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出场就满级的人生该怎么办 > 453、讲鬼故事水时长全文阅读

453、讲鬼故事水时长

热门推荐:

一碟花生米,两瓶大绿棒子,这绝对不可能有小偷的夜场保安生活就这样展开了。

第一个讲故事的是他们四人小团队里的老大,倒不是说能力多强,就是年纪比较大,平时都很照顾他们几个小年轻,本身也是个散修出身,被诏安之后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最喜欢的是给别人看他十一岁女儿的照片,虽然他女儿真的很丑,但在他眼里绝对是最漂亮的倾城美人。

当然,没有人会拿这个事嘲笑他,因为他女儿七年前十一岁,今年仍然十一岁,所有人都很心疼这个老大哥,哪怕是小道士这样没心没肺的也不例外。

“这是我年轻在外头走江湖的时候知道的一件事。那是在W锡,大概是2000年上下,有一天我接到个电话,说有家的孩子不行了,让我去看看。你们都知道,一般轮到我们这种人上场了,那基本都是各大医院跑了一圈都没效果拉回家等死的情况了。”

老大喝了一口酒,点上一根烟,回忆着说道:“当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我心里其实是不大愿意去的,而且当时是我师兄先接的活儿,他没手段了这才找的我,我就觉得连我师兄都摆不平的事,找我那不也是白搭么。不过到底也是条人命,我索性也就过去看了看。”

周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仔细的听起了老大讲故事,而老大抽了口烟后透过烟雾可以看到他的眼神变得飘忽了起来:“那地方跟我住的位置隔的不远,骑摩托过去也就七八分钟的路,那是个厂办家属区,两栋房子之间的间距不大,也就是有个不到二十米吧,十三四米最多了。而且房子多,地方小,就显得特别压抑拥挤,而且那边的房子都七八十年代的大集体时代的风格,采光什么的也都一般,所以我进去之后就觉得很不舒服。”

老大似乎要把自己知道的点点滴滴都回忆起来:“等我去到那人的家里之后,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连松香和符纸灰都压不住的臭味,而我师兄这时迎了出来,把我拉到了外头跟我讲了一些情况,就说这次的事不太好处理,让我小心一点。可我当时年轻气盛也没管那么多,就说要试试看。”

“后来呢?”小道士瞪大了眼睛满脸好奇的问道:“后来怎么样了呀?”

老大又是抽了口烟:“我进屋之后就被那孩子的父亲带到了房间里,那孩子躺在床上直挺挺的,虽然还有呼吸但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我上去看了一眼,就只看到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也不会眨眼,整个眼睛已经变得血红,而且他的嘴里还有一股很浓的腐臭味,我一看就知道这孩子快不行了,所以我赶紧施法先镇住了他的魂魄,不论如何一定要让他撑过今天晚上,不然就等于是砸了我自己的招牌。”

“等都处理完,我试着把那孩子的眼睛合上,这次倒是成功了,不过其他的我也办不到什么,因为即使是我也看不到到底是什么东西缠在那孩子身上,而通常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业内的做法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得知道他到底碰过什么,遇到了什么。如果是魑魅魍魉还好说,怕就怕冲撞了那些地方上的邪神。”

“正神不会吗?”小道士仍是好奇:“一定是邪神吗?”

“正神不会,因为正神不会这么为难一个孩子,撑死就是给他家人托梦,让他们带孩子去献点贡品道个歉就完事了。只有邪神、阴魂这些东西才会干不死不休的事。”

“原来是这样。”小道士点头。

老大看了小道士一眼后说道:“之后我就仔细询问了那孩子这段时间去过什么地方,跟什么人去玩了,干了些什么,可是他们家长却是一问三不知,因为他父母亲是双职工,工作比较忙,爷爷奶奶身体也不好,所以都没什么时间去管孩子,只是知道他放学之后都会跟家属区另外一个孩子一块玩。”

“当时天一亮,我就去找了那个孩子的玩伴,那家人的父母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那孩子在面对我的时候眼神很闪烁,所以我当时就非常怀疑,于是趁着那边两家人聊天的时候,我跟他们家的儿子聊了两句,这才知道就在一个礼拜之前,正是过年放寒假的时候,这两家的孩子偷偷去过厂里废弃电影院。我就问他当时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他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看到有好多人坐在电影院里不知道在干什么,他当时害怕就走了,而他的小伙伴也就是那个叫小强的孩子却死活不肯走非要进去看看都是谁在里头。”

“他说‘当时我出来之后就回家了,之后就没再见过小强了,前两天我还去找过他玩,他爸爸妈妈说小强不舒服,可是晚上我在窗户里明明看到小强也站在那,可我跟他挥手还用激光笔照他,他都不理我,后来我用家里的望远镜看过去,发现小强是被人拎着头发挂在窗户上的,我跟爸爸说了,爸爸过来看的时候又什么都没看到,就叫我赶紧去睡觉了。’。”

老大说到这里的时候,重重的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对小道士他们几个说道:“你们觉得会是什么情况?”

