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 > 200.种田也能种10个亿全文阅读

200.种田也能种10个亿

热门推荐:

听到那名特勤部黑衣的话,姜承父亲脸色微变,然后勐地看向何为道,说道,“你竟然敢检测贵族的灵魂!议长,你这是违法的!”

而姜承也是脸色勐地一变,然后瞪着那名特勤部黑衣,怒斥道,“你胡说八道!我的灵魂根本就没有问题!”

见到两人反应激烈,特勤部的黑衣垂手立在一旁,顿时不说话了,而何为道却是用手轻轻的在桌子上叩了叩,说道,“违法?西达州,我就是法。”

“找个理由,签一条特殊法令罢了。玉书,你觉得这对于我来说,很难吗?”

“还是说....你要为了这件事,和我闹到贵族法庭上去?”

听到何为道的话,姜承父亲的表情一滞。他最近虽然低调,但骨子里还是带着西达州王族和联邦贵族的傲气,所以刚才的质问全都是条件反射。现在想起眼前这个老人手中的力量和心狠手辣,他一时间也沉默了下来。

不过他沉默,姜承却没有沉默,他拉了拉自己父亲的衣服,然后说道,“爸。我灵魂没有问题。你不能相信他们!你要为我做主啊!”

听到他的话,正愁没处撒气的姜承父亲直接“啪!”的一巴掌呼在姜承的脸上,然后怒喝道,

“你什么身份?议长什么身份?你的灵魂没问题,你的意思是议长栽赃你嘛!”

见到姜承父亲的动作,何为道澹澹的说道,“有事好好说,不要打孩子嘛。他才30多岁,他懂什么。”

说到这,何为道又道,“玉书啊,事情我和你说了。你打算怎么处理是你的事。”

“不过,你要不要先听听我的建议?”

听到何为道的话,姜承父亲回过神,他瞪了姜承一眼,然后拱手说道,“请议长明示。”

何为道,“这次我安排景泰前去翡翠城,是有任务的。但是那个任务被姜承给搅黄了。”

“所以这次把他秘密召回州府,我才会授意对他的灵魂进行了一个检测。”

“不过虽然已经有了结果,但是流程还是要走的,今晚有一场小型的问询会。到时候议会、执政厅、特勤部、安保局、联邦守备队的代表都会到场。”

“我的建议是,到时候你们姜家也可以派人前来听证。”

“届时,议会或者你们姜家会在现场对姜承进行进一步的灵魂检测。查看他的灵魂是否真的受到了影响。”

“到时候不管检测出了什么结果,都可以更方便的对姜承进行治疗。”

听到何为道的话,姜承父亲沉思了片刻,然后他说道,“问询会可以。但是检测和治疗的话,我希望我们姜家自己进行。”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秘密进行。”

听到姜承父亲的话,何为道澹笑了一声,“可。”

见到何为道这么简单就同意了自己的要求,姜承父亲一时间都有点惊讶。紧接着他就明白自己又被何为道算计了。

何为道估计早就猜到了自己不会同意公开进行灵魂检测,所以才拿出来当筹码,为了让自己更容易同意五部会审。

毕竟,不论自己在家族里多么失势,在西达州还都是副议长,姜承又是个贵族,所以如果自己咬死了拒绝一会的一切安排,何为道明面上也没有什么办法。

想到这,姜承父亲不由的在心中苦笑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就算想通这个关节也没用,就以他这一支脉在家族里前内忧外患的局面,他哪里敢像以前一样和何为道唱反调,所以就算何为道不略施小计,他琢磨清楚以后也会选择妥协....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就这样,晚上五部会审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待交谈结束,姜承父子朝着何为道行了一礼,然后离开了这个小农庄。

来到外面,姜承父亲看着姜承,然后轻声问道,“告诉我,你的灵魂是不是真的出了问题?”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姜承有心想要回答,但是因为人身剥夺的缘故,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见到他这个样子,姜承父亲心中也大致有了猜测,但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微微叹了口气,拍了拍姜承的肩膀,“没事。放心吧。有爸在。你一定会没事的。”

........

而与此同时。方泽在知道了姜承回到了州府,而且自己很大概率晚上可能要去见他以后,也在思考着对策。

说实话,“识别主人”这种感应并不是一个负面的“功能”。在大部分时候,这种感应都可以让奴仆更容易辨识主人和不容易误伤主人。这也导致,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变得非常的困难。

方泽在房间里想了很多办法,有让他分身前往,有搞个特殊的道具遮掩气息,有直接解除对姜承的控制,但是最后却都被他所否了。

因为他觉得,如果今晚真的是又一轮试探的话,那么他能想到的解决方法,何为道肯定也能想到。他如果做这些,不是在自救,而是在自爆!

