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 > 344 风光大葬全文阅读

344 风光大葬

热门推荐:

贺平的下手不可谓不狠辣,盛家上上下下,足足有上百人,不分男女老少,统统没有逃过这一劫,都被至阳至刚的一道道真气杀死。

俄顷,盛府大大小小的院落里,也传来了仆役、丫鬟们的尖叫声、吵闹声。

空中,贺平运使自己的意念向下扫描一遍。

接着,他大手一挥,一道光弧陡然亮起,闪动起粼粼水光宛如一面玻璃罩子扣落下来,无声无息,直接封锁了整个盛府,这府邸中的声音完全消失,这是一道净土秘术,一种佛门结界,能够生出一片净土结界,这也是防止这里的动静传出去。

那黑铁面具也没有料到,贺平心狠手辣,转眼间,就将盛府上下,除了家仆丫鬟以外的,所有姓盛的人,拥有澹台血统的族人全部杀死。

“好狠辣的手段啊,盛千户……”

一道沙哑中透着磁震声,听不出男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贺平听到铁面具改称自己为千户,连忙恭敬拱手道:“大人,这些盛家人都是前朝余孽,本来就死不足惜,兼之他们之中,有些人图谋不轨,意图颠覆朝廷,本来盛府上下都要夷灭九族,押赴午门,凌迟处死!”

贺平摇了摇头,苦笑道:“正所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欸!我也是怜惜他们都是自己的族人,不忍心他们受凌迟这刑,这才下得狠手,盛家的人都是被我隔空运使真气击杀,死的过程也是毫无痛苦,死前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这也是属下一点慈悲之心。”

“哈哈哈哈哈哈!好个慈悲之心,好的很啊!”

黑铁面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突然,这人那张铁面具下的面孔一板,厉声喝斥道:“盛千户,你是不是以为我很蠢是吧?盛家真要谋反,你爹盛庸私通海外大献余孽,你是他的儿子当真不知情?你在本使面前杀了盛府上下百来口人,你觉得本使是没长眼睛吗?还是说你是打算当成本使的面,杀人灭口?”

说话之间,这人浑身的剑意爆发,漆黑的铁面具下的一双眼,瞪视着贺平,眸光闪烁,杀意冰冷刺骨,仿佛无数利刃抵着后心!

“果然是《太白精气剑》,这门剑法,号称天下第一的以剑入道的神通法门,走的是元婴心剑的路数,能够在涛生云灭之际,以无间入有间,出剑时势不可挡,连时光都能扭曲,那画仙道的吴青祖,曾经以画道来摹画出这种剑术,就是不知道这人的修为,是否能够凝练出那第十五剑,甚至之后的十六剑、十七剑……”

这强横到窒息的压迫感,任谁都会误以黑铁面具随时都会出手杀人。

“属下不敢。”

贺平也感应到这股货真价实的杀意,周身的毛孔也察觉到一股寒意。

只是,他并不慌张,连头也不抬,不卑不亢地说道:“臣对朝廷是一片忠心,对圣上更无二意,请大人明鉴……当然,若大人不信属下,就先拿下属下,再将属下押解至内司的归心牢,属下愿自证清白,绝不会反抗。”

换了另一个人,这时候恐怕会陷入慌乱,受到杀气一激,难免作贼心虚,直接动起手来,可是他很清楚,黑铁面具根本不会出手,这人无非是在钓鱼,试法吓一吓自己,看看自己受不受激!

“哼!”

黑铁面具冷笑一声,骤然,空气中弥漫的那股盈溢如潮的杀气,去如沧海成空,消失无踪。

“盛千户,归心牢是什么地方?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说你真不怕死?”

“属下知道诸位大人,还有司主明断是非,属下并无做出任何对不起朝廷、或是斩邪司的事。”

贺平抬起头来,他沉声道:“而且,现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属下认为,自己也算晋级入道,也有几份能耐,能替朝廷分忧,替圣上和司主分忧!”

他的话语非常的诚恳,纵使黑铁面具确确实实残存着一股杀意,这一刻也深深藏于心中,并没有显露。

‘这个盛玉州,果真是个人物,除了心狠手辣,脸皮厚黑至极外,还非常的识时务,知进退,这种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也非良臣,其心奸诈,用心险恶……偏偏,现在的朝廷之中,这种人才能派上用场!’

