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唐人的餐桌 > 第一四三章自由的蝼蚁全文阅读

第一四三章自由的蝼蚁

热门推荐:

没错,云初之所以会戳破黄河冰凌事件,一是为了黄河两岸的百姓不要受苦,一旦黄河在冬日里真的开始泛滥了,绝对会死很多很多人的,夏秋泛滥的黄河,在夺去人们的家园之后,人们还能在野地里生活一段时间,不至于立刻殒命。

如果黄河在冬日里泛滥,即便是水灾势头没有夏秋黄河水灾大,可就是因为严寒,天知道会死多少人。

黄河两岸的百姓们没有长安人那么富裕,在失去了唯一能够为他们御寒的房子之后,死亡将会成为这场灾难的主旋律。

其二,就是为了让李弘理所当然的参与到皇帝的庞大而残酷的计划中去。

在皇帝的整个谋划中,他可能考虑到了事情的方方面面,但是呢,唯一没有考虑的是刹车计划。

所谓的刹车计划,其实在云初以前的时代里是一种很常见的事情,只要是一个巨大的计划将要施行,总会有一个关于计划施行过程中突然出现的危机,或者失败结果的一揽子计划。

这样,即便是真的失败了,也能很好的步步为营的应对失败后果,不至于因为失败后造成的慌乱,继而将失败的后果扩大化。

在云初看来,项羽就是不懂得建立这种制度,导致打赢了一百场战争,最后仅仅失败了一场,就落得一个被人分尸的下场。

同样的,曹操在赤壁之战的时候,也没有制定好这种应对最坏结果的计划,从而,赤壁一战失败之后,造成损失远比有这种计划大的多。

刘备也是一样,夷陵之战中被人一把火烧了八百里连营之后,自此,蜀汉由强转弱,从此再无与曹魏争夺天下的资本。

这种例子在史书上层出不群,让很多人的大功业都形成了——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奇景。

李治的计划残酷且违背人性,这样的计划即便是成功了,也会留下无穷的后患,在云初看来,如果在事后没有补救措施,即便是平定了山东,河北之地,暂时收买了两地百姓的人心,也注定不会长久。

李弘就是云初为李治准备的刹车计划。

皇帝暴虐无常,可以一声令下,伏尸百万,血流漂杵,问题在于,痛快完毕了呢?

这个时候,大唐王朝里,就应该出现一个充当缓冲地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太子李弘。

在李治的极限恐怖下,李弘应该站出来形成一个亮点,这点光可以让所有人都有一点喘息的余地,并且可以希望这点光最后变成普照大地的太阳。

只要李治活着,山东,河北地的百姓就没办法全心全意的向大唐中央靠拢,毕竟,两方的恩愿情仇实在是说不清楚。

李弘可以。

因此上,云初需要给李弘创造一个正大光明的切入点,而那些准备炸开冰面,制造凌汛水淹黄河两岸的贼人,就是最好的那个点。

第三天的时候,李弘开始调兵遣将了,东宫所属兵马在换上便衣之后,就一队队的离开了军营,云初从斥候送来的消息来看,对于李弘的计划还是比较满意的。

温柔看过之后道:“防备,进攻两手都在抓,还两手都硬,看样子,这个年轻人还是很自信的,不过,他还邀请百骑司的人马开始收集黄河两岸的绿林好汉的名册,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你说,他一个长于深宫的太子,是如何知晓这世上还有绿林好汉这么一群人的?”

云初道:“在万年县监牢见过,还对这些人很感兴趣,有一段时间里,没啥事干就喜欢钻进监牢里跟那些坐地分赃或者飞檐走壁的大盗们聊天,那些人要是把故事讲的好,就能得到一块肉,因此上,这孩子在那一段时间里,觉得当一个坐地分赃,号令万千绿林好汉的黑道总瓢把子,比当什么太子之类的人有趣多了。

被我借口试验的武功狠狠的揍了一通之后,才灭了这个念头。”

狄仁杰呵呵笑道:“我还是很期待我大唐出现,父为皇帝,子为大盗的场面的。”

温柔摆摆手道:“现在的绿林好汉们都没有什么节操,估计太子派人去说一声,这些人就该纳头就拜,为他冲锋陷阵,有了这么一批人帮助,他用人排成两列人墙,估计都能把两百五十里的河岸站满。

那些想要炸河的人,估计是没有任何机会了。”

云初随即对狄仁杰道;“等太子把这些山贼,江洋大盗们利用完毕了,就该你这个大理寺丞出马了。正好把他们一网打尽,都是恶贼,就不要讲什么多余的情谊了。”

