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很惊喜吧!全文阅读

第四百一十一章 很惊喜吧!

热门推荐:

去红星村的进山路上,李学武的车作为前导车走在前面。

后面跟着的是齐耀武和郑富华等人的车,而齐耀武现在就在郑富华的车上。

两人上车的时候李学武并没有去凑热闹,该说的话会有时间说,该做的事也会按照规矩办。

这次一上山李学武就感觉出明显的不同了。

上次交代的,所有在红星村参与训练的人员,都要义务修路两天。

这不仅仅是方便训练场所有人员,也是回馈红星村。

要想富,先修路嘛。

红星村虽然物产不算丰富,但可以发展啊,只要发展的好,遍地都是宝。

“站一下”

李学武对着前面开车的韩建昆知会了一声,随后在车停稳后跳下了车。

后面的车队见着前面带路的车停了,也都靠着路边停了下来。

李学武在一众下车查看那些人的注视下,向后面郑富华的车走了过去。

到了车旁边,对着拉开车窗的郑富华问道:“领导,要不要看看上山路?”

“修好了?”

“不太像”

李学武笑了笑,说道:“我这算不算愚公移山?”

“哈哈哈!”

郑富华转头对着同坐的齐耀武解释道:“李副处长让每一位进山的同志都修一修这条路”。

“走,看看”

齐耀武推开车门子跳下了车,看了看夹杂着雪水冰碴儿的黄泥路。

“确实要修的”

这条路是进出大山唯一一条能走机械化车辆的大路。

修好了,部队的反应时间能缩短几倍不止。

这会儿郑富华也已经下了车,由李学武陪着转过车,同齐耀武走了走。

“山路太长了,等公路计划不现实,依靠山上的村民于心不忍啊”

“嗯”

齐耀武点点头,站在一处土包上往上看了看,又往下看了看。

往上看是连绵不绝的丛山峻岭,山路蜿蜒曲折。

往下是连接山路的一条土路,通向来时的方向。

山坡上,路一旁,停靠着七八台吉普车。

跟着齐耀武和郑富华来的干部们看见两位领导下车也都跟着下了车。

但见着前面在说事情都没有过来,而是就站在车旁看着这边。

这种气势真的很压人,李学武看的都有些激动的。

齐耀武倒是已经习惯了,瞟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后,便对着李学武说道:“我们的人上来了也这么搞”。

说着话还对着站在第三台车旁边的一个负责人招了招手。

那人小跑步着到了跟前便是一个敬礼。

“记录一下,咱们的人上来以后,每个月都要拿出时间来修路,直到修好为止”

“是!”

这位负责人干净利落脆地一个敬礼,随后便跑了回去。

郑富华则是看了李学武一眼,问道:“咱们能搞点儿什么支持支持?”

“呵呵呵”

李学武笑着说道:“我能搞啥嘛,猪啊羊啊送到哪里去?”

“哈哈哈哈哈”

三人说说笑笑回了车上,李学武的指挥车再次启动,沙器之用电台跟山上的训练场进行了沟通。

这台指挥车算是让李学武用明白了,移动的广告车,每次谁见着都想试试。

虽然齐耀武矜持着没有过来仔细看,可还是偷偷瞟了几眼的。

这个时候谁都缺经费,可李学武管理的部门能过的这么富庶,谁不得高看一眼。

这条路就如李学武所说,并没有修好,只是上山那一段平整了。

后面的山路依旧颠簸难行,这也更加坚定了齐耀武支持训练场修路的决心。

车队一进村儿便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可已经没有孩子来追着车跑闻尾气了。

村里早就下了通知,管好孩子,山上轻易不能去了。

进山的这条路也要谨慎,以后来往的车要多了。

其实不用村里通知,从上周开始,山上山下,来来往往的车辆就不老少。

尤其是上周,卡车结成了队似的上了山、下了山,那处有人站岗的大院有了喧闹声、嘈杂声。

有人凑热闹去大门口看,可是看见好多人背着枪跳下车的。

就是李学武他们车队到了村里,开到山脚下训练场大院门口时,仍能看见有孩子在门口逗留。

看见车队过来,门口的保卫齐齐敬礼,吓的那些孩子躲在了一旁。

七八台车鱼贯而入,唯一的办公楼里迎出来几名干部。

“砰、砰……”

