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九百零七章 以身破冥土全文阅读

第三千九百零七章 以身破冥土

热门推荐:

命祖归来,举世震惊。

消息在地狱界快速传播,从无量境的神王神尊,传到大神和寻常真神,继而,传到圣境修士间。

天庭宇宙的俗世,亦闻知消息。

在地狱界,命运的狂热信徒众多,皆向星空中叩拜,欲瞻仰命祖英姿。

命运规则的活跃流动,使得黄泉星河各地,皆出现命运瑞光。有的大河化为十二彩,有的星球内部流淌出圣泉,星空中,生长出参天神木。

做为底层修士,根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其中凶险。

“彭!彭……”

魁量皇徒有命祖神源,但被宫南风的十二色命运神目压制,难以调动其中的始祖神气。他肉身已被打爆七次,直至完全磨灭。

在命祖面前,使用命祖神源,显然是个错误的决定。

直至此刻,魁量皇已不存在血肉之躯,只剩精神力念头,如同当初被关押在命运神殿的殒神岛主一般。

魁量皇心惊胆寒,更胜当初在海石星坞遭遇昊天之时。

命祖摆明是想临死之时,拉他陪葬,不顾一切要取他性命。

换做别的时候,就算命祖再强,想要彻底杀死他,亦非易事。他的精神力念头,多如恒河沙数,不是短时间内可以磨灭。

但,今天不同。

命祖完全可以将他拖入劫云,借元会劫将他带走。

魁量皇心情沉重,目望星空深处,似在期待什么,或许是在期望有人现身营救。

但,并没有。

“都是自私自利之辈,根本不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我今日若陨落,天姥、昊天之辈,就可腾出更多的精力对付尔等,雷罚和贝希就是你们的下场。”

魁量皇精神力传向十方星海。

继而,他积极自救,故技重施,身体爆开,化为十二条精神力念头长河,飞向天地间的各处。

其中自然包括离恨天和虚无世界。

但命祖对命运力量的感知,显然远胜当初的昊天,且,本体乃是天枢针,魁量皇这一招根本无法奏效。

“你这是自寻死路。”

只是一瞬间,命祖就精准锁定蕴含魁量皇神心的那一条精神力念头长河,不理会逃走的其余十一条精神力念头长河,径直追上去。

一旦失去神心,留下再多精神力念头,也渡不过下一次元会劫。

而分走大量精神力念头的魁量皇,自然实力大损,哪里还能与宫南风抗衡?

张若尘紧追在二人后面,看了一眼逃走的十一条精神力念头长河,发现凤天已经出手,将其中一条长河镇压。继而,她又追向了第二条精神力念头长河。

九十二阶的精神力修士,堪比不灭无量巅峰的存在,分出的精神力念头长河,可以说,每一条都蕴含无穷价值。

张若尘没有理会魁量皇逃走的这些精神力念头,继续望向前方。发现魁量皇蕴含神心的本体,已逃到三途河流域的边缘地带,进入望冥白骨岭。

“好一个不择手段的老狐狸,这是打算拉黄泉大帝下水?”张若尘暗道。

魁量皇很清楚,自己是有活路的。

第四道元会劫已经落下,接下来的劫雷,只会更强。

命祖既要抵挡劫雷,又要杀他,哪有那么容易?

现在,只能将更多的人牵扯进来,尽可能拖延时间。

魁量皇和宫南风相继闯入望冥白骨岭,山岭中的灰雾被冲散,战斗的轰鸣声响起,继而山体崩塌。

沉积上亿年的白骨,被掀上了天穹,在虚空中飘零。

“哗啦啦。”

黄泉大帝的怒吼声传出,继而,生死两重棺从无尽白骨中飞出,冲向漆黑无边的虚无世界。

显然他也不敢招惹命祖,更不愿给魁量皇垫背。

“彭!”

宫南风一掌斩断空间中的秩序纹路,落在生死两重棺上,将棺体打得变形,无数鬼气被磨灭。

他没有继续追击重伤了的黄泉大帝,撞断望冥白骨岭,携排山倒海之气势,拦截魁量皇去路。

仓惶间,魁量皇打出生灭灯。

“彭!”

生灭灯被宫南风一拳打得光芒熄灭,坠入三途河。

继而,施展出命运十二相中的虚实之力,探手十万里,隔空一把将魁量皇捏在了手中,道:“随我一起走吧!”

再强大的修为,面对生死,也无法保持平静。

魁量皇眼中惊恐,拼尽全力对抗,但身体还是被宫南风快速拉扯过去。

“不,我绝不甘心!”

……

“哗啦!”

