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偷偷养只小金乌 > 第917章 衣锦还乡全文阅读

第917章 衣锦还乡

热门推荐:

第917章 衣锦还乡

“辛苦了,小叶子。”杜愚拍了拍怀中堆积的叶片,“我得去洗洗,你帮我找身衣服?”

“好~”黄金叶很是开心。

不仅是因为主人认可它的劳动成果,更因为它回到了熟悉的家。

属于它自己的家。

杜愚才走出去两步,却又停了下来,扭头看向身后。

只见林诗唯静静的站在原地,正目送他离去。

她有着美丽的容颜,高挑的身躯上,穿着神秘而华贵的黑色连衣裙,尽显北国佳人之姿。

只是那一双美目太过威严,一身的凌人盛气,更是常人难以承受的。

她不需要刻意做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足以令众生畏惧、内心颤抖。

看着高高在上的女帝大人,杜愚脑中冒出了一句话:除了我,谁敢要你呀!

心中暗暗想着,他缓缓抬起右手。

“呼~”

一股风火柱笼罩在了她的身上。

林诗唯微微挑眉,并未反抗,任由自己被杜愚收入了怀里,走向卧室。

她显然意识到了什么,稍稍埋下脸蛋,枕在了杜愚的肩头。

他身上还留有些许龙涎,带着青瓷至圣特有的气息,弥漫着澹澹香气。

可很快,这一份独特的气息就被取代了。

当杜愚推开卧室门时,梨花香萦绕鼻间,沁人心脾。

卧室窗台上,正有一朵双生花幽幽的绽放着。

看来,在留宿沙棠府·火桐宅的这几个月里,它被黄金叶照顾得很好。

杜愚驻足欣赏片刻,便迈步走向了浴室。

“今日,全国各地陆续迎来了第一批战士归乡。”电视中,主持人的播报声字正腔圆。

主持人虽为专业人士,但也难免心中激动,面色欣喜:“人们自发上街迎接英雄们回家”

客厅内,沐浴过后的愚唯二人,正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准确的说,是杜愚坐在沙发上,林诗唯则是蜷缩着一双长腿,侧身躺在沙发上、头枕在杜愚怀里。

她身上还穿着杜愚的灰色T恤,很是宽松,姿态慵懒而惬意。

她的脸蛋红扑扑的,看似是在看电视,可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去了哪里。

杜愚正在刷着手机,另一只手抚着女孩的头发,指尖绕着她的一缕发丝。

听到播报声,他抬起眼帘,看向了电视屏幕。

只见一辆辆军用卡车驶过街头,车上的将士们神情肃穆,军姿笔挺、军礼标准。

道路两旁挤满了人,他们神情兴奋的欢呼着,高举着拳头、面色潮红的呐喊着。

人们手中还挥舞着一面面旗帜,无论大小,都很鲜艳。

在画面中,杜愚甚至看到一位情绪激动的大叔,冲出了警戒线,感激涕零、跪倒在地。

很快,他就被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扶了起来,只是他的情绪依旧激动,已然泣不成声。

杜愚并不知道这位大叔的故事,他只是希望,大叔和其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的。

不过,看对方感激的模样,无论这段故事的过程多么苦痛与凶险,起码结局应该是好的吧。

嗯,希望是吧。

缓慢行驶的军车,一片沸腾的街道,神情肃穆的将士,夹道欢迎的人群。

杜愚曾在书籍中见过类似的图片,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亲眼见到这幅画面。

长长的街道,一眼望不到头。

拥挤的人群,同样望不到边际。

在镜头远处,杜愚看到人群上方,飘扬着一面特别大的红色旗帜,来来回回的飘舞着。

这一片沸腾红色的海洋,是如此的震撼人心,令人心神激荡。

杜愚的心中也冒出了四个大字:与有荣焉。

“嗯?”杜愚垂下眼帘。

怀中的女孩探长手臂,揽着他的后脑,轻轻向下压着。

电视中的人群依旧在热烈的欢呼,沙发上的青年男女,则是激烈的拥吻。

良久,杜愚看着怀中高贵迷人的女友:“这也是我应得的么?”

林诗唯笑了笑,并未回应。

主持人继续播报着新闻,杜愚再度刷起了手机。

这也是几个月来,他第一次连上网。

网络上关于两界之战的消息,可谓是铺天盖地,同样,关于杜愚的消息也是多得惊人。

他率队摧毁幽寒之树,已是一个半月之前的事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酵,世人的反馈可想而知。

曾经的杜愚有些毁誉参半的意思,而现在的他.

“杜愚!杜愚!!你是我的神!!!”

“愚神将啊!这三年来,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呀!天呐,太梦幻了”

“当千纸鹤洒在松古塔某高中校门口之后,看到命运的齿轮没?卡卡就是转!”

“我就说愚神不是灾星!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是世上唯一一个能摧毁寒树的人,所以才被幽寒针对!”

“对的对的!松古塔人民搬走后,杜愚自己留在城里,抵御幽寒来犯、守护大夏,还要承受那么大的非议,简直了”

“道歉!”

“道歉道歉!”