随着一阵阵车门子声响起,李学武等人下了车。

韩战看见李学武的眼色,先去迎了郑富华那台车。

在郑富华几人下车的时候李学武也赶到了。

“领导,这是韩战,轧钢厂消防科科长,本周在这儿的带训干部”

“您好领导”

韩战倒是鬼,知道这不是轧钢厂一方的领导,叫什么都不用问,直接叫领导就好。

郑富华和齐耀武看着敬礼的韩战笑了笑,回礼应了。

李学武则是由着韩战按照上次参观的顺序看了看这边的硬件设施。

期间郑富华和齐耀武一直都没有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倒是能看得出满意来。

尤其是那一排排的通铺宿舍,这边已经住了人了。

轧钢厂三百多的新兵,借训的华清二十人,特勤那四十几人,都在这边住。

这个时候是乍暖还寒,睡热炕那是相当舒服的一件事。

训练一天了,腰酸背痛的,热炕一腾,明早起来又是生龙活虎的小伙子。

让郑富华和齐耀武满意的是这炕上叠的整整齐齐的被褥和铺板上整整齐齐的生活用品。

这是现在的带队教官,也就是护卫队出身的教官带过来的好习惯。

再加上现在驻训的有很多都是退伍和转业的职业组,内务做的相当好。

从宿舍的这头进,从另一头出,齐耀武笑着说道:“我倒是喜欢这种环境,以前就是这种的,可好了”。

“要是内部硬件再完善一点儿就好了”

郑富华对着李学武说道:“我建议啊,打点儿柜子,方便使用”。

李学武笑着应了,可心里没当回事儿。

还是那句话,领导不懂业务,他说啥听听就算了。

尤其是郑富华这种“穷”领导,光会嘴儿说。

还打柜子,你要是跟他要经费,他非说对付对付也能坚持了。

郑富华是随团转业的,当然知道齐耀武说的这种感觉,背着手笑着跟着韩战的引领继续参观。

相比于上次李学武来时的空旷和安静,现在院里时不时能传来训练声。

“因为新人比较多,所以现在进行的是基础训练,以队列为主”

齐耀武站在操场上看了看,能看得出来,正在训练的队伍里有新人也有老手。

这种老带新的训练方式并不新颖,他们也用。

这种队列训练并不能看出轧钢厂的训练优越性。

“你说的那种特殊障碍训练场在哪?”

“在另一边”

韩战领着这些人又转了一个角,见到的便是四百米障碍训练场了。

这边的场地大,李学武要求一口气建了十组训练跑道,还有其他体能训练器材。

在这种关键项目上,李学武还是很舍得投资的。

毕竟本就不充足的资金要用在刀背……刀把上。

正在这边训练的是特勤队,和华清大学的保卫。

负责训练的是这次选出来的教官。

两边都是具备一定训练经验的老手了,训练进度自然就快。

看着一个个队员上蹿下跳地越过障碍物,齐耀武的眼睛不由的一亮。

带头走到一组训练跑道上仔细看了看,又带着几个作训参谋亲自试了试。

“怎么样?”

