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四千零八十二章 棋困七日全文阅读

第四千零八十二章 棋困七日

热门推荐:

第二儒祖并不做作和推诿,心安理得的坐在那里,承受张若尘这一拜。

他右臂画圆,长袖飘逸。

“哗!”

密密麻麻的字符,呈现在他周遭的天地间,喷薄霞光,似比宇宙中星辰的运转规律还要奥妙。

他道:“帝尘如何看始祖的这个境界?”

张若尘坐回位置上,恢复帝者气度,观察第二儒祖身周因为那些始祖字符而变得混沌的空间结构,道:“深不可测!世人都以为本帝战力,不输始祖。唯有本帝自己知道,面对始祖,我毫无胜算。”

第二儒祖面露讶色,道:“帝尘怎么如此妄自菲薄?这是故意示弱?”

“儒祖这是准备试探本帝的实力?”

张若尘风度优雅,从容不迫,道:“本帝虽知面对始祖,没有任何胜算。但却也有把握,与始祖生死一换一。”

谁都能够感受到气氛变得不对劲,空间中的气压,以十倍递增。

池瑶脚下出现一道道葬金纹路,蔓延而开,随时准备应对始祖级交锋的余波。

第二儒祖仔细凝视张若尘的双目,确定他言语真诚,于是,长笑一声:“老夫明白了,你这是还没有将七十二层塔祭炼完成。”

张若尘目光一凛,道:“儒祖对七十二层塔竟有如此信心?”

第二儒祖徐徐道:“集人祖、剑祖、冥祖、大尊、天魔,五大始祖之道法,千锤百炼而成的重器,冠绝寰宇,威力之强,无法想象。”

“帝尘借胜利王冠,能够接下尸魔的始祖大符。那么借七十二层塔,就一定可以硬撼始祖,傲视苍穹,剑指一切敌。”

张若尘道:“儒祖既然知道以人祖、剑祖、冥祖、大尊、天魔之能,都只能各自铸炼七十二层塔的其中一步。就应该明白,铸炼完整七十二层塔的难度,这绝非我一个尚未踏入始祖境的修士可以做到。”

这一点,张若尘没有撒谎。

也没有必要在一尊精神力始祖面前撒谎,对方有太多手段,可以辨别、推算、验证出真假。

融合剑阁、幽冥地牢、幽冥炼狱、鬼门关,实在太难,等于是在融合五大始祖的道,根本不是始祖之下的修士可以做到。

当初的五十四层塔,也只是殒神岛主简单的拼接而成,并未完全融合。

第二儒祖严肃道:“熵耀已经发生,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帝尘可否信任老夫一次,让老夫来助你,将七十二层塔铸炼完成?”

张若尘并未立即答应,或者拒绝,而是问出一句:“以儒祖的修为,掌握七十二层塔,可有把握无敌于天下?”

“始祖在别的时代,可号令诸神,一言决定宇宙的兴衰变化,是绝对的主宰。但在这个时代……以往万古的因果纠缠,长生不死者的布局,始祖残魂的执念,所有的所有,都汇聚到了一起。谁敢称无敌?”

第二儒祖莞尔微笑,已然明白张若尘的顾虑,不再提七十二层塔。

他忽的问道:“帝尘觉得这局棋如何?”

张若尘低头看向棋台。

三尺见方的棋台上,黑白子交错,似代表了光明和黑暗,相互绞杀。

白子是那么的耀目,充满神性光辉。

黑子则如宇宙中的黑洞,吞噬一切物质和灵魂。

“咦!”

张若尘发现脚下出现一条笔直的沟壑,一直延伸向天地尽头。沟壑两旁的大山,一黑一白,晶莹剔透。

这时张若尘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精神意识被拉进棋局,困在了第二儒祖早就布置完成的阵中。

池瑶发现,夜空中月牙和星辰的光辉,尽皆投射向棋台,继而蔓延开,使得整个真庐岛都星雾茫茫。

张若尘像陷入某种迷失状态,静止不动,宛若石凋。

第二儒祖则是站起身,双手藏于双袖,放在胸前,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唰!”

