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两百七十五章 生拉硬拽全文阅读

第四千两百七十五章 生拉硬拽

热门推荐:

“这不可能!”带着几分颓唐的鲁肃跳了起来。

“为什么不可能?”陈曦平静的说道。

“自古未有这样,而且那是贵霜的精华,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那都是堪比中原雍州、冀州、兖州的膏腴之地,只是贵霜摆烂而已!”鲁肃大声的反驳道,就彷若希望用声音让陈曦停下一般。

“可是你找找还有什么地方适合?”陈曦轻笑着说道。

“你只是在找理由吧。”鲁肃看着陈曦颤抖的说道,“你只是在找理由对吧。”

“就当我是在找理由,还记的最后一次下发的,需要后方集体配合的恒河流域重组的公文是什么?”陈曦看着鲁肃平静的说道。

鲁肃颤抖,他已经回忆起来了,这个公文他过手过,直隶恒河中下游计划书,没错,是恒河中下游,而非是恒河流域,更不是印度河-恒河全部,也即是说正式下发的直隶计划公文,只到婆罗痆斯。

“是啊,没有人做过,但为什么不能第一个做呢,我做了多少第一个做的事情。”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是没有人做过将一个帝国的膏腴之地分封给臣子,哪怕是周武王,也占据了中原的膏腴之地,而将其他人分封到荒野去开拓,可你知道吗?”

你知道如果要让汉室最大的军事集团继续维持下去,继续保持这样的斗志下去,需要什么样的投入吗?

没有这样的气魄,如何能建立汉文化圈。

没有这样的心气,如何能让他们坚信汉室不会亏待有功之臣。

没有这样的行为,如何在之后让他们继续听从号令征伐天下?

陈曦是相信道德,相信信义,但那些陈曦相信的是某个人,某些人,而不是所有人的,对于群体,讲信念,讲道德,真的不如讲利益。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十二元老,关张赵等人算是以义聚,而普通的士卒,则是以利聚的,哪怕内中有信义,有感恩,陈曦也不会将之当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万民还是需要吃饭的。

所以陈曦丝毫不差的兑现了军功爵制度。

所以陈曦分毫不少的兑现了退伍兵制度,对战死、伤兵的抚恤。

所以陈曦留下了开拓文书和自建封地的印信。

可就算如此,最后还是崩了,对此陈曦不理解之余又觉得李优说的那句话很对,十六年了,对,最早的那批人已经十六年了。

然而就算是陈曦理解,陈曦也多少心累,明明准备好了。

“我们不敢想啊!”鲁肃双手抓住牢笼对着陈曦挣扎道。

“如果你们敢想,世家也就敢想了,你看陈荀司马这三家多乖,拿走的都是边边角角,从来都不敢打贵霜精华区的主意。”陈曦轻叹道,“因为所有人都不敢想,而也正因为所有人不敢想,才有机会给你们分到最大最好的东西。”

陈家不想要恒河的膏腴之地吗?想要,但不敢开口,所有人都认为那是属于汉室直辖的核心区,就跟罗马灭了安息之后,直辖了两河流域一样,因为那是另一个帝国的精华区。

在这种情况下,陈家背靠陈曦,最后也只是乖乖的蹲在了妫水。

司马家献祭了司马彰,不也只是借着舒拉克家族,从贵霜精华区迁出来,在边边角角窝着,根本不敢胡乱伸手。

荀祈代表的荀家,实际上也差不了太多,他们都不敢乱动,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地方太肥美,只有汉室配吃。

至于说将那地方分封,整个汉室,在陈曦提出来之前,没人想过,在陈曦告诉刘备的时候,刘备也是骇然,但刘备很快就像现在的鲁肃一样醒悟过来了,分了,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明知道是最好的选择,也会思考很久,最后否决,但刘备具备着其他君主完全不具备的一样素质,刘备是真的仁义。

所以刘备点头了,分!