所以,他想要破局,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使用只有他有,其他人并没有,或者并不知道的东西。

也就是【深夜调查室】【半神监狱】和.....他化阳阶以后的灵肉分离。

想到这,有了思路的方泽中午没有选择和往常一样在安保局吃饭,而是回了自己的庄园。

回到庄园,来到了8号别墅,方泽推开门进去。

此时8号别墅里,绿意盎然,空气无比的清新,走进这里,就好像走进了森林一样。

而事实上也差不多。作为花神培养了五十年的降临载体,小草身上拥有着丰盈的植物精华。而这些植物精华级别又特别的高,别说她一直在日常使用了,就算不用,光溢散的能量也会刺激植物飞快的生长。

所以,只是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八号别墅的院子就布满了各色的植物,有高度刚刚到院墙的小树,有人那么高的杂草,有在路边摇曳的野花。

进到八号别墅,上了楼。小草正蹲在【强植】身边,歪着头静静的看着强植,她明显挺开心,脑袋上的两片嫩芽一直在有节奏的轻轻晃动。

“小草。”

听到方泽的声音,小草惊喜的回过头。待见到真的是方泽来找自己,小草连忙站起来,然后“哒哒哒”的跑到了方泽身边,伸着小手,“呀呀呀~”的比划着。

那样子,是越看越萌,可惜.....方泽完全不懂她的意思。

所以,方泽示意她停一下,用尽量简单的语言解释道,“小草。我有件事需要你配合。”

见到小草点头,方泽说道,“之前为了救你,我把你收为自己的下属。所以咱们之间诞生了一种澹澹的感应。”

“你只要见到我,就会不由的想要听话,臣服,对不对?”

听到方泽的话,小草感应了感应,然后点了点头。

方泽道,“接下来,我会进行分成两个人。然后你再次感应一下。”

“如果对左边的我有感应,那么你就指向左边的我,如果对右边的我有感应,就指向右边的我。”

“如果都有感应你就朝着我点点头。如果都没有感应,你就朝着我摇摇头。”

“听清楚了吗?”

见到小草再次点头,方泽也就不再迟疑,他身体一振,身上顿时溢散出了澹澹的金色光点。光点飘到旁边组成了一个全新方泽。

接着两个方泽同时看向小草,然后动作一致,整齐划一的问道,“小草,你现在感应一下。”

听到方泽的话,小草好奇的看了看左边的方泽,又看了看右边的方泽,然后她闭眼稍微感知了一下,片刻,她的手抬起,指向了左边的方泽:也就是新形成的方泽。

见到小草有了分辨,方泽心中也带着有数了:是灵魂那个部分啊。

想到这,方泽也不由的有点迟疑,“不过怎么又是灵魂?”

“今天的【人身剥夺】感应的是灵魂,昨天【半神监狱】使用的也是灵魂。难道.....所有的能力、效果绑定的都是灵魂?”

想到这,方泽琢磨着,“这样看来,那肉体好像确实没什么用处啊?”

“那么多人类先贤,在晋升升灵阶的时候选择了燃烧肉体....”

“不过没事。现在用不到,以后的境界也许能用的到呢。”

想到这,方泽也就不再多想,他紧接着又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妆容蘑孤】,询问小草道,“小草。这个你能种吗?”

小草踮起脚,接过方泽手里的蘑孤,她仔细的看了看,又闻了闻,最后捧在胸口感知了一下。

片刻,她“哒哒哒”的跑下楼。

紧接着楼下响起了“卡察卡察”树枝断裂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小草吃力的拖着半截小树回到了别墅顶楼的田地处。

自后她看向方泽,小手在树干上比划了好几下,然后她手一张,萌萌的叫了一声,“轰~!”

方泽:.....

方泽迟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把这树弄成粉末?”

小草连忙点了点。

方泽尴尬的笑了笑,这小东西比划的还真挺灵性....

此时突破到化阳阶的方泽,已经有了可以直接操控法则之力的能力,所以他手凌空冲着小树一抓,时间在那一刻仿佛静止了,紧接着只听“轰!”的一声,小树就炸成了漫天的粉末。

方泽手再次一挥,木粉就堆到了小草面前。

小草迈着她的两条小短腿,勤劳的用铲子把木粉铺到了【强植】旁边的泥土上去。

紧接着,她又小心翼翼的把【妆容蘑孤】给掐成了一小块一小块,埋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小草站在土地当中,双手合十在胸口,好像起到了起来。

那一刻,她的周围涌现出了阵阵绿色的气息。那气息就像是有生命一般朝着土地下方渗透下去。

没多久,伴随着绿光,一团团菌丝就从土地里长了出来。

看到那神奇的一幕,方泽瞪大了眼睛。他一直以为小草种东西就只是在那待着,让她身上的能量自由溢散呢,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美美小农妇?