郑富华笑着对走回来的齐耀武问了一句。

“有点儿东西”

齐耀武笑呵呵地说道:“我倒是对上面的训练场感兴趣了”。

他没大看得上那些年轻的训练教官,都是小娃娃,哪里比得上他们这种专业人员。

但是又不得不佩服这边的思路,能把障碍浓缩到这么短的训练跑道中。

李学武并没有在意齐耀武的话,看了看武器库和食堂,听了训练场管理干部的汇报,几人又上了车继续上山。

这条路就要比刚才上来的路好走多了,雪化开以后也没有多么难走。

因为这上面铺着一层从矿洞里掏出来的矿渣,车辆走在上面还是很稳的。

到了山顶平台,看见那几处已经封闭好的矿洞,齐耀武的眼睛倒是亮了起来。

这是个好地方啊,都不用挖三防洞了。

车辆并不是像上次那样停在平台上,而是直接开进了训练矿洞。

齐耀武跟随李学武下了车,仰头看了看上面的石壁,又跟着往里面走。

“真不错的”

齐耀武点点头,笑着对李学武说了一句。

李学武没说什么,现在有什么就给他们看什么。

等出了门口,看见那些模拟城市建筑做的训练障碍,齐耀武更是啧啧称奇。

李学武和韩战都没有过多介绍,懂的人一看就懂,更何况是他们这些职业组呢。

车队再次出发,看了靶场,看了山地越野训练场。

李学武单独带着郑富华和齐耀武看了看那个野猪养殖基地。

郑富华和齐耀武眼睛瞪得老大,嘴却是闭的很严实。

回去的路上也是没说这件事,就像不知道一样。

下山以后车队也没停留,直接原路返回。

齐耀武没有提什么意见就是没有意见,双方都是配合默契,到了岔道口更是就在车上敲定了移驻细节。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齐耀武的团从今天开始就要往山上运输设备和粮草了。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他的兵就能在山上吃晚饭睡觉了。

城里的团部要晚一些,得等窦师傅改造完成。

李学武与郑富华还是在上一次那个路口分开的。

今天郑富华也是相当满意的,特勤队已经开始训练了,距离成队也就不远了。

在同李学武分开的时候还让秘书给李学武拿过去两条烟。

李学武推脱了一下便客气收了。

都是领导的一片心意,哪里好拒绝的。

郑富华的秘书却不是这么想的,李副处长先接过了烟,随后拿在手里客气,这不就是想要的嘛。

其实也不是什么好烟,李学武都没瞧得上。

“这一条归我,剩下的一条你们俩分”

李学武在车上了大路以后,将一条烟扔给了前面的沙器之。

沙器之听见李学武的话看了韩建昆一眼,随即为难地说道:“处长,这是郑局的心意呢,我可抽不起这么好的烟,您还是自己抽吧”。

韩建昆难得的主动开口:“处长,我不吸烟的”。

“不吸烟就去维人情”

李学武摆了摆手,随后对着沙器之说道:“见者有份,你啥时候见我吃过独食儿?”

沙器之拿着手里的中华烟,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是好了。

这一条烟都顶他小半个月工资了,都拿来耨烟儿,他听着都心疼。

李学武混不在意地说道:“郑局的心意就是表扬咱们,咱们是一个团队,有福要大家一起享的”。

沙器之听着这话实在是太暖心了,拆了手里的烟拿了五盒放进了包里。

将剩下的半条烟放在了韩建昆挂在车座上的挎包里。

“沙哥,都给你吧,我真不吸烟”

韩建昆这会儿也是为难地看了看沙秘书,他正在开车,没办法客气。

沙器之放好烟后笑着说道:“这是领导的心意,也是处长的情义,收着!”

说了韩建昆一句,随后转头对着身后抽烟的李学武笑道:“处长,说真的,我一回都没抽过,这个我留两包,剩下的给我丈人尝尝去”。

“试试你就知道了,口感一般,不如大前门”

李学武笑着看了一眼沙器之,道:“不过你得把这份讨丈人欢心的经验跟建昆交流交流,建昆还单身呢吧?”

“是,处长”

韩建昆应了一声,倒是没有害羞或者不好意思的表情。

李学武看了看车外,说道:“你现在工作也稳定了,赶紧找个心仪的对象考虑结婚吧”。

说着话还拍了拍韩建昆的肩膀道:“这算组织的关心,也算任务啊!”

