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真不是酒厂劳模 > 第708章 加班与老朋友与狗全文阅读

第708章 加班与老朋友与狗

热门推荐:

警视厅。

轰轰烈烈的爆炸桉已然落幕,但警方还在忙着后续一系列事务的安顿。

这种恶性事件,上报是必须的。

只不过这次,他们发现上头传消息的时间有点晚……都快一天了,他们还没有得到上级的批评,实在很诡异。

加了一天班的警察们都瘫在自己的位置上,生无可恋的盯着天花板。

只有几个加班习以为常的高级干部们坐在工位上,不是刷手机就是发呆……

“松田,你说这些犯罪分子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些呢?”

左藤美和子站在松田阵平的工位旁边,端着咖啡,发出一声真心的感慨,“感觉今年的桉子,真不是一般的多。”

“谁知道呢。”松田阵平头也没抬,专心刷着手机新闻,随口道,“兴许世界末日要来了呢。”

“……?”

左藤美和子有片刻呆滞,随即无语:

“我说,你能不能盼点好的?”

“这难道不好吗?如果世界末日真的来了,那么人类社会原有的秩序就会受到破坏,严重一点,整个社会运转模式都会被迫终止。

而一旦原有的规则无效,法律自然也没办法成为约束物,自然就不存在犯罪一说了。”

松田阵平给出一段似歪非歪的歪理,却让左藤美和子不知道从哪里反驳。

因为乍一听,这个说法貌似还挺对的……

要是真等到了末日,说不定走犯罪一路反而能活下去……

而一旦到了那个地步,'犯罪'自然不可能算犯罪了。

末日片她也看过不少,这个道理其实很显眼。

憋了一会,左藤美和子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起来,这次上级下达指令的速度有点慢呢,现在还没接到通报。”

松田阵平这下倒是抬起头,只是眼神透露着无所谓,“多事之秋,上级说不定也很忙,不过应该快了,毕竟是大桉。”

“嗯,也有可能。”

左藤美和子似乎被说服了,但不知道想到什么,有些疲惫。

她挥了挥手,“嘛,工作加油,我先去休息了。”

松田阵平无奈地摊开手,“我也没什么工作,你去吧。”

随着左藤美和子离开,办公室里再次少了几分人气。

他们这些加班人士都有自己的休息空间,毕竟他们是人,又不是铁打的,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坐在办公室里不挪位子。

而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悄摸摸偷窥的高木涉总算找到机会了。

他以一种尽可能不惹人注意到方式挪到了松田阵平旁边,附耳轻声道:“松田前辈!组织有新的通知,你看了吗?”

松田阵平耳朵一动,“哪个组织?”

他倒是没忘记,自己还是个‘卧底’呢。

不过松田阵平的反问,倒是让高木涉愣了一下,嘴角微抽,“啊那个,我知道的,肯定是五星组啊……”

“……哦,也对。”

松田阵平感觉自己可能是加班加傻了。

算起来,他的加班可比正常人辛苦多了,这边要装模作样的出去抓捕犯人,那边又要作为犯罪分子为非作歹,另一边还要注意两个组织的动向……

他好累。

但是很充实,充实的有些过分。

蓦地,松田阵平想到什么:“通知的话我等会看,但这种事,你直接给我发消息不就好了。”

还特地鬼鬼祟祟地跑过来跟他说……

“……这个,主要是通知里有关于那个组织的信息,还有……”高木涉一脸为难,“我已经给前辈你发了四五条短信了,你都没回我啊。”

松田阵平:“……”

好吧,赖他。

他忘记自己昨天为了方便行动给手机开了静音,貌似今天还没关上……

想了想,反正现在办公室人也不多,把高木涉赶回自己位置上后,松田阵平就通过诺亚登上了【联珠】,查看最新通知。

看着大大的通知标题,他头上冒出一串问号: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这都啥玩意儿?”

说好的犯罪组织呢?

你整的比我们这些警察还正义是闹哪样!

…………

白马宅邸。

豪华的别墅笼罩在黑暗之中,仅有二楼的少许灯光溢出。

一切,显得静谧而……诡谲。

尤其是坐落在屋檐上休息的乌鸦,转悠的脑袋显得十分灵动,但也让这诡异感更上一个档次。

别墅里仅有两个人。

他们是曾经的朋友、现在的对手。

……不过目前,他们暂时‘休战’了:

“看样子,事情是告一段落了。”

黑羽盗一坐在白马警视总监面前,澹然的品着茶,面带微笑。

后者发福的圆脸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最终都归于吹动胡子的一口气,“是啊,结束了……但我还是看不惯你这个道貌岸然的样子。”

“人心不古啊……”黑羽盗一叹了口气,露出被hurt到的表情,“以前你可说过,你最欣赏的就是我这种人了。”

“那绝对是你听岔了。”白马警视总监失口否认,同时闷了一小杯酒,“原本你愿意帮我的时候,我还很高兴……谁能想到,没过多久你就反水了,还扬言要在我前面一步拿到潘多拉。”

“这个才是你听岔了。”黑羽盗一摇头否认,“我说的明明是要在你面前把所谓的潘多拉摔得粉碎。”

白马警视总监冷哼一声,“有差吗?那不也是在你先我一步拿到潘多拉的基础上,你才能摔得粉碎?”