以婆罗痆斯为界,以东为中央直隶,以西为追随至今的众人的封地,从地盘上讲,看起来也就是婆罗痆斯以西稍微大一点,可婆罗痆斯以西是从孔雀王朝,甚至更早文明起源开始,耕耘了上千年的膏腴之地,属于接手就能使用的那种。

相比于东欧之基需要数代人建设,中亚需要输血维护,东南亚光是完成苏门答腊的水网建设就需要二十年,婆罗痆斯以西什么都不需要做,接手就已经是帝国了。

用刘备当时带着笑容的表情来说,这就是他对于追随自己的老臣最大的富贵,不需要建设,不需要维护,不需要开发,全都是现成的,仅有的人口问题也在之前的宣贯之中,给了回答。

所以当时陈曦和刘备商议完之后,就等着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当然上述是对于刘备而言,对于陈曦的话,这只是建立汉文化圈坚实的一步,当然也只有这一步踩实了,才有后续。

对于陈曦而言,分了贵霜精华区,喂饱以刘备为首的庞大军事集团,是让他们明白陈曦说到做到,说不亏待就不会亏待,这是立信!

陈曦做了很多次立信的行为,靠着自身的力量,才稳住了遍布中原的饿狼,而在陈曦的规划之中,贵霜精华区整个分封下去,足够让所有人相信陈曦的信誉。

有了这一步,才能在贵霜完蛋十年八年之后,伪造匈奴在美洲活了的消息,让这些已经有了切实保证的家伙继续去追逐,去美洲。

至于匈奴活不活这个,当初陈曦做这个计划的时候,还没意识到匈奴真的活着,他要的只是一个理由。

有了切实的保证,分了贵霜精华区,那么陈曦给他们吼匈奴在北美又活了,你们给我组织人手去干活,这些人绝对会很积极的出动,因为那个时候他们也有了自己的根基,自己的封国。

见识过大秦的分崩离析,见识过老秦人最后放弃为大秦作战的历史,陈曦又如何会学始皇帝,硬按着不让分下去。

毕竟只有如此积极主动的出击,才能让他们见识到更好,更广大的天地,才能让他们以搜山检海一般的态度,将整个美洲好好调查一遍,也只有如此细致的调查,才能意识到这泼天的富贵,才能拥有汉文化圈的另一只鼎足!

靠宣贯是没用的,你就算是说的再多,也比不上他们自己去调查取证,人类的主动性,在很多时候才是奇迹的基础。

陈曦的想法很简单,虽说是建立汉文化圈,谁上来陈曦都能接受,但这些人终究追随了他们这么久不离不弃,那么我偷偷给了他们最美好的现在,又给他们指引了最广大的未来,让他们有追逐的机会和能力,也没问题吧,做不做无所谓,该给的都得给。

就这么简单,陈曦很公平,又很不公平,贵霜帝国一整个完整的,就算是打烂了,也几乎不怎么用建设,直接就能接收的精华区,已经是远超袁曹孙以及各大世家,所能平均到他们这个层级,所能获得的利益了,在此之上,陈曦还给了未来。

在陈曦看来,自己不说是仁至义尽,最起码也为他们想好了。

结果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说实话,多少有些心灰意冷。

“是这样啊……”鲁肃半跪在牢笼里面,声音低沉,他已经明白了,不是没有地方分封给他们,而是他们根本不敢去想,不过也正因为他们不敢去想,才能这么分封。

“是啊,就是这样,正因为没人敢想,才能这么做成既成事实。”陈曦叹息道,“不过你们有一点说的很正确,我确实是疏忽了。”

陈曦疏忽了人心,陈曦以为自己给了中下层立信,中上层就不会怀疑,可真正不会怀疑的只有十二元老,以及武将之中第一排的那些人,甚至那些人也怀疑了,只是愿意继续相信罢了。

