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 第900章 非有与非无(八)全文阅读

第900章 非有与非无(八)

热门推荐:

另一边,幻阵之内。

“......就、就是这样了。”

低着头,声音有些小。

跟杨柳诗相比,顾盼儿终究还是嫩了一点,因此很快便就把她是如何跟魏长天相识的,以及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当然了,之所以说实话也是因为顾盼儿比较信任杨柳诗。

她虽然如今尚不知杨柳诗是谁,但却知道是后者救了魏长天。

更何况她听得清楚,对面这个女子可是也称呼魏长天为“相公”的......

“所以你为何称呼他为相公?”

另一边,杨柳诗冷冷瞥了顾盼儿一眼,看得出对这件事颇为在意。

而后者闻言则是脸色一红,轻声如实回答:

“我不知贼人是否知道魏公子的身份,只是想着这样或许更稳妥一些。”

“哦,我知道了。”

点点头,杨柳诗大约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便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开始捡拾地上散落的星辰刀鞘等物。

顾盼儿犹豫了一下,一面弯腰帮她一起捡,一面试探性的问道:

“不知姐姐是......”

“我是长天的娘子,你叫我柳诗就是。”

杨柳诗接过顾盼儿递来的一块子母玉,脸上的表情多少缓和了一些:“长天可曾跟你提起过我?”

“柳诗......”

顾盼儿心中记下名字,却不怎惊讶,应该是早就猜到杨柳诗与自己不同,真的是魏长天的娘子。

“魏公子说过他已婚娶,但未曾提起过夫人的名字,小女方才多有冒犯,还望夫人见谅。”

微微施了一礼,顾盼儿算是为她刚刚“假冒人妇”的行为道了歉。

杨柳诗当然不会小心眼的为难她,笑了笑此事就算翻篇。

而误会解开后,两人便也终于开始审视起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残垣断壁,满地狼藉。

曾经庄重肃穆的云安寺已变成了一片废墟,在凄冷的月光下显得格外冷清。

“怎么会这样呢......”

因为方才注意力全在魏长天身上,顾盼儿直至此时才察觉到不对劲。

她虽然不知在自己来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既然云安寺变成这个样子,那理应会闹出极大的动静才是。

可为何临川城中竟没人听到呢?

皱了皱眉,顾盼儿的眼神十分茫然,看得出不能理解这一切。

而杨柳诗应当是看出了她的疑惑,稍作思考后便开口解释道:

“这里应该是一处幻阵。”

“幻阵?”

“嗯,便是一种特殊的阵法,可以化作任何景象,甚至能够做到以假乱真。”

“夫人是说......这云安寺是假的?”

顾盼儿很聪明,立马便懂了杨柳诗的意思,不由得蓦然瞪大了眼睛。

“你可以这么理解。”

杨柳诗没有给顾盼儿解释太多关于幻阵的事,留下一句“在这里等着”之后便四处去转了转,差不多一炷香后才走了回来。

“确实是幻阵,并且十分高明。”

“此阵只可进不可出,我暂未找到什么办法出去。”

简单说了两句,杨柳诗便将视线投向那尊已重新坐回到莲座之上的佛像,表情有些若有所思。

而顾盼儿却是一愣,赶忙问道:

“夫人,那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

“什么也不做,等着就是。”

“等着?”

“嗯,长天他一定会回来救我们......”

“嗖!”

似乎是为了验证杨柳诗所言的正确,还未等她说完,一道黑影便忽的自阵外掠了进来。

正是好不容易逃出去,却又再次“自投罗网”的魏长天。

“相公!”

见到魏长天,杨柳诗脸上的澹定之色一瞬间就被急切所取代。

她快步向着魏长天迎去,见后者身上的伤莫名其妙全部消失之后先是一愣,然后才语速极快的问道:

“我不在的这几天究竟发生什么了?”

“那个意欲杀你的年轻男子是谁?”

“他明明只有六品,怎会能打伤你?”

“还有这幻阵又是怎么回事?”

“......”

死死攥着魏长天的衣角,杨柳诗噼里啪啦一口气问了一大堆问题。

而魏长天则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安慰道:

“这些事等会儿再说,如今我们还是先出去。”

“哦对了,你怎么来了?是张三跟你说了什么?”

“嗯,张三传信给我说一整天都没能联系到你,怕你出了什么事......”

杨柳诗眼眶一红,咬着嘴唇微微转开头,似乎是不想在这时候哭。

很快,她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便拿出几样物件交到魏长天手里。

“那个年轻男子没死,应当身上带着清绝玉佩。”

“他逃走前好像捡走了一块令牌,其余的东西都在这里。”

“好......”

接过星辰刀鞘等物,魏长天只一眼就看出少了什么。

是馗龙长老令牌。

本来自己有两块令牌......准确的说是老张头留下了一块,玄天剑残魂还有一块。

可后来残魂那块被许岁穗偷走了,老张头那块自己则交给了楚先平。

虽说直到现在楚先平也没将令牌还给自己,不过许岁穗手里那块自己却是早就要回来了。

结果现在这枚馗龙令牌就这么被林直给带走了。

魏长天不知道林直是有意拿走了令牌,还仅仅只是一次无意之举。

总之在失去了这最后一块令牌之后,他便算是彻底无缘馗龙长老会了。

唉。

在心底叹了口气,魏长天倒也不是特别难受。

毕竟丢了馗龙令牌的负面影响不是立刻便能体现出来的。

最起码神击符、星辰刀鞘这些东西没被林直带走,他觉得这就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行了,先去破了这狗屁阵法再说吧。”

摇摇头,魏长天没在杨柳诗面前表现的太过沮丧,说了一句话后目光又落在不远处的顾盼儿身上。

“你没事吧?可曾受伤了?”

“啊?没、没有。”

顾盼儿赶忙摆摆手:“公子你......”

“我也没事。”

魏长天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说道:

“今夜之事多谢了,若不是你,或许我也等不到柳诗来救。”

“公子不要这样说。”

顾盼儿低了低头:“只要你没事就好。”

“......”

很明显,这句话怎么听也带着些暧昧的感觉在其中。

魏长天下意识的看向杨柳诗,发觉后者的表情竟然没什么变化。

果然大度!

心中夸赞一句,魏长天刚欲说些什么,腰间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相公,盼儿可是个好姑娘。”

手上暗暗用力一拧,杨柳诗笑盈盈的看着一脸尴尬的魏长天,轻声提醒道:

“你以后可要好好对她。”

“......”

我就知道!女人就没有不会吃醋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