第五道劫雷,明亮炽热,从云中落下,击中宫南风。

宫南风被劫雷淹没,本体天枢针发出一道轻微的裂响。

毁灭力之强,雷光淹没了整个望冥白骨岭,将这座存在上亿年的山岭,几乎夷为平地。

地狱界从此少了一处重要的禁土。

可想而知,这道劫雷强横到了什么地步。

本是抓住魁量皇的那只无形大手,被噼得爆开,令其脱身而去,飞向远处。

“哈哈!天不绝我,天不绝我,命祖你如何与天斗?你以为自己掌握了命运,实际上,你一直都在被命运玩弄。”

魁量皇在虚空中狂笑,那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是对命祖的无情嘲讽。

他觉得,自己以后一定要更加尊重天地,更加信仰命运。

白骨望冥岭之所以叫这个名字,乃是因为,站在山岭之巅,可以眺望远处星空中的幽冥炼狱。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幽冥炼狱,如十八座重叠的大世界,被幽冥之气笼罩,像星空中的一座巨塔。越往下,世界越广阔,且幽冥之气越厚重。

最后两三层世界,几乎与空间融合,变得模湖不清,再强的修为也无法使用神目将其看透。

三途河在这里一分为十八。

十八条支流,浩浩荡荡的涌入十八重幽冥世界,消失在雾中。

这里,乃是中三族修士化冥的地方,是冥族最为重要的圣地,是孕育冥族修士的神巢。当然,这是指上面九重幽冥世界。

下面九重幽冥世界,充满了各种未知和凶险。

突然,魁量皇发现一双眼睛在注视自己,转头望去,当雷电散尽,宫南风的身影重新显现出来。

他没有死在劫雷中。

“怎么可能,这都杀不死你?”

魁量皇再不敢笑了,驾驭满天阵法铭纹,逃向幽冥炼狱。

宫南风登上残破的山嵴,望向星空中宏伟磅礴的幽冥炼狱十八界,眼神复杂难明,自语念道:“兜兜转转一生,最终,又回到这里。这真就是命运的愚弄?”

“唰!”

一道明亮的箭光,从空间中飞出。

在那一瞬间,空间剧烈震荡,出现一圈圈能量涟漪,扩散出去数亿里。

张若尘在望冥白骨岭的残破山嵴下方,都能感受到这一箭蕴含的毁天灭地威能,仿佛是上苍打向人间的力量,要灭这一方星空。

头顶许多星辰晃动,摇摇欲坠。

神器薨天箭,跨越时空射来。

飞向幽冥炼狱的魁量皇,暗暗松了一口气,知晓是巴尔出手了!

半祖出手,当时无敌。

一个末日命祖,如何挡得住半祖的攻伐?

魁量皇停在幽冥炼狱上方,重振旗鼓,须发飞扬,大喊道:“半祖助我,夺命祖神魂,今后必有厚报!”

但,魁量皇的这股精气神,很快就被吓没。

只见,飞向劫云下方的薨天箭,被无我灯挡住。一道道命运之门光影,从命祖掌心飞出,穿过无我灯,与薨天箭对碰。

片刻后,薨天箭的威能被化解,其器灵,似沉睡了一般。

宫南风轻轻挥手,就将它收入手中。

将一位半祖的神器收走,此等手段,足以惊世。无我灯在《太白神器章》上,必可因这一战,列入第一章。

“今日我大限,谁至我斩谁。试问当今诸神,谁人有此胆?”

命祖神音响彻星空,字字如惊雷。

星空深处,一只青木小船上,石叽娘娘释放出半祖气息,道:“今日魁量皇必须死,谁敢插手,斩尽其魂方收手。”

星海俱寂,万界虫鸟不敢语。

唯有劫云,雷鸣电闪。

悬浮在幽冥炼狱上空的魁量皇,明明没有肉身,却感觉到背心冰凉,身体寒冷刺骨。

宫南风向山下的张若尘看了一眼,凌厉的眼神,化为洒脱笑意:“不用继续送,前面是我一个人的路了!走了!”

张若尘无声回应,取出一只酒葫芦,扔了过去。

宫南风将其接住,用嘴咬开盖子,长长饮了一口,便扔回给张若尘。

他举手过头顶挥了挥,脚踩虚空,头也不回,大步向幽冥炼狱而去:“从冥古而来,这一生走过无数条路,看过人间百般烟火,万种风情。十丈软红,千古浮生,终只是一抔黄土埋葬这繁华大梦!”

“不敢回首看,回首尽是苦。一朝遇明镜,方知我是我。”

“轰!”