战剑出鞘。

池孔乐持剑傲立,抵挡扑面而来的始祖气场,眼神始祖锋锐,没有丝毫畏惧,道:“你将我父亲怎么了?”

“一座星月精神棋阵,淬炼神魂,锻炼精神,考验意志,你们不必紧张,要对帝尘有信心。”

第二儒祖仔细端详片刻,笑道:“虎父无犬女,丫头,敢向始祖拔剑,你将来成就必然超凡,可愿拜入老夫门下?”

拜师始祖,这是何等殊荣?

便是诸天都要羡慕。

不远处,池瑶的头顶,一重重天宇世界显现出来,遮盖星空。九彩色的混沌神华爆发,汇聚向滴血剑。

剑体血光大盛,斩向十步之外的棋台。

“轰隆!”

但那里就像无尽之渊,任何力量靠近,都被阵法吸收得干干净净,掀不起任何波澜。

见此情景,池孔乐立即提剑赶过去,无论如何,必须先将父亲救出来。

至于拜师第二儒祖,则是根本没有想过的事。

第二儒祖笑了笑,没有在意,不再提收徒的事,哼起一首不知名的歌谣,径直走下断头崖,消失在绚烂的星雾中。

……

七日后。

阳光照耀,酷热难当。

汇聚在断头崖上的神灵越来越多。

包括问天君、龙主、千骨女帝、墟鲲战神、五龙神皇……,除了正在闭死关的,剑界的顶尖强者几乎尽至。

随一阵海风吹来,棋台边,本是静坐不动的张若尘,发出一声幽叹:“始祖果真厉害,随意布置的一座阵法,便困了我七天。”

张若尘抬起头,看向天空火炉般炽热的骄阳,道:“而且还是在这烈日当空,星月隐退,阵法威力最弱的时候才做到。”

他并未有半分沮丧,能够与始祖斗法,便已经是绝对实力的象征。

曾几何时,始祖尚是神话传说一般的超然存在。

与始祖斗法得越多,对始祖的了解才越多,将来应对起来,才能做到心中有数。

是一件好事!

“哗!”

张若尘衣袖一挥,神力震荡出涟漪。

顿时,棋台十步之内,第二儒祖留下的秩序和阵法铭纹,尽数消散。

在场神灵,终于可以靠近。

问天君龙行虎步,率先走到棋台边,观察棋局,似依旧难以置信,道:“他真的强到只凭一局棋,就能困住你七天的地步?”

“他的真实实力,只会比我们想象中更高。始祖啊,他到底用出了几成的修为造诣,谁知道呢?”

张若尘问道:“他可有带走七十二层塔?”

七天过去,必然发生了许多事。

问天君摇头,道:“他进入了七十二层塔,但半个时辰后,便又从塔中走出。他道,以他的精神力造诣,也需要花费至少六万年,才能将七十二层塔完全融炼成功。”

“预料之中的事。”张若尘道。

五龙神皇脚踩五彩云霞,金龙光影在身后若隐若现,道:“本皇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就算需要六万年时间,但也只是六万年。他为何不直接取走七十二层塔?六万年后,他岂不是就能无敌于天下?”

池瑶站在崖边,迎风而立,道:“因为没有人希望七十二塔被铸炼出来,确切的说,是没有人希望七十二层塔在别的修士手中铸炼出来。”

“第二儒祖一旦取走七十二层塔,立即就会成为众失之的。”

“尸魔、鸿蒙黑龙、黑暗尊主,当然也包括我们,都将视他为第一大敌。都将赶在七十二层塔被铸炼成功之前,覆灭永恒天国,围杀了他。”

“六万年太久,他守不了那么久。”

“若只需六十年,他可能已经取走了!”

张若尘环视四周,心中一动,以不可抗拒的命令语气:“本帝已经无妨,诸位都退去吧!”

目光所及,张若尘看见了木灵希、凌飞羽、白卿儿等女子的身影,但,只是一扫而过,没有任何停留。

待第二次看去,她们已经离开。

张若尘心头苦涩,自知对不起她们对自己的关心。冷漠,真的太伤人,也太伤心。

断头崖上,只剩池瑶。

池瑶道:“第二儒祖带走了大司空、二司空,还有洛水寒,很强势,无人可以阻拦。”

“阻拦始祖?”