“肯定是被拘魂了。”

“不对,我觉得应该是冲撞了鬼差。”

偏偏小道士眉头皱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非要他的命啊。”

老大用力的熄灭烟头:“我立刻就去了他们那边的废弃电影院,发现那个地方除了因为晒不到太阳阴气重了点,并没有特别奇怪的地方,所以我确定另外一个小朋友说谎了,所以我要求再跟那个孩子单独聊聊,虽然他家长看上去并不高兴,但碍于同事的面子还是答应了。”

“等我跟那小子单独聊的时候,趁人不注意给他下了一道咒,这才让我知道他们前几天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不光是小道士几人好奇,就连保安室的窗户外头都挤满了阿飘,他们影影绰绰的挤在那,都在等待着故事的后续。

“原来就在另外一个孩子发病的前一天,他们偷偷跑出了厂区去找马路对面的村子里的另外一个同学去玩,而那个村子里有一个五十多岁的智障男人,那个男的手上天天抱着个枕头,还跟人说那个枕头就是他儿子。当时他们三个就想逗逗那个傻子,于是就用糖把那个傻子手上的枕头骗了过来,傻子发现之后就一直在追他们,而发病的那个小子突然使坏就伸脚绊了一下对面村里的那个同学。”

“然后呢然后呢?”小道士伸长了脖子:“然后怎么样呢?”

“然后的事他也说不清楚了,不过我去对面村子打听了一下,这个事后续我也连上了,就是那个傻子把他们那个同学抓住之后用石头给砸死了,听说脑袋都砸扁了,那傻子也被阿sir给带走了,而他们两个当时害怕也没敢回头就把那个枕头扔到了村头的鱼塘里了,那天之后他们两个也没再见面,而就是从这开始,对面那孩子也就中了邪。先是说冷,接着就是在家发烧说胡话,说什么我不是故意的,然后就是陷入昏迷,哪怕是去了医院也不好使,这最后就成了那样。”

“我知道了这个事之后,把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那家大人,我跟他们说这是种因得果,没有什么办法。但他们当然不肯,那家的老人都给我跪下了,我看他们也可怜多少也有些于心不忍,就决定再试试看。于是那天晚上我就来到了他们那对那家孩子的屋里,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屋里那孩子本来已经睡着了,但突然就跟梦游一样来到了窗口开始冲对面招手,我连忙过去看了一眼,发现那家人的窗户里头果然站着一个人,但并不是那个生病的孩子而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小孩,那个小孩额头的位置凹下去,眼珠子外突,鼻子只剩下了一个大窟窿,嘴也被撕开到了耳根。我想这就是那个被村里傻子害死的那个孩子,于是连忙再次回到对面那家。”

“不过到底还是晚了,虽然我不信佛,但因果业力真的太强了,这不是我这种能力能够抗衡的,我眼看着那个孩子在我面前咽了气,而他们一家在哭的时候,我在镜子里看到有两个身影就站在人群中间,就是床上的孩子跟那天被他害死的那个孩子,他们两个手拉着手低头看着床铺上的尸体,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老大说完之后,其中一个同事撇了撇嘴:“这个不恐怖啊,我觉得那小子挺该死的,使坏使到把自己给害了,这能怪谁呢。”

“就是,他要是不干那些个事能有这么一天么?”

小道士抓起两颗花生米放在嘴里咀嚼,想了半天才问道:“那他们请你吃豆腐饭了吗?”

老大蹙眉,眼神里都是疑惑的看着小道士。

“吃豆腐饭啊,吃席。”小道士还以为老大不知道什么是豆腐饭,特意解释了一下:“有扣肉吃的。”

“行了行了,老大这个不恐怖,听我的。”

说话的这个外号叫仙姑,虽然叫仙姑,但他却是个实打实的汉子,主要这个名字是因为他是仙姑教的,拜的也何仙姑,所以久而久之大伙儿也就叫他仙姑了。

“我这个事,比老大那个恐怖多了,不过不是我的亲身经历,是我大学同学家里人身上的事。”

仙姑撩起袖子给自己倒了杯茶,这才开始说了起来:“我大学时候宿舍里是个六人间,其中有两个是走读生,所以常住的就是我们四个,而这件事就发生在我们寝室老三的家里。那会儿是一三年,我大三那会儿,有一天宿舍老三突然说家里出事了,他就匆匆忙忙请了假赶回家,然后第三天他就回来了,我们晚上在宿舍里就问他为什么回来,他说是让家里老人给赶回来了,说是他的八字软不能见面。”

“你们也知道,我从小就拜仙姑,大学那会儿其实也算是小有所成的,所以一听就知道这里头有事,于是就顺口问了一句,老三就跟我们说了起来。说是他家的有个堂哥前两天嘎了,死因是在高速上开车钻了人家大货车的底,小车直接变敞篷,车上的三个人当场就无了。而他说他们村里那边大伙都在传说他堂哥肯定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导致这个下场的,而我们那个老三也是个好奇宝宝,于是就在回去的两天里缠着父母把这件事完整的给他说了一遍。”