“我以为百姓和士卒无法等待,你们多少可以等一等。”陈曦多少有些失落的说道。

“抱歉。”鲁肃看着陈曦说道。

鲁肃已经明白了为什么不外传,甚至为什么不给十二元老和武将第一排的那些人说。

因为不能说,真的不能说,给这些人说了,不外乎两个可能,一个是这些人不外传,然后就成了顶层严丝合缝,中下层已经接收到了属于他们的利益,中上层只有军功封赏。

那么基于这种情况进行推演的话,就不会是现在这种鲁肃身后隐约站立着关张赵华于,然后对于陈曦发起质问,而是在无法得到任何消息之后,铤而走险。

毕竟面对严丝合缝的上层和完全不可能涉及分封,遵从国家指挥的下层,最有可能发生的是什么,吃了中层,再换一批呗。

至于顶层这些人外传,然后所有人知道,就必然会损害刘备势力所有人的利益,这是无法避免的现实。

故而鲁肃已经清楚了陈曦的逻辑,陈曦认为他的信义,以及顶层对于他的信任,能保证中上层在打垮贵霜之前,不出现问题,然而事实却是,因为某一个环节的出错,整个计划崩了。

“抱歉,辜负了你的信任。”鲁肃一脸灰败的说道,他已经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前后逻辑。

“没什么,是我的失误。”陈曦摇了摇头说道,“而且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失。”

鲁肃苦笑,确实,这些对于陈曦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失,真要说损失的恐怕是极力推动这件事的中上层。

“我在外面呆了十几天,看着官僚死啊死的,前几天司马伯祖去世了,今天陈叔父去世了,明天荀叔父也该去世了。”陈曦看着鲁肃说道,“而和你聊完,也多少有些意兴阑珊。”

“你打算直接公开吗?”鲁肃追着之前的问题询问道。

“都到了这一步,我准备召集中上层进行公开,等玄德公回来就召开大会。”陈曦平静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鲁肃,“到时候你就会被放出来,玄德公的为人你也知道,最多叱责你几句,就会把你放出来,对待自己人这一方面,你可以信得过。”

陈曦说话的声很轻,但却像是一把把的改锥扎在了鲁肃的身上,是啊,太尉的为人大家都知道,对待自己人没什么说的。

“我已经第二次加急通知了,大概到十二月前后,玄德公就会回来,这几天你就先在诏狱住着吧。”陈曦叹了口气。

说完,陈曦起身,准备将自己屁股下面的茅草递给鲁肃,鲁肃在陈曦递茅草的时候直接拽住了陈曦。

“子川,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会闹到这一步吗?你到底是对于你的信誉缺乏信心,还是对于太尉的信誉缺乏信心?”鲁肃突然厉声说道,他已经意识到陈曦的情况不对了。

“啊,到了这一步不外乎就是有人挑拨,挑拨的是谁,到现在也不重要了,至于是不是对自己,对玄德公的信誉失去信心,这不已经是现实了吗?”陈曦看着鲁肃死死拽住自己的袖子不放手,最后还是没有直接挣脱,带着几分疲累回答道。

到了这一步,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没有意义了,最起码,对于陈曦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了。

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有区别吗?

不外乎是某些人而已,说不定已经自杀了,就算没自杀,现在恐怕也战战兢兢的等着死亡的来临,裂痕出现了,就不可能回去了啊,信任崩塌了,陈曦又能如何?

“不,不全是,一整个原因并不是如此,他们只是在这一战之后生出了危机感,被迫使劲让高层来询问,”鲁肃拉着陈曦的锦衣大声的说道,“我只是因为前面两个问题一时激愤,所以才那么直接的。”陈曦直接愣住了,看了看鲁肃,仔细看着鲁肃那急迫的神情。

“危机感?”陈曦依旧在牛角尖之中,没钻出来。

故而陈曦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本质并不是逼宫,只是三个问题加身的鲁肃,在那时立场太明确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