张若尘摇头,道:“以后千万不可有这样的念头,始祖的一根发丝,现在的你也未必挡得住。再说,他们随第二儒祖而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池瑶眸光似水,道:“你似乎对第二儒祖改观了不少,你相信了他先前讲的那些话?”

“我只是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性,或许神界真的没有长生不死者,一切皆是人祖跨越时间长河留下的身影。”张若尘道。

池瑶道:“人祖既然可以跨越时间长河,那么,除掉冥祖和黑暗尊主最好的方式,乃是在源头,将他们击杀。所以,我始终认为,第二儒祖话语中有着许多漏洞,并不值得相信。”

张若尘道:“想要跨越时间,前往过去未来,必然困难重重。想要在浩瀚宇宙中,找到一个人,都如大海捞针。而时间长河上的时间,比浩瀚宇宙都更复杂,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关键性的源头?”

“更重要的是,人祖可以跨越时间长河,冥祖和黑暗尊主也可以。这就像是一场因果层次的斗法,到底哪里才是因,哪里才是果?”

“再说,历史在长生不死者的刻意布置下,其实是失真的,是混乱的。冥祖的第一世,真的是轩辕玄帝黑启?不见得。”

池瑶柳眉蹙起,道:“真上升到因果层次的斗法,的确就不好推断了!”

张若尘笑了笑,道:“我说了,我只是认为,多了一种可能性,并未真的相信第二儒祖的那些话。有可能,第二儒祖自己也没有参透真相,只是人祖的一颗棋子。”

对于时空人祖,张若尘始终保持怀疑态度。

池瑶道:“你觉得,第二儒祖这次来无定神海,真的只是为了借万兽宝鉴?他借万兽宝鉴,到底是什么目的?”

“除了借万兽宝鉴,他至少做了三件事。”

张若尘一一列举,道:“第一,他每一次提到大尊,都在观察我的神色。他的目的,是在试探大尊是否活着。”

“第二,他留下棋阵将我困住,是在试探我的实力。”

“第三,或许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查探七十二层塔的情况。尽管他相信,凭借我的修为,不可能将七十二层塔融炼成功,但依旧不放心。不放心一品神道的玄奇,不放心真正潜藏中的冥祖。万一冥祖在偷偷祭炼七十二层塔呢?”

池瑶神色凝重,极为担忧,道:“冥祖会不会真的在剑界?她若在剑界,为何没有夺取七十二层塔?她到底意欲何为?”

“冥祖!”

张若尘念出这两个字来,眼神迷离,继而又变得深邃。

……

张若尘没有就此离开真庐岛,第一个接见的是虚问之。

虚问之没有答应第二儒祖的邀请,选择了留在无定神海。

在此之前,池瑶已经与他细聊过,承诺会庇护曾经星天崖和星桓天的修士,两者达成一致意见。张若尘的接见,只是走一个过场。

第二个接见的,是荧惑。

荧惑亦拒绝了第二儒祖,没有前往永恒天国,但得到一道始祖阵纹做为补偿。

不得不说,第二儒祖行事风格变化莫测,完全不拘于一格。

张若尘捉着荧惑的手掌,观察她掌心的一道青色阵纹,道:“凭此阵纹,不灭无量之下,你可无惧任何修士。不灭无量之上也要忌惮你三分!当然阵纹用一次,威力就会减弱一分,慎用。”

松开她的手,张若尘问道:“接下来,你是回不死血族,还是留在剑界?”

荧惑对张若尘是敬畏皆有,深深一揖,道:“荧惑希望回不死血族,继续辅左族长。”

“去吧!”张若尘没有留她。

荧惑刚刚走出去,名剑神便行了进来,英姿挺拔,见到张若尘才折腰,道:“帝尘大人,盖灭和黑暗之渊的使者,先见哪边?”

“至上柱既然回来了,当然是先见他。”

张若尘见到盖灭,便是朗声一笑:“八万年了,本帝等了盖灭兄八万年,终于将你等了回来。诶,盖灭兄,为何还没破境半祖?这可是落后许多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