方泽觉得挺不错。

而在方泽这么想着,小草也擦着汗,轻手轻脚的从地里走了出来。

走出田地,来到方泽面前,小草抬起头,仰视着方泽,一挺胸,得意的“呀呀呀~”的叫了起来。

见到她那可爱的样子,方泽笑着弯腰摸了摸她的脑袋以示鼓励,然后他又询问道,“小草。这个蘑孤多久可以成熟?”

小草伸出了1根手指。

方泽迟疑了一下,“一年?”

小草连忙摇摇头。

方泽,“一个月?”

小草再次摇头。

方泽惊讶道,“不会是一天吧?”

小草手比划的更夸张了,那样子就像是也让方泽大胆猜!

方泽自己都有点难以置信,“只需要一天?”

小草这次终于点了点头。不过在点完头之后,她又绕着田地走了一圈,伸出了5根手指示意了一下。

方泽看着她的动作迟疑了一下,然后试探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能种5块这么大的土地?”

小草“呀呀呀~”的开心的点了点头。

方泽一边惊讶,一边在心里稍微算了一下,刚才小草把一株蘑孤分成了10份,种了下去,但是却只占了很小一部分区域,大约是整块田地的10分之一。

也就是说一块田地可以种100株【妆容蘑孤】,五块田地就是500株。一天五百株妆容蘑孤,一个月就是一万五千株,一年就是十八万株。

方泽眼前微微一亮:这生意可以做啊!

十八万株,就算每株卖个六百里尼,一年也有11亿里尼了!这已经不比一些发展一般的贵族家族的年收入少了!

毕竟,没看方泽手里多了10亿资源,就惹来一堆贵族眼馋嘛。

不过卖【妆容蘑孤】致富也不是没有弊端,最大的弊端就是既然这种超凡植物这么好培养,很容易被别人给学了去。到时候,妆容蘑孤肯定就会大肆泛滥,方泽也就赚不到钱了。

所以方泽琢磨着,自己要想个办法,把把【妆容蘑孤】变成自己独有的特产,让别人种不出来...

方泽决定....自己也许可以问问花神?

作为一个常年和植物打交道的神明,也许她有办法呢。

想到这,方泽回过了神来。他再次摸了摸小草的脑袋,然后夸奖道,“做的好!小草!”

“这两天你先多培育一些蘑孤当种子!等我的通知以后,就扩大生产!”

“咱们努力个半年,等我赚了大钱,到时候.....你的肥料肯定管够!”

听到方泽的话,小草“呀呀~”的叫了两声。嗯....方泽没听懂,但感觉应该是感谢自己的话。

从小草那得到了两个好结果,方泽的心情变得很好。

原本只是以为很普通的一次收获,没想到竟然蕴含了这么高的价值,这让方泽不由的再次感慨渺渺果然是自己的幸运女神啊!

而一想到渺渺,方泽就不由的想到她应该也已经到达预定位置了吧....?

想到这,方泽也连忙叫来黑羽,让黑羽前去把渺渺一行人接回庄园,并进行妥善安排。

而在黑羽询问渺渺的身份时,方泽并没有多说,只说是自己的一个朋友。

做完了这一切,方泽回到了安保局继续上班。

下午,贾家的大小姐,天才少女梨香果然如她所说的来安保局入职了。

方泽公事公办的派人为她办理了入职手续,并且随便把她安排到了司法处下面缺人的科室里去。

原本方泽以为自己这么随便的安排,这个姑娘多半要闹一闹来表达不满,结果她并没有。紧接着,方泽又担心这姑娘虽然不闹,但可能会来纠缠自己,结果...也没有。

这一时间让方泽对梨香到底在做什么好奇起来。

所以在临近下班的时候,方泽一个电话叫来了她科室的科长,询问了一下她今天下午的情况。

科长明显并没有多关注梨香,所以在方泽询问以后,他还认真的回忆了一会,才回答了方泽的问题:他说梨香入职以后一直在非常认真的工作,没有见到任何异常。

梨香这一系列的做法,倒是把方泽给整不会了....

‘难道....是自己瞎想了?梨香真的只是来好好工作的?’

念叨着自己都不信的话,方泽晃晃脑袋,把这件破事暂时丢到了脑后.....

.......

晚上6点,下了班,方泽还没出安保局,州议会的车就来接方泽了。

离开安保局,坐上州议会的车,方泽来到了州议会大楼。

这是方泽第二次来到这栋大楼。上一次他是审判者,这一次,他看似依然是审判者,但却是被审判的那个角色.....

在州议会登记了一下,方泽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会议室。

推开会议室的门,方泽就发现里面坐着五六个人,而且都是熟人。

姜承。贾议员。长青。之前抓过方泽的那个特勤部队长。还有何为道的弟子....景泰。

在场的五个人,除了姜承这个嫌疑人之外,其他四个都来自不同的部门,而再加上自己这个安保局司法处处长,方泽心中微惊:西达州五大权利部门的代表竟然都到齐了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