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小学生 > 第八百一十三章 宫闱惊变全文阅读

第八百一十三章 宫闱惊变

热门推荐:

种种不同寻常之处,立刻让徐妙璟高度紧张起来,但站在宫门里的那位方皇后,其实心情甚至比徐妙璟更紧张。

在大明朝,大部分时候的皇后都是摆设,要想出现高光时刻,一般都要等到皇帝驾崩,晋级为太后的时候。

其余时间的皇后,大都是政治上的隐身人。方皇后也不例外,她是嘉靖皇帝的第三任皇后,升为皇后也没几年,至今也不过二十六七的岁数。

在今夜之前,方皇后从未单独对外臣说过话,更不要说对外臣下达指令,抛头露面的出现在外臣面前更是闻所未闻,心情必然紧张。

当然,让方皇后紧张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刚才仁寿宫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故。

在仁寿宫内部,共有八座寝宫,说是寝宫,其实也就是一座独立院落。

皇后和一些得宠妃嫔如今也都不住在大内了,搬了过来与嘉靖皇帝同在仁寿宫,分别居住在仁寿宫内部八座寝宫里。

本来今夜嘉靖皇帝在端妃曹氏那里就寝,方皇后便独自安睡了。

但是刚过了半夜,就有宫女匆忙跑到方皇后这里报信,说宁嫔王氏和十几个宫女正在旁边寝宫里谋害皇帝。

然后方皇后立刻召集所有宫女,冲进了旁边寝宫,果然发现有一群宫女企图勒死嘉靖皇帝。

这些人里,有按住皇帝手脚的,有拉扯皇帝脖子上绳索的,也有在门口负责阻挡别人的。

又经过混乱的厮打,方皇后这边终于将嘉靖皇帝从谋逆宫女手里抢出来。

不幸中之万幸是,嘉靖皇帝性命还在。可是脸色发紫,已经陷入深度昏迷,怎么叫也醒不过来。

方皇后终究只是个二十六七的深宫妇人,除了喊太医之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所能想到的,也就是赶紧把司礼监掌印太监请过来负责善后了。

毕竟在日常宫中事务里,司礼监掌印太监就相当于总管或者大管家的角色。

再之后方皇后让宫女出去传话,但外面值班的官校不信。

在正常情况下,亲军官校只听从皇帝的命令,不可能随便一个宫女说句话就能指使动的。

于是方皇后无可奈何,也只能亲自出面,利用皇后身份,亲口对外面人下达命令,这样才略微有一点权威性。

今夜当值的锦衣卫指挥使徐妙璟上前低头行礼,虽然现在是非常时候,但外臣也不能直视皇后。

方皇后对徐妙璟重复了一遍说:“立即去传太医,以及司礼监掌印张太监!”

听到皇后亲自发话,徐妙璟就可以判断出,仁寿宫里肯定出事了,而且是皇帝本人出事。

甚至可以进一步判断,是非常突然的出事,皇帝根本没有时间传达旨意。

其实徐妙璟政治野心并不大,皇帝出事不出事,对他没有太本质的影响。

皇帝不出事,他作为被皇帝信任的锦衣卫官,继续兢兢业业的守在仁寿宫外就是了。

如果皇帝在仁寿宫里出了事,他就回家去老婆孩子热炕头,把锦衣卫指挥使世职传下去。

不管皇帝怎么换,他们这些世官依然是世官。所以徐妙璟从自己角度出发,今晚可以不那么用心。

但是徐妙璟也知道,姐夫秦德威的荣华富贵和嘉靖皇帝的干系很大,故而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待。

没有什么政治属性的太医可以先去叫,其余的还需要问,徐妙璟就先吩咐一个手下去请太医。

然后他才低头继续对方皇后“盘问”道:“敢问娘娘,宫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方皇后犹豫了片刻,她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出来,只是凭借本能,下意识的要保密。

便答道“

宫闱之事,外臣不便得知,你先派人召了张太监过来再说。”

徐妙璟好歹跟着秦德威混了这么久,不可能没有长进,又换了个角度诘问道:

“为何不见皇上的诏旨?我等亲军,在宫中做事只能奉旨而行!若没有皇上的旨意,他人强行指使我等行事,也可视为矫诏!”