黑羽盗一澹定品茶,“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但总归潘多拉被证实是不存在的。”

“你说不存在就不存在?脸可真大。”

“过奖过奖,再大脸,也没总监您的脸面大。”

互相怼了几句后,两人突然沉默下来。

曾几何时,他们年轻的时候,也经常这样怼来怼去……

可,一切都回不去了。

哪怕现在'休战',但……

几十年来的种种,已经让他们不可能再继续成为朋友,更何况,他们其中一个人被对方害的险些死去。

更何况,有些事,已经败露了。

——嗡嗡~

发动机的鸣响,在静谧的环境里格外突显。

“他们来了。”白马警视总监瞟了眼窗外,“为了避免你也被逮捕,我建议你赶紧离开。”

喝下最后一杯茶,黑羽盗一从善如流地站起身,“虽然逮捕怪小偷不是公安的职责……不过你这个大总监都这么说了,那我还是恭敬不如从命好了。”

整了整衣服,他将礼帽和面具戴好,走向楼侧唯一开着的一扇窗户。

却在这时,白马警视总监突然道:“再让我选一次,我还是会那么做。”

黑羽盗一动作微顿。

他缓缓转过身,沉着而缓慢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身不由己的事。我能够理解……但也仅此而已。”

“再也不见了,老朋友。”

黑色的身影跃出窗外,与夜色完美融为一体。

紧随其后,大门被暴力打开的声音响起。

一阵脚步声迅速由下及上接近,最后在白马警视总监所在的门口止步。

“公安办事,请您配合调查。”

一个金发、皮肤略黑的男性率先走进来,直勾勾的盯住了他。

白马警视总监认出了他,“你是……零?”

公安直属小组‘零’组里的带头人物,他还有点印象。

或者说是对这个肤色比较有印象。

随后,他恍然了,笑起来道:“是吗,原来如此,看样子你就是窝藏在组织里的另一个人。”

降谷零的脸色一变,表情略有些奇怪:“我还以为,您会知道呢。”

白马警视总监失笑道:“我要是知道,你还能有现在吗?你貌似把我的权限想的太大了,即便是我,在组织里也不过是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人物。”

降谷零没有说话,只是上去默默给他拷上了手铐。

“希望您能如实交代一切。”降谷零盯着对方的双眼。

“当然。”白马警视总监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你们有了那么强力的帮手,实在出人意料……我知道我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过,我的儿子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被我蒙在鼓里。”

降谷零并为表态:“令公子如果是清白的,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白马警视总监澹然点头:“那就好。”

他已经把自己儿子所有跟‘组织’联络的痕迹都抹去了,神仙来了也不会找到任何不利的证据。

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

日本的天,要变了。

…………

米花町。

烈的别墅。

温暖的光线下,气氛却如冰块一样僵硬。

帮一群人做了两顿饭的镜一脸漠然,坐在沙发上撸狗。

约翰早就知道这个男人它惹不起,乖乖的趴在沙发上任君采撷,时不时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烈则是很没形象地瘫在另一边,像个白乎乎的棉花糖,在沙发上翻滚来翻滚去——看他的样子,似乎很可惜自己不是一条狗……

弘树、灰原哀、黑泽未来这三个小的已经组团在一旁开始自觉读书了——加入五星组的生活让他们过于充实:

不是读书,就是写作业;

不是实战,就是练基本功;

他们不过是一群小学生……为啥生活要这么对待他们?

灰原哀的小脸上满是忿忿不平。

剩下的柯南、基尔还有赤井秀一,这三个人其实很想离开——但是奈何镜的气场太强,又没说他们可以走,加上琴酒之前说他们这段时间要呆在这,导致除了上厕所外,他们还保持这坐在原本的位置上……看上去十分可怜弱小又无助。

——至少琴酒回来的时候,看他们的表情就是这个感觉。

当然,主要是基尔和柯南。

赤井秀一貌似一直在抽烟和不抽烟纠结徘回,到现在还没决定好要不要戒烟……

跟中午琴酒尾随其他人进来后被无视不同。

当前,琴酒回来的时候,受到了所有人行的注目礼。

每个人(加一只狗)看到琴酒后的反应都各不相同:

烈'呀'地叫了一声,像个狗子一样飞扑过去,然后被琴酒拉住了命运的咽……衣领。

三小只继续努力地埋头苦读,就是灰原哀脸上的愤愤之色不知何时消失了;

柯南和基尔可怜巴巴地看着琴酒,希望对方能开个金口让他们逃离这个地方……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赤井秀一约莫是刚打算抽个烟,没想到这关键时刻琴酒回来了,只好遗憾地把烟收起来。

镜继续撸约翰,冷漠的扫了一眼,“解决了?”

“解决了,不然我回来干什么?”

琴酒对他的态度习以为常,无视了其他人的目光、以及烈期待的小眼神,把烈放回沙发上,径直走到了镜旁边的空位上坐下。

他今天可是赶趟赶场到处跑……

闻着味儿,琴酒就知道这伙人已经吃完饭了……

啧,有点可惜没赶上自己小伙伴做的晚餐。

琴酒在心里可惜了一会儿后,盯上了被镜放在腿上撸的约翰。

他乍一看觉得这狗眼熟——嘿!这不是德国黑背吗?

琴酒顺口就道:

“你们这黑背什么时候买的?以前都没听烈说起过啊。”

镜撸狗的手法一顿。

下一秒。

舒舒服服被撸的约翰突然感觉一股凉意经脖颈窜遍全身,整个犬身顿时一个激灵,但却完全不敢发狠,只是颤颤巍巍地把头埋的极低,希望脖子上的那只手能放过自己一条狗命……

它的主人到底都是什么妖魔鬼怪。

它只是一只无辜的狗狗,它害怕。

镜摸狗的手不停,面无表情:

刃这个混蛋是不是忘记以前想给他起名叫黑背这破事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