第六道劫雷落下之时,宫南风早已到达幽冥炼狱上空,抓着魁量皇的脖颈,将其举到头顶。

雷电光束,率先打爆魁量皇的精神力体和神心,继而,穿透宫南风身体。

雷电落到地面,将幽冥炼狱的第一重冥气世界淹没,化为无边雷海,充斥着毁灭之气。

天摇地晃之中,张若尘提着葫芦,一步步登上山嵴,眺望远方。

天枢针已在劫雷中毁灭,化为齑粉,向烟花一般绽放,甚是绚烂。

面对如此可怕的劫雷,神器也挡不住。

这时,宫南风重凝了破碎的魂体,并没有因为击杀魁量皇而有丝毫喜悦。向远处山嵴上的张若尘看了一眼,他咬牙一笑,继而凝聚全身神力,一头撞向下方的幽冥炼狱。

“轰!”

他的身体化为光束,击穿第一重冥界,世界随之崩塌。

“轰!”

击穿第二重冥界,尘土烟云不断外涌。

……

“轰!”

待他击穿第九重冥界,天穹之上,劫云之中,第七道劫雷追落下去。

“轰隆隆!”

此起彼伏的毁灭声中,张若尘提起葫芦,抿了一口,却怎么都尝不出味道。

生死离别酒,怎么可能有味道?

不管有没有味道,张若尘大口大口的喝,最后,将剩下的酒,洒在地上,与宫南风做最后的告别。

男人之间的告别,不需要眼泪,也不需要扇情的话。

一壶浊酒敬平生!

十八层幽冥炼狱,被打穿十五层,十五座冥气大世界变得破破烂烂,支离破碎,像是一片碎土悬浮在星云中。

天穹的劫云逐渐散去,意味着第七道劫雷,磨灭了宫南风所有精神和神魂。

世间再无命祖。

张若尘当然知道幽冥炼狱凶险,从来不敢踏足,但,此刻却落到第一层冥土的一块破碎大地上。

挥袖打散了尘烟,却探查不到宫南风和魁量皇的任何气息。

天地无情,再强的修为,也如山间草木一般,落地成泥。

死于元会劫,寸骨不遗留。

张若尘耳边,不自觉的浮现出那个“尘”的声音,嘴角不禁浮出一抹苦涩的笑意,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这么叫他。

将衣袍扯下一块,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包裹起来。

寒风萧萧,传来小孩子的呜呜泣声。

张若尘投目望去,只见,无我灯如同一个失去母亲的小孩一般,在冥气尘土中飞行,寻找宫南风,不断喊着“主人”。

它追上欲要离开的张若尘,道:“你要去哪里?主人是因为你才陨落的,你就这么走了?”

张若尘道:“逝去的,终将会逝去,见多了,也就坦然了!放心吧,我知道他心中的不甘,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做为朋友,我会帮他完成遗愿。做为敌人,我也会去做。”

无我灯道:“主人先前说过相同的话,但我不信。他说,我若不信,就跟着你,看你是不是能够说到做到。张若尘,我要替主人监督你!”

“随你!”

张若尘还有更重要的事,没时间与一盏灯纠缠,于是,极速飞出幽冥炼狱。

“等一等我,主人尚有几件遗物留给你,确切的说,是你们,但需要你带去给那些人!你这人怎如此无情?”

无我灯一路追到三途河畔。

张若尘释放精神力,走过一处处河段,但却没能找到生灭灯。

而远处星空中,破碎的十五重冥气世界,被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牵引,竟然在快速的重新凝聚。

“果然有问题。”

就算有问题,张若尘目前也不敢去探查,只得压下心中的好奇心,道:“魁量皇还没有被彻底杀死,走吧,随我一起去,斩尽他的精神力念头。”

魁量皇的每一条精神力念头长河,都有恐怖实力。

这些精神力念头,的确渡不过下一次的元会劫难。但,这个时代天地规则松动,魁量皇完全可以夺舍他的直系后代,获得新生。

这得给罗刹族造成多大的动荡?

此外,张若尘精神力已经达到九十阶,想要快速提升,怎能不炼制一炉精神力神丹?魁量皇的精神力念头,正好可做主药。

无我灯听到这话,杀气大增,道:“必须将魁量皇磨灭殆尽,这是主人的遗愿。还有,命祖神源也必须找回,不可再落入他人之手。”

……

青木小船上,石叽娘娘玉指纤纤撩开纱帘,从船中走出。

娉婷如仙,目若云烟。

她的美,汇聚了天地之灵秀,古今流传的画卷不及其本人十之一二。

石叽娘娘星目含波,望着幽冥炼狱,道:“以身破冥土,其志在冥祖。可惜啊,哪怕他临死一搏,却打不穿十八重幽冥炼狱,打不破心中枷锁,那股怨恨和不甘依旧还在空间中飘荡。始祖也只是这般结局吗?”

船上只有石矶娘娘一人,不见那位黑袍女子身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