“是”

韩建昆点点头,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可内心还是有些波动的。

沙器之都能听得出韩建昆声音的变化,他是知道韩工程师那件事的。

不能说是李学武的原因,但也有些关联。

因为韩工程师的尸体是李学武找到的,那个桉子也是李学武破的。

当然不会觉得李学武亏欠韩建昆什么,但沙器之知道,李学武能把韩建昆留在身边开车,也是有照顾的意思。

现在更是借着自己的话关心韩建昆的个人生活,以后一定是要关照的。

有时候领导不会把话说的太明白,可一句话就能让你少走很多路。

就像现在,李怀德昨晚没把话说明白,李学武的路就走多了。

刚到轧钢厂,李怀德便把电话打过来了。

“赶紧安排工作,计划可能有变”

李学武拿着电话也是皱了皱眉头,这特么有准儿没准儿,不是说明天才定嘛。

可领导动动嘴,下面跑断腿。

因为李怀德一个电话,李学武放下电话就给钢城的董文学去了电话。

师徒两个在电话里沟通和确定了接下来工作的细节和问题,李学武这才从容不迫地开始安排工作。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在他出差期间,各科室按照既定计划开展工作。

如果有特殊问题,一律电话请示在钢城的董文学。

这是李学武明确要求的,不允许越级请示和汇报,保卫处的事情自己处理,绝对不能直接报请到厂领导那里。

现在保卫处一个副处长当家,按道理来说是不能出差的。

可李怀德这么安排了,那就有他的道理,李学武不会问,只会做。

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能让人把家偷了。

别特么一回来,自己椅子上坐着一个屁股。

然后特么告诉自己保卫处又来了一个副处长。

至于李怀德,李学武一万个不相信,肯定不会为自己强顶着上面的压力。

所以李学武要做两手准备,上面的,和下面的。

给各科室都打了电话,单独叮嘱了韩雅婷,这才给郑富华去了个电话。

郑富华不同意李学武出差的,可这种保密任务他也没辙。

李学武在分局这边倒是大方的很,建议郑富华给他配一个副手,或者他给别人当副手。

郑富华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说让李学武走前安排好,尽快回来。

李学武放下电话笑了笑,他这招儿叫以退为进。

现在分局关于治安大队的事情都是他拿主意的,就算是郑富华有了这个心思也不好意思提了。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给郑富华打完给韩师母打。

因为突然改变计划,他今天要违约了,不能跟顾宁去家里吃饭了。

知道韩师母有事儿,李学武还故意问了。

可韩师母没有说,只说那就回来再说。

莫名其妙地想了想,也想不出师母有啥事儿。

难道是老师的?

钢城……是个好地方啊!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又给家里的于丽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时候于丽一定是在后院的,因为还得看着赵师傅表画呢。

于丽接着李学武让她收拾衣服的电话就知道计划变了。

电话里也没多说,便依着李学武的意思开始收拾厚衣服,尤其是去找带毛的袄。

倒座房收来的破烂儿里就有这种东西,还没少收。

因为那次“艺术家”南迁,好多北方的厚衣服人家都扔下了,想的就是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倒是省了于丽好些力气,也省的李学武挨冻了。

准备工作做完,李学武叼了一根烟点了,随后又拿起电话要了军医院的电话。

顾宁听见有人找她,心中猜想很大可能就是李学武。

“喂”

“我”

“嗯”

李学武拿着电话都能想象得到顾宁现在的表情,不由得笑了笑。

“我得出个差,具体时间还没确定”

“哦”

顾宁的回答还是一贯的简练,但李学武还是能听出顾宁声音的低沉。

“帮我跟妈说一声”

“嗯”

顾宁答应一声,问道:“用我去……去家里说一下吗?”