这话暗暗内涵了几句方皇后,谁知道是不是你皇后把皇帝怎么了,然后密不外传矫诏行事?

而且此时宫门外只有徐妙璟的人,方皇后只能含湖说:“陛下突发急症,是以来不及传旨!所以要传召太医来侍疾,又要召司礼监张太监来坐镇。”

徐妙璟姑且信之,想了想后,答道:“张太监人在大内,但宫门落锁,此时也出不来!”

方皇后下意识的说:“这可如何是好?”

徐妙璟又说:“司礼监秉笔兼提督东厂秦太监直房在西苑,不必通过宫门,可以立刻召来!”

如今的大太监里,只有秦太监和黄锦直房在西苑,其余的大太监仍然在宫内。

所以徐妙璟提议说,能够立刻将秦太监喊过来,也不是瞎编的。

方皇后其实没有什么固定人选,只想立即找个能帮忙张罗事情的,总不能事事都让她这个皇后出面。

听到徐妙璟的建议后,便答应了:“也可以!你就去召秦太监!”

这下徐妙璟就没有再推辞,让手下把守仁寿宫门,然后他亲自去秦太监直房叫人。

同时又派了一个亲信,就近去西安门守着,一旦开了皇城门,就立刻出去向姐夫通风报信。

向北走个三四百步,秦太监的直房也就到了,此时大多数人仍然都在安睡,秦太监也不例外。

偏生就有不速之客打破了凌晨的安宁,把秦太监直接从卧室喊了出来。向来注重外表的请太监,连外衣都没来得及披。

“皇帝突然出事连旨意都传不出来”的消息实在让人震惊,就连以思维敏捷着称的秦太监,也是愣了一小会儿,才回过神来。

秦太监并没有像常人一样先追问徐妙璟还知道多少详情,反而先问道:“你有去告知黄锦么?”

徐妙璟答道:“只想着来告诉厂公!”

秦太监紧接着又说:“派人去西安门等着没?天亮开门后,立即报信去!”

秦太监没有说向谁报信,但他知道徐妙璟应该明白。

徐妙璟答道:“已经派了!”

秦太监这才点点头,套上外衣就急忙向外走:“可以了,这就去仁寿宫!”

徐妙璟去喊秦太监的时候,是一个人去的,但再回来时,不只带回了一个秦太监,还有秦太监的十几个跟班。

到了仁寿宫门,秦太监对方皇后行礼道:“娘娘勿要惊惶,万事有臣在此,娘娘还请移步宫内,免失体统!”

方皇后点头道:“有劳秦太监了。”

随即秦太监对跟班们吩咐道:“尔等守住各寝宫门口,不许任意进出!”

最后才又对方皇后问道:“陛下正在何处?”

方皇后便领着秦太监,往寝宫里走。刚才将皇帝从叛逆宫女手里抢出来后,就抬到了自己寝宫的正殿里。

路上问了几句话,秦太监便能判断,皇帝出事应该并不是方皇后的“手笔”。

皇后寝宫万春宫正殿,嘉靖皇帝平躺在龙榻上,面色发紫,牙关紧咬,整个人僵直住了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是鼻下还有气息,只怕会被当成是一具尸体了。

秦太监走到榻前,深深地叹了口气,什么叫活久见,这就是活久见。

堂堂一个九五至尊,居然因为虐待宫女,然后又不加防范,被宫女集体“反杀”。

遍览青史,还有第二个这样的皇帝吗?还有第二件宫女联合暴动,然后刺杀皇帝的事情吗?

看着昏迷不醒的嘉靖皇帝,秦太监陷入了深思之中。

别人的想法或许很简单,但他秦太监却注定了要往复杂的方面去想。

这时候,同样在西苑值班的李太医也气喘吁吁的赶到,立刻就开始上手检查。

《仙木奇缘》

秦太监就斥退了其余人,只留了他和方皇后两个人在李太医身边。

说实话,李太医很不喜欢这样的病例。看得好了,理所当然;若看不好,只怕自己也要被殉葬!