思忖到这里,铁面具叹了口气,道:“盛千户,老实说我是很不齿你的为人,不过,你说的很对,朝廷需要用人,而你,确实能派上用场,只要你能证明自己对朝廷和圣上的忠诚。”

“是。”

贺平深深的低下头。

“至少到目前为止,你做的很不错。”

黑铁面具澹澹地道:“其实,我们早就知道盛家的身份,也清楚的知道盛家与澹台家的隐秘瓜葛,但是圣上与司主大人,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也给你父亲盛庸一个机会,可惜他没有抓住……”

末了,他又补充一句。

“还好,你没有让圣上和司主失望,我从你进城以来,就暗中跟在你身后,之前的一切我都会向上如实禀报。”

“多谢大人。”

贺平拱了拱手。

“对了,大人……能否设法遮掩一下,澹台余孽与我盛家有所联系,传出去难免会招惹是非,属下以为,最好不要让一些别有用心之辈,找到机会,借此惹来事端。”

“可以。”

黑铁面具点了点头。

他知道这是“盛玉州”,为了保住自己名誉的私心,可是这种“私心”对于大幽朝廷,还有斩邪司这边来说也不是坏事,“盛玉州”既然断绝了盛家血脉,又与澹台太子这一脉的大献余孽结了怨,未来也只能站在朝廷的阵营里。

而朝廷出于种种原因,对于上一代大献朝的情报史料,都焚之一炬,对民间隐瞒了关于澹台一族的事,如今,再闹出什么澹台家再度现事这种事,对大幽天下五道八荒难免增添变数。

须知这段时间,朝廷还在派兵,不断镇压泥教、闯塌天和无肠军等义军接二连三的反叛之举,万一又出个什么澹台家闹事,那又耗费额外的人力物力,实在是得不偿失。

“那属下先谢过大人了。”

贺平再度拱手作揖,假装出一副恭敬万分的表情。

“我要回宫中复命,盛府的事你自行处理。”

铁面具转过身去,一抓那团真气凝成的球体。

“记好你自己的话,希望你说对朝廷忠心耿耿这句话并没有弄虚作假,不然日后我手中的剑,必取你的性命?!”

唰!

他身形一动,剑光一卷,就化为无形。

“两日后,去斩邪司述职,司主有话对你说……”

在空中抛下这句话后,这铁面具就借助剑遁之术噼开虚空,他的身影越来越澹,直至最后消失不见,不知其踪。

“还好,与我估计的一样。”

贺平见到这“铁面具”离后,对于眼下的局面也并不出奇,澹台余孽一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端看朝廷方面是什么态度,而自己展现出了入道级的实力,又干净俐落的斩断与澹台一族的关系,那么,在大幽朝廷眼中,就是个值得拉拢的角色。

入道高手不是大白菜,在这个时代,含金量还是相当的高,还是值得大幽朝廷对自己另眼相待。

“计划的第一步是成功了……”

贺平看着铁面具离去的方向,缓缓垂下眼皮,便有一种莫名的气氛荡漾在周身上下。

“那么,就是下一步了……”

……

盛家全家上下百口余人,一夜之间,悉数遇害身亡一事,在第二天,就传得是沸沸扬扬,整个玉京城中的人都听说了。

只是,官府方面,也给这件事定了桉,说是有一伙江洋大盗,趁着夜色杀入盛家,将盛家老爷连带全家百口人尽数杀光,连几个幼童也不例外。

“开什么玩笑,这里可是玉京城,什么江洋大盗,能够闯入城中,无视玉京城内的防卫,无视巡检兵马、守城门的门吏、军士,杀光盛家老少男女百口人!真有这般神出鬼没的能耐,那也不是人了,是鬼神了!”

“嘘,话不要乱说,听说盛家那天夜里,就有奇怪的动静,到了三更天,盛府里里外外,都被斩邪司的‘带刀鬼蝠’,还有五城兵马司的人马,围得是水泄不通,我看,这事情有些蹊跷!”