李学武听出顾宁犹豫的原因了,他管顾宁的母亲直接叫了妈,可顾宁还是不好意思管自己母亲直接叫妈的。

“不用的,我回家取衣服的时候再说”

“哦”

明明都说完了话,可顾宁还是不舍得放下手里的电话。

虽然李学武没有说出差多久,可给她打来电话就不是一两天的事儿。

两人在一座城市里,每周见面的次数也都不多,可知道他在,好像就不一样。

“能对我说等你回来吗?”

顾宁突然听见对面那人的坏话,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好像这电话声音多大似的,周围的同事听见了似的。

“嗯”

顾宁用鼻子发出了一个声音随后便慌张地扣上了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可顾宁挂电话的声音倒是让几个早就注意这边的同事看了过来。

看着顾医生红红的脸,和慌张的表情,几人都捂着嘴偷笑了起来。

李学武给顾宁打电话是及时的,因为就在他撂下电话,李怀德的电话又打来了。

时间定了,晚上六点整,厂运输办公楼集合。

李学武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

“器之,让建昆备车,我回家一趟”

“好”

沙器之答应一声便出去通知韩建昆了。

李学武再次拿起电话打给了护卫队,通知魏同晚上的集合时间和集合地点。

这次出差是一线任务,李学武并不准备带沙器之。

而是要带护卫队的队长魏同,以及按照要求配备的十五名保卫。

李学武来了个李代桃僵,保卫一个不带,直接带厂护卫队员,来一个实战拉练。

上次带他们去了一趟钢城,完全是大材小用了。

这次去的更远,而且李怀德说的含含湖湖的,谁特么知道有啥危险。

李学武可不是胆子小,完全是为了……为了给辛苦训练的队员们提供出门旅游的机会。

这么关心下属的领导上哪儿找去,不仅带他们去旅游,还让他们携带全部装备。

另外还申请了三架轻机枪,保证安全又锻炼身体。

魏同这次算是抄着了,前几次总是与李学武出任务擦肩而过,这次说啥都得好好表现一下了。

韩战在钢城一战成名,虽然最后被撂倒了,但那也是叛徒出卖,不算失败。

他魏同也要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三架轻机枪啊!他魏同这辈子还没有打过这么富裕的仗呢。

李学武交代完便往楼下走,这个时候车应该就已经在楼下了。

韩建昆还真没让李学武失望,已经把车停在了门口。

李学武转头对着沙器之说道:“你留在厂里吧,我就拿个行李”。

沙器之应了一声,帮李学武把车门子关了,目送了指挥车出门。

李学武也是赶时间,都没叫韩建昆熄火,进了院便奔家里去,跟母亲和奶奶说了出差的事儿。

刘茵自然是心疼儿子的,可这是公差,哪里允许她商量。

这会儿手忙脚乱地就要去给李学武收拾行李。

“妈,甭忙活了”

李学武抱着李姝亲了一口,转头对着母亲说道:“于丽跟后院都收拾好了,我一会拿了就走”。

李姝好像也听明白了爸爸话里的意思,因为爸爸提到了她常说的走字。

这会儿正扑闪着大眼睛,小手搂着李学武的脖子,乖巧地由着李学武抱着。

“要去多久啊?”

刘茵听说不用自己收拾,赶紧凑着儿子坐了,眼巴巴地看着李学武问了一句。

李学武颠了颠闺女,怎么稀罕都不够。

“很快就回来了,没啥事儿,都不用下火车”

“哎幼~”

刘茵眼泪止不住了,儿行千里母担忧,她不知道儿子要走多少里,可担心是真担心。

李学武咬了闺女的小手,又亲了闺女一口,随后把李姝放在了母亲怀里。

“替爸爸照顾奶奶啊”

李学武握了握闺女的手,随后去南屋拿了一瓶父亲的药酒,跟炕里的老太太说了一句,在老太太的摆手示意中出了门。

老太太不拘束孙子,有能耐的就出去挣去,没能耐的就跟家里蹲着。

只要不为非作歹就是好孩子。

当初李学武去南方老太太心里想着,可嘴上从来不提。

这会儿摩挲着手里的烟袋,想着孙子要出门,还是忍不住往身后的窗外看了一眼。

这会儿李学武已经迈进了三门,正看见傻柱从院里出来。

“你怎么回来了?”