仙姑到底是上过大学的,说故事的时候不管是顺序还是条理都要比老大好得多,而他的故事相比老大的故事也要更加干练和惊悚。

剧情梗概大概就是老三的堂哥在去世之前原本是要回老家参加相亲的,但他们单位上临时出了点状况要出一趟差,因为老三他们家是贵Z的,山路特别多,所以堂哥为了不开夜车就决定大清早就出发,但谁也想不到什么叫天有不测风云,刚上路没多久就遇到特大暴雨,能见度直接降到了十米,高速是没法跑了,于是老三的堂哥只能在服务区暂时停留。

虽然是大白天,但因为下雨的缘故,服务区也没有什么人,据老三堂哥的同事描述,那天早上整个服务区就他们两个人在,而且这个服务区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连个工作人员都没有,他们当时也没多做怀疑,反正也是避雨而已。而这场暴雨下了很长时间,中途堂哥想要上厕所,于是便去了服务区的厕所里,同事则在车上等他。

不过等他出来的时候,他就一直好像在跟什么人说话似的,然后还不停指着车的方向,而等他走回来之后他先是拉开了副驾驶的门然后再拉开驾驶室的门。

而且那个同事还记得从这之后的一路上老三堂哥就跟有点魔怔了似的一直一个人自言自语,还时不时的笑。当时同事叫了他几声都没有回应,而这种情况下同事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到了目的地之后,他就找了个借口自己返回单位没有再跟堂哥同行。

而就是在返程的路上才出的事,还连带着两个乙方的施工人员一起被带走了。

同事的话让村里人都觉得堂哥肯定是被什么东西迷了眼,而之后他们查了一下老三说的那个服务区,但结果却让人很意外,因为他们说的那个地方并没有服务区,有的只是一个废弃的加油站,而那个加油站废弃的原因则是因为那里曾经的老板因为想对其中的一个员工图谋不轨未果而怀恨在心,把那个女孩噶了之后分尸埋在了加油站周围。

当地人都比较迷信,所以哪怕是后来换了老板,过往的车辆也很少去那个地方加油,久而久之更是传出了那个加油站闹阿飘的传闻,最终导致加油站被废弃不用。

而老三堂哥遇到的可能就是被困在那个地方的阿飘,而至于为什么好心帮忙还会被害,这个就得去问阿飘了。

关键这个事并不是终点,在老三说完之后没几天,寝室里的人就发现他变得有点不太对劲了,首先是以前老三晚上从不说梦话,而从那天开始他频繁的说梦话,并且梦话的内容非常诡异,就像是跟家里人在对话似的,而且还一口一个哥的叫着,几乎可以断定是在跟他堂哥说话。

但做梦又不是中邪,仙姑也不好干什么。直到有一天,老三突然半夜从床上坐了起来,兴高采烈的喊了一声“嫂子来看我了”。

从这一天开始,整个宿舍楼都开始频繁出现怪事,首先就是男寝室的楼道里经常会在深夜传出女性高跟鞋的踢踏声,还有人会听到窃窃私语声,老三也开始变得阴郁而消沉。更可怕的是每个礼拜四的晚上八点,监控都会拍到一个穿白色长裙的女人进入宿舍楼,但不管是问楼管还是值班辅导员都说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仙姑觉得这件事开始不受控制了,他打算出手但跟家里沟通之后,家里人却劝他让他不要轻易去管这种事,因为他是家里几代人才出的一个大学生,如果因为封建迷信被劝退了,全村都会很失望的。

当时的仙姑的确是压力很大,所以几经思考也就没有出手,而这件事最终也越闹越大,甚至那个女人都敢在公开场合正式露面了,就是在晚上食堂里会突然停电,接着超过一半的人都看到一个白色衣服的女人站在食堂中间来回走动,而等到几十秒之后电灯亮起的时候,她就又会消失不见。

如果光是这些还没什么大不了的,后头的事情着实已经发展出了预期轨道,那栋楼的男生寝室在频繁怪事之后,终于出了命桉,有一个体育系的游泳健将溺死在了寝室的卫生间里,校领导这才终于重视了起来,不光阿sir来了,更是还偷摸着请了好几个先生来看。

不过那些先生的口径出奇的统一,就是这东西太厉害,不是他们能力范围之内,万幸这是出现在男寝,要是出现在女寝问题可就大了。

而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学校里到处都是人心惶惶,就连原本晚上最热闹的野鸳鸯湖都再也没人去了,而老三也终于在某一天出了事。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仙姑说:“如果当时不是挂着的荷花包突然震了一下,我感觉要出事,恐怕老三就真没了,回去宿舍的时候,老三已经被毛巾挂在了上铺上面,脸都紫了,后来虽然是救了下来,可还是在医院躺了一年才算恢复,到现在他说话都很不利索。”

经过这件事之后,仙姑说自己要好好的处理一下这件事了,而这一处理差点没把自己搭进去……

故事正说到这里,突然听见他们商场里传来一声巨响,老大起身说:“我去看看,你们继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