“官府的说法,也有可能是遮掩什么,有人说并不是什么江洋大盗,盛家是全家中了邪,那天夜里,全家一同暴毙!”

“瞎说些什么,哪来的什么中邪,我看一定是得了什么怪病,全家人才死光了,其实,我听说盛家啊……”

这件怪事,也渐渐成了周边的街坊邻里,还有茶馆酒楼的谈资,大多数聪明人都不信官府的说法,这事听起来自然是无比荒谬,可是既然有官家定了性,那就算不是江洋大盗,也是江洋大盗所为,反正官字两张口,上下一搭,怎么说都没什么问题!

……

玉京城里也下起蒙蒙细雨,一支声势浩大的出殡队伍,敲锣打鼓的出了南城门,出殡的马车和队列,排了长长的一排,这是雇来的队伍,还有盛家的仆众也混入其中。

出了城后,三十个棺材如一条长蛇阵样排开,沿着道路,径直前往玉京城的南山。

那是城外近郊之地,有一座南山群峰,其山势秀美,绿水环绕,确是一处风水宝地。

这三十个棺材,都是盛家几位长辈,还有更多的死者,都提前一天,命人用棺材抬进了南山。

漫天朦胧的细雨中,大量的黄纸铺天盖地,队列中满是穿着麻衣的人,还有金童玉女、纸人纸山、高楼元宝,各种玉器金石纷纷现现,不过都是纸扎的,但看起来,也足够具有声势。

这么浩浩荡荡的队伍,加上这奢侈的手笔,无疑算的上是风光大葬了!

贺平骑在马上,天上的雨水又细又密,可沾落不到他的身上,毕竟,以他的修为,那些雨滴尚未坠落在他的身上,便在他的头顶上方,被蒸散成了一股缭绕的水雾。

他并未站在前列,而是骑在高头大马,跟在队伍后面,他看了一眼这条队伍,心底是满意的。

“盛家当真是待我不薄,前前后后,不辞劳苦,又是送好处,又是送资源,连自家的身份也送出来了,盛庆之也好,其子盛庆红,还有盛庸,盛玉州……哪个不是送宝童子,哪个不是被我榨尽了好处,哪个不是贡献良多。现在,我送盛家人一场风光大葬,帮他们举族搬入风水福地,这也是功德一件!”

他算是达成了之前的承诺,说要送盛家人一场风光大葬。这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说,别人全家都死绝了,自己从盛家积累的财产里,破点费给他们做场丧事也是应该的。

“不过,盛家人的尸体不能留下来,这一族人的尸体,对于我也是有用的,”贺平坐在马上思索着,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盛家人,可是都有澹台家的血统……澹台帝姓一脉精通万祖山这门入道法,据传,万祖山垒土成山,化山为坟,化群峰为碑林,只是修炼过程之中,需要族人的元灵与骨灰,行那‘万念俱灰之礼’。

只是,盛家人的肉身大多都不堪重用,恐怕连炼尸都派不上用场,思来思去,也只能全数炼成骨灰,好供我研究‘万祖山’之时再来用!”

他对于万祖山这道法,也颇有些兴趣,日后只要找机会杀一个澹台家的人,就能够弄到一些入道法的眉目,甚至有机会混入澹台家,窃取万祖山的根基。

一想到这里,贺平对盛家人的感激之情更是溢于颜表,盛家人就算死后,也要贡献他们的微薄之力,帮助自己日后研究大献澹台氏的道法精髓,对自己当真是助力良多。

他骑着高头大马,随同着这支队伍走到一半,身后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盛千户,请停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贺平扭过头去,就看到几个戴着雨笠,骑着马匹的鬼蝠冲了过来。

“几位有什么事吗?”

他澹澹地问了一句。

“卑职余海,见过盛千户。”

其中一人微微一笑,讨好地开口:“千户大人,司主命你立刻回斩邪司,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盛千户一同商量!”

旁边的另一个鬼蝠同僚,也笑着道:“另外,也要恭喜盛千户,您又升官了,圣上已经传职,封大人为九长使中的列字使,以后要称呼大人您为‘长使’大人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