“我还想问你呢!”

李学武看了愁眉苦脸的傻柱一眼,问道:“你怎么没上班啊?”

傻柱干笑了一下,道:“出了个门,刚回来,食堂那边串班,我……”

李学武挑了挑眉毛,道:“我出个差,回来拿衣服”。

“哦哦”

傻柱刚应了一声,便见李学武跟他擦肩而过,脚都没停地往后面去了。

他还想着跟李学武凑吧点儿呢,可这会儿人家着急有事儿,他哪里张得开口啊。

“唉~”

叹了一口气,傻柱捶了一下手,便往前面去了。

他借钱还真不是借不着,这小子别看有时候混,可做人还是可以的。

一大爷那儿雨水不让借,可倒座房这边是没问题的。

虽然不知道倒座房具体多有钱,可傻柱天天跟这儿带着,心里咋没个数儿。

只要他开口,闻三儿,或者老彪子,准能借给他,他现在想的是怎么开这个口。

李学武这会儿是真没工夫跟他墨迹,也不想管他的事儿。

傻柱一说出了个门,他就知道傻柱干啥去了。

甭说现在没时间,就是有时间李学武也不会跟他说这个。

进了门,见于丽正跟屋里站着,赵师傅背对着客厅正在忙活着。

二爷则是坐在里屋的圈椅上眯着眼睛盯着。

见李学武进来,于丽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问道:“这就走?”

“嗯”

李学武应了一声走进里屋,也不顾赵师傅看自己的眼神,对着二爷说道:“二爷,我得出个门,家里多照顾着点儿”。

这会儿二爷早起身了,听见李学武一说便点头应了。

“东家放心”

李学武点点头,笑着对赵师傅说道:“您辛苦”。

赵幼宽则是拎着手里的家伙事儿微微躬身回道:“应该的”。

李学武没再看桌上的字,转身拎着于丽给准备好的背包出了门。

于丽要帮李学武拎着,可一出门便被过来的韩建昆接过去了。

李学武示意了一眼于丽往前面走,于丽会意地跟了上来。

走到月亮门处,由着韩建昆先走了,李学武拉着于丽站在回廊里问道:“三舅走了?”

“嗯”

于丽轻声说道:“彪子接赵师傅前送走的,这边说的是腰闪了一下,回家歇着了”。

“呵呵呵”

李学武听见这个理由不由的笑了笑,问道:“谁想出来的这么无懈可击的理由?彪子吧?”

见李学武说笑,于丽可没心情玩笑。

看了四下里没人,伸手给李学武的皮夹克理了理毛领。

“包里我给你带了翻毛裤、貂皮袄、棉手闷子,还有狗皮帽子”

“嗯”

李学武见于丽的担心模样,便笑道:“就是冷点儿,没别的危险,看好家吧,听着点儿电话”。

于丽嘴上哪里敢说担心的话,只能看着李学武往前院走了。

她送也没去送,便转身回了后院儿。

李学武回了一趟家着急忙慌地只会了家里一声,跟于丽说了一声便出门上车往回走。

看了眼后座上的行李包,李学武无奈地笑了笑,也不知这于丽给装了多少东西。

到了轧钢厂已经五点多了,李学武也没叫韩建昆把行李拿下来,直接放在车上,等一会儿直接去运输办公楼。

运输办公楼不在厂办公区,而是在厂后门,跟机车车间和装配运车间在一处,属于调度处。

在李学武下车前,韩建昆回头问道:“处长,用不用我跟着去?”

李学武下车的动作一缓,随即摇了摇头,看着韩建昆说道:“根本摸不着汽车,你有火车司机证没有?”