等到李太医动作慢慢停下来后,秦太监就责问道:“为何只诊察,不救治?莫非你心生畏惧,宁肯束手不救也不敢负责?”

李太医连忙否认说:“并非如此!皇上这样症状,医术上称为尸厥,都是靠自愈醒来,不是人力所能医治的。”

秦太监不满的质问道:“自愈?就只能等着?等多久?”

李太医小心的解释着说:“尸厥除了昏迷不醒似乎别无症状,要救也没法对症下药。

所以如果数日内能醒来,就算自愈醒了,如果醒不来,那就只怕......”

“到底怎样,说清楚!”秦太监喝道,“眼下不是你吞吞吐吐语焉不详的时候!”

李太医又只能继续说:“人体尸厥时,牙关喉咙都是僵挺的,不能活动便无法进水进食。

虽然初期看着性命还在,但仍然可能突然卒去。就算暂时没有暴卒,但长此以往,断水断食,就渐渐失去元气了。”

听到这里时,秦太监便懂了。

皇帝要么这两天醒过来,要么就是驾崩。而驾崩也分两种,突然驾崩和慢慢驾崩。

如此秦太监不再理睬太医,又看着嘉靖皇帝,脑子里不停的盘算着什么。

说起来别人可能不信,秦太监此时脑中想的人并不是皇帝。

似乎秦德威先前曾经妄图指使自己,去劝止皇帝善待宫女?这不会是巧合吧?还是秦德威是有天命之人?

天色微微亮,皇城各门开始打开,徐妙璟安排的、守在西安门里的人可以出去报信了。

秦德威昨晚与李小娘子大战了一场,正在昏睡,却被吵醒了。

听到有人奉徐妙璟命令从西苑赶过来报信,秦德威也就只好去了前厅见客。

不知道事态严重,还打着哈欠的秦中堂听到,“皇帝突然出事连旨意都传不出来”的消息时,同样的愕然了片刻。

与别人不同,秦中堂愕然的不是皇帝出事,也不是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种种迹象和历史趋势来分析,秦德威立刻就能判断出,八成就是宫变发生了。

但然秦中堂错愕的是,历史上的“壬寅宫变”发生明年才对,在本时空居然提前了一年!连名字都不能叫“壬寅”了!

只能说,历史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

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秦中堂哪里还在家里呆的住,立刻换了衣服,出门就往西苑走。

正常情况下,大臣不能随便从西安门进西苑,但内阁阁臣可以,秦中堂就是享受阁臣待遇的人。

到了仁寿宫门外时,秦德威找到一夜未眠、疲惫不堪的徐妙璟,简单询问了几句。

这时候,秦中堂是来的最早的大臣之一。其后就按照正常程序,向仁寿宫里递了本子,请求进去朝见皇帝。

但是秦中堂没有等来让自己入内的命令,反而看到东厂提督秦太监从里面往外走。

“走,找个无人之处说话。”秦太监主动对秦中堂邀请道。

秦德威虽然感到奇怪,但他又进不去仁寿宫,与秦太监打交道说不定还能多了解一点消息,便跟着秦太监走。

向东走几步出了迎和门,秦太监站在了太液池的岸边,清晨的岸边人迹很少,周边视野开阔,也不担心有人偷听。

秦德威急不可待的问道:“皇上状况究竟如何?”

秦太监就将李太医的诊断结果告知与秦德威,然后反问道:“你怎么看?”

秦德威答道:“皇上吉人天相,必然有神明庇佑!我还能怎么看?等着皇上从昏迷中醒来就是!”

在原本历史上,嘉靖皇帝就醒了过来,所以秦德威说担心也有点担心,说不担心也不担心。

只要不是当场断气暴毙,一切皆有可能!

秦太监望着太液池的水面,澹澹的说:“难道你不觉得,皇上驾崩了对你而言,才是最完美的结果?”

秦德威:“......”

秦太监这句话的含义,完全超纲了,彻底超出了穿越者的认知范畴!

以秦德威之聪明,一时间也不能理解秦太监的意思,不知道该怎么做出正确反应。

秦太监为什么要这样说?秦太监为什么敢这样说?秦太监为什么能这样说?

还有,秦太监是不是故意钓鱼试探人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