次重逢变成无意义的争论吗...好吧,虽然上次在北境的时候也挺突然的,毕竟你是从灵界来的,从哪里出现都有可能。关于阅读补完手册事情,我会慎重和再考虑的。”

蕾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过最后,她也似乎不打算继续和费舍尔争论这一点了。

他们都相处了这样久了,虽然很长时间内蕾妮都并未告知费舍尔自己的真身,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能放松自在地将自己的真实性格展现给费舍尔。

除开身份,他们的确对彼此都足够了解,也能读懂对方话语中的含义,而非各自赌气地争吵。

蕾妮都了都嘴,随后用粉拳锤了锤费舍尔的胸口,开口道,

“呵,反正我们家费舍尔有本事的,就连圣域的天使都会无条件地帮助你,甚至会从过去一直到万年之后都还惦记着你。对比而言,倒是我这个只等了你四年半的魔女的不是了,实在是抱歉呐,圣域的费舍尔大人...”

这阴阳怪气的话语,摆明了其实还是对费舍尔刚才第一句开口不是自己而是那个什么鬼赫来尔而感到耿耿于怀。

“蕾妮...”

“哼,不要狡辩,下次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最好不要提任何一个女性的名字,我嫉妒。”

“等等,你先前不是说只要...”

“那是四年半以前的蕾妮,我现在改主意了,不许提不许提不许提...”

“好吧。”

费舍尔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旁边的埃姆哈特还立正地看着蕾妮,似是要“坚决贯彻落实蕾妮大人关于新型独处时问题的处理意见”,他早就已经叛变到蕾妮大人那边去,成为“蕾妮派反拜蒙党了”。

得到费舍尔的肯定,撒娇般发脾气的蕾妮这才哼哼地站起来,她的身体一点点虚化,正如过去时那样,

“我先给你找一件衣服穿,你现在这样太不雅观了,在这里稍等一下我...”

临走时的蕾妮留给了费舍尔一个背影,还有她等待片刻才接续上的话,

“还有...关于我们刚刚说的那个话题,我说的是认真的,你好好考虑...这件事交给我和那几位神祇就好...”

“我们已经有解决灭世预言的方法了。”

话音刚落,她便整个消失在了原地,朝着后方的龙廷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