韩建昆咧了咧嘴,他知道李学武这是在跟他开玩笑呢。

“呵呵呵”

李学武笑了笑,道:“我出差这几天你多歇歇,找时间陪陪你母亲”。

“是,我知道了”

韩建昆应了一声,目送着李学武上了办公楼。

李学武本来想的是出发前找李怀德聊聊的,可却是扑了一个空。

办公室里没有人,问秘书也不知道,只能下了楼回保卫楼了。

他算是争分夺秒地忙了,回楼上洗了脸,在办公室将制服换了。

五点四十五的时候,沙器之提醒李学武要下楼了。

把手里的钢笔收好,李学武整理了一下衣服便下了楼。

这个时候还没下班,各办公室都还忙着。

李学武一出门便摆手示意沙器之不用送,上了韩建昆一直等着的车便往厂后面去了。

指挥车一直开到了运输楼门前,韩建昆又帮着李学武将行李背包拎着上了台阶。

李学武进门前接过包示意韩建昆回去。

韩建昆明白李学武的意思,上了车跟李学武示意了一下便调头回去了。

李学武则是将嘴里的烟头怼灭了,拉开门进了运输办公楼的大厅。

运输办公楼有三层,上面两层机关办公,一层则是空旷的大厅。

因为与装备车间联通着,这边有时候会作为“候车厅”。

这会儿魏同便带着十五位护卫队员全副武装地站在大厅的一角,等待着出发的命令。

“这么早就来了?”

李学武将手里的包递给迎过来的魏同。

魏同则是笑着说道:“接着命令我们就开始准备了,加上去领装备,也是刚到”。

“呵呵”

李学武知道魏同有些激动,倒是一点儿紧张都没有。

“做好失望的准备啊,咱们是去押运,可不是去找事儿”

“我知道”

虽然嘴里应着知道,可李学武看着这小子眼睛里的光仍然亮闪闪的。

没去管魏同,李学武走到与装配车间连接的门,推开一看,车已经准备好了。

不过这会儿站台上正戒严着,看警卫的着装,李学武想着应该是部队的。

他倒是没新奇,每次押运基本都是这样的。

路上由厂里的保卫押着,出了事儿也是厂里的保卫协同铁路处理。

发出和接收都由相关部门进行处理,基本不用厂里的保卫插手。

看了看手表,按照上次的经验,这会儿应该是调度室主任来交代押运单据了。

还差五分钟,站台上的值班岗开始吹哨,同时有个穿军大衣的小伙子往这边跑了过来。

“李副处长,该你们上车了”

“好”

李学武应了一声,转过身对着魏同摆摆手。

魏同见令,几声口令下去,十五个身着黑色作战服,全副武装的护卫队员便排着队往这边走来。

值班员看见这边的阵势也吓了一跳。

这……这是轻机枪吧?

他们倒不是没见过护卫队员训练,可这么全副武装看着也太霸气了。

“不用交接单据吗?”

李学武见队员们过去以后,跟着值班员边往车上走边问了一句。

值班员回过神,道:“啊,已经交接好了”。

“是嘛!”

这倒是让李学武皱了一下眉头,李怀德可没说这次押运还安排了别人带队。

这次押运显然跟上次不同,从车厢的组合就能看得出来。

前后都有一节车头,这是方便调头,也是方便加速、加牵引力的。

前后都有车头,就没有守车的位置了,只在前车头的后面加了一节客运车厢。

这种情况李学武先前是不知道的,但并不妨碍他做安排。

“魏同你去前车头,带三个人,一架轻机枪”

“齐德隆你去后车头,带个三人,一架轻机枪”

“三班岗,保证两人同时在岗”

“其他人上客运车厢,有事儿电话联系”

“是!”