温柔道:“确实如此,本就是江洋大盗,本就是恶事做尽的人,即便是表面上悔过了,心依旧是黑的,只是因为仰慕太子权势,想从黑变白,要是容许这些人变白了,还要朝廷律法做什么。”

狄仁杰道:“那就说好了,到时候,十恶不赦的家伙拿去砍头,罪不至死的送去陇右屯垦,罪行轻微的留给太子落人情,树立仁慈的名声吧。”

就在三人说话的功夫,李弘端着自己的空饭盆过来了,见桌上的大盆里还有面,就用快子给自己捞了一盆,加辣椒,加醋,弄了一勺臊子,最后取了两瓣蒜拿在手里,也不说话,就开始西里呼噜的吃面。

一盆面下肚,见师父三人在看他,就把剩下的半瓣蒜丢嘴里,端起盆子把里面的汤汁喝光,拍着肚皮道:“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吃饭了。”

云初道:“身为太子,仪表,言行还是要注意一些的。”

李弘点点头道:“这几日有不少的不相干的人会来郑州,还请师父给他们让开一条路,别人没有进来,就被府兵们给杀光了。”

云初道:“这种人只能用一时,不可长久使用,如果你麾下这种人多了,会影响你东宫其余人手的,这一点一定要注意,能用好人就尽量不要用有劣迹的人。”

李弘愣了一下轻声道:“太宗皇帝当时麾下人马大多是劣迹斑斑的人,像刘弘基这等……”

云初不等李弘把话说完,就道:“这就是高祖皇帝不喜欢太宗皇帝的原因之一。”

“可是,太宗皇帝还不是……”

“那么,你准备好付出太宗皇帝付出的那些代价了吗?”

李弘想了想摇头道:“还是算了,我还是走正途比较好。”

云初冷笑道:“你若是想让你李氏的江山一直传承下去,最好改一改你李氏血腥的上位习惯,走正途虽然看起啦没有那么波澜壮阔,那么彰显英雄气,不过呢,你身为太子,手上能少沾血,就尽量的少沾血。”

李弘滴咕道:“师父,您以前都是准许弟子把话说完的。”

云初道:“你以前说话,多好听啊,现在,只要一张嘴,就满嘴的算计,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李弘吧嗒一下嘴巴道:“跟师傅许敬宗时间长了,养成了一些坏毛病。”

云初道:“动不动就把责任推别人身上,许敬宗要是听你这么说,一个八十岁了还在为你殚心竭虑操心的人该有多伤心啊。”

李弘抱着饭盆不高兴的道:“弟子觉得您现在不喜欢我了,改喜欢思思了。”

云初叹口气道:“太子的职责太大了,犯错的宽容度就小了。”

李弘点点头道:“也是,人人都说我要有一个太子的模样,可是,师父,太子究竟应该是一副什么模样才像一个真正的太子呢?”

云初取过李弘手里的饭盆,又给他装了半盆面条鄙夷的瞅着李弘道:“我又没当过太子,我哪里知道。”

李弘端过面盆,放在自己面前,往里面装了不少的臊子,辣子,跟醋,狠狠的吃了一大口之后抬头对云初道:“既然没有太子的典范,那么,以后就拿我当典范吧。”

云初把两瓣剥好的蒜放在李弘手里道:“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把手插进山东,河北地之后再说吧,这山东,河北地,将是你名正言顺,毫无争议登上大位的基础。

你也将成为大唐第一个符合所有人期望而登上大位的皇帝。”

李弘低着头吃面,不再说话了,把面吃完,就对云初跟温柔,狄仁杰三人道:“两天,没有睡好了,我去睡一觉。”

温柔瞅着李弘的背影对云初道:“没变化啊。”

狄仁杰也跟着道:“心中所想就直接说出来,他还是跟你最亲。”

云初摇头道:“我心中所思,胸中所想,将来都需要通过他来实现,如果还没有跟他建立起相互信任的情感,我早就去当一个闲云野鹤了,谁有耐心在这个烂泥潭里拖尾巴。”

温柔叹息一声道:“一个人想要做一件事情,天时地利人和真的是缺一不可啊。”

狄仁杰道:“就算天时地利人和占尽了,也不一定能做好一件事。”

云初笑道:“也不必如此悲观,我们笑着做事即可,如果脸上不得开心颜,那就不要做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开心来的重要。

至于那些伟大的事情,总有人去做,不一定非要是我们来做。

这世上少了谁都会继续前进,不要把我们自己看的太重,苍天之下,皆为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