“当年终极大考砍的那一棵寒树,就是为了这一天而演练的吧?”

“我叫杜愚,大夏第一纸鹤门徒!我的到来,不是为了荡平一座无底,我是要干翻整个幽寒!”

杜愚面色古怪,手指停了停。

我寻思着,我也没说过这句话呀?

倒是挺有气势的哈?

嗯.请务必加大力度!

杜愚翻着一则则关于自己的新闻,看着下方各式各样的评论。

他的指尖玩着小诗唯的发梢,轻轻缠绕着。

林诗唯本想着,自己的头发有点长、已经及肩了,此时见到这一幕.

那就不剪了吧。

“嗡~嗡~”

手机忽然一阵震动,杜愚愣了一下,这才开机多久啊,就能接到电话?

二十九局·局长办公室?

杜愚接通了电话:“李师兄?”

“师弟,别来无恙啊!”李敬的话语声中满是笑意。

“无恙,无恙。”杜愚同样笑着回应。

林诗唯抬了抬手,黄金叶立即探到茶几上,在手机、水杯处驻留了一下,最终落在遥控器上。

女孩这才轻轻招手,黄金叶当即卷着遥控器,送到了女主人的手中。

而就在她的手指触碰到叶片的那一刻,黄金叶突然轻轻颤了颤。

林诗唯心有所感,一边调低电视音量,一边细细观瞧着黄金叶。

身为妖帝,杜愚自然是极其敏锐的。

他一边听着电话,一边看向女孩手边的叶片。

伴着一股股剧烈的妖息波动,杜愚不由得心中一喜。

黄金叶要晋级?

它已是灵级·巅峰期,再晋级的话,可就是将级了!

“师弟?”李敬说了半天,没得到杜愚的回应,便稍稍提高了音调。

“啊,师兄刚才说什么?”杜愚回过神来。

李敬无奈道:“采访,大夏官媒要给你制作一个专题纪录片,青师让我问问你的想法。”

杜愚稍作沉吟:“嗯”

自从御妖以来,他就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

事实上,以杜愚过往的成绩,他早就被各路媒体盯上了。

单单是纸鹤门徒的特殊身份,就让太多太多的人关注杜愚。

也就更别提,杜愚次次夺得考试第一名,自带着巨大的热度。

且这些年来,杜愚走南闯北执行灵器任务,四处救火,更是因为此事,受到了些许非议。

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搞不清楚,是先有地方失火,而后消防员才出现。

而不是因为消防员走到哪,火才烧到哪。

总之,杜愚的身上并不缺少话题,能够采访到他,自然会有巨额的回报!

但这么长时间以来,杜愚的修行之路无比安静、目标尤为纯粹,一直未受到任何打扰。

这自然是因为有青师在侧,为他遮挡了一切风雨。

而现在,青师竟然没再一口回绝,而是让杜愚自行定夺?

是因为对方来头较大么?

开什么玩笑!

杨青青可是大夏书屋·二十九局的最高领导,半步成圣之人,大夏八神将之一,杜愚的师尊

她会忌惮对方的来头?

你来头再大,还能有昆仑神树大么?

所以.

杜愚抿了抿嘴唇,青师认为双生树界的危机结束了,门下弟子真的可以歇一歇了?

或着是,她希望弟子能被正名,能得到世人的认可与赞扬?

李敬耐心等候半晌,开口道:“要不师弟多考虑一会儿,确定之后给我发个消息就行。”

哪成想,杜愚直接道:“不了,我挺忙的。”

当杜愚说“忙”的时候,李敬自然不会质疑。

只不过,李师兄关切道:“师弟,你多休息几天吧,三个多月了,御妖帝也不是铁打的啊!”

“谢谢师兄关心,我正歇着呢。”杜愚笑了笑,“我说的忙,是忙着陪女朋.呃。”

李敬:“.”

林诗唯目光流转,随手轻捻着叶片,抬眼看向杜愚。

杜愚找补着:“我的意思是,忙着陪伴家人,培养妖宠。”

李敬哑然失笑,倒是为兄多虑了。

不过,既然你是这种忙的话

李敬想了想,最终还是说道:“那你真不接受采访了?你立下这等丰功伟绩,受再多的崇敬与感激也不为过。

而且这么多年了,你没什么想和这个世界说的?”

杜愚一手落在小诗唯那迷人的面容上,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轻声道:“没。”

“真的没有?”林诗唯笑看着杜愚,“忘了你受那么大的委屈,连手机都不愿意看的时候了?”

杜愚笑了笑:“那我可说了。”

李敬满心期待,问道:“什么?”

林诗唯微微挑眉:“嗯?”

杜愚看着女孩,轻声道:“中午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林诗唯心中有些错愕,也有些欢喜,她忍不住嗔怪道:“师兄问你想和世人说什么!

你这家伙,真打算把我也御了么?”

杜愚面色怪异:“我问你想吃啥,又不是让你施展火花溅。”

“都都.都.”耳畔的手机里,传来一阵忙音。

二十九局·局长办公室内,李敬没好气的挂断了电话。

擦,

杀狗了属于是。

有没有人管管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