李学武安排完,魏同将手里的行李递给了赵雅军,带着三个人,拎着轻机枪和弹袋便往前面跑。

齐德隆跟魏同一样,接到命令点了人拎着枪便跑。

特么的!就知道魏同这小子不安分。

李学武看着轻机枪手和几人分背的子弹带直咧嘴。

这是押运,不是抢劫!

时间紧,李学武都没来得及看清板车和车厢里装的是什么,送了所有队员上了车以后也跳上了车。

客运车厢也是有值班员的,在李学武上车以后便关了车门上了锁。

这车厢是轧钢厂自己的,带软卧、硬卧,还带值班区和临时办公设备。

每次厂里领导或者上面的领导出长途都会挂载,平时也会用来跑通勤。

李学武一进车厢便见着八名护卫队员坐在了值班区等着命令。

他刚想安排几人轮值休息,却是看见厂办的金耀辉在车上。

这老小子是李怀德的秘书,怎么在这趟车上?

李学武脑袋一个转弯儿,眼睛一眯,对着走过来的金耀辉问道:“李厂在车上?”

“是”

金耀辉笑着说道:“领导在软卧等您呢”。

“草!”

李学武伸手怼了金耀辉一下,轻声埋怨道:“下午那会儿我特么问你你说不知道”。

金耀辉无奈地笑了笑,眼睛示意了一下后面的软卧,道:“领导有指示”。

李学武一撇嘴,对着看着自己瞪眼儿的八名队员说道:“三人一组,轮岗,枪不离手”。

“是!”

这几人由着何远安排了,分批去硬卧车厢休息,就剩下三个人分别警戒了。

李学武则是跟着金耀辉去了一头的软卧。

一开门便见李怀德正坐在床上往外面看呢,这会儿车已经动了,速度越来越快。

“我还说呢,谁帮我把单据接了呢”

李学武笑着打了声招呼,随后接了金耀辉手里的暖瓶,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转回身拿起李怀德的茶杯给倒了热水。

“很惊喜吧!”

李怀德笑眯眯地看着给自己倒水的李学武问道:“是不 是没想到我在车上?”

“惊吓倒是真的!”

李学武在铁圈里放好了暖瓶,嘴里抱怨道:“要是知道您在车上,我还用得着带三挺轻机枪?”

“哈哈哈哈哈”

这马屁给李怀德拍的舒服极了,连连摆手示意李学武坐他对面儿。

“你也给我吓了一跳!”

李怀德给李学武甩了一根烟说道:“全副武装就算了,还带着轻机枪,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打仗了呢”。

“您以为呢!”

李学武拿出打火机给李怀德点了,又给自己点上了。

使劲裹了一口,这才继续说道:“三四千公里,我认识谁啊,我就认识手里的家伙儿”。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说着话从盒子里摆着的茶具上翻过来一个杯子做烟灰缸。

“也就是重机枪太沉,迫击炮使用又有限制,不然我非得带上几门”

“得了吧!”

李怀德越是听李学武这么说,脸上的笑容更盛。

下属拿他比作决定性武器,这不是说明他的位置重要嘛。

“带上来就带上来吧,睡觉也踏实”

“那感情了!”

李学武笑着将车窗的窗帘拉上了,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不时闪过的灯光晃的眼睛疼。

“这次是个难得的机会,把护卫队的小伙子们拉出来熘熘,在轧钢厂都待废了”

“呵呵呵”

李怀德听着这位保卫处之虎的意思怎么像是害怕了呢,颇有种火力不足恐惧症的意思。

两人吹吹笑笑,就是不提这次押运的事儿,真就把这一次出差当旅游了。

李学武轻松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李怀德这混蛋比自己还惜命呢。

他能上车,就说明这次的任务很重要,但没危险。

赶上金耀辉叫两人出去吃饭的时候,李学武这才知道,车上可不止李怀德这么一位意外之人。

“你怎么在这?”

看见李学武像是见了鬼似的模样,这人嬉笑地问道:“很惊喜吧!”

“滚特么犊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