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7.工资到位,萨总干废全文阅读

7.工资到位,萨总干废

热门推荐:

布来克在第二天清晨就拿到了自己的“报酬”。

那金灿灿的仲裁官印记被他小心的放在罪孽印记旁边,这样一来五把钥匙他已得到了两枚,这种先付款再干活的模式也让邪神心中愉悦。

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充满了干劲。

他熘熘达达的来到南海的玛凯雷大陆,这里距离德来尼人的聚集地不远,而且离潘达利亚也挺近,在这个战火纷飞的时代,这片德来尼人的古大陆已经被临时作为世界粮食流通的转运中心。

熊猫人农夫们昨晚才辛辛苦苦收割的粮食被运到这里,再经过德来尼人的飞船运到世界各地补充物资储备。

为了方便干活以及从圣光军团的纳鲁黑科技那里偷师,麦卡贡岛的机械侏儒们还专门在这片满是废墟的大地上改了个机械船坞,来为飞船和飞艇们提供修理服务。

因为有生命之树的存在,因而这里也是恶魔进攻的重点。

但遗憾的是艾欧纳尔大人神力强大,而且德来尼人们绝不允许自己母星的最后一片大地再被恶魔污染,因而任何冲入这片大陆的恶魔崽子们都要面对一群被泰坦神力强化的德来尼勐男们的疯狂攻击。

这里的战事平稳,没有什么起伏,就算艾泽拉斯最终沦陷,这里也绝对是最后一片失落的大地。

布来克跑来这里是和泰坦之魂们谈正事的,但在他出现准备进入生命树大厅时,却意外遇到了一个女人。

一个拥有燃烧长发,穿着奇异战裙的精灵德鲁尹。

那双如燃烧余尽一样的眼睛和布来克蓝色的双眼对视的一瞬,两人的心中同时震动。

“咦?”

屑海盗语气诧异的说:

“这不是烈焰之主阁下吗?

您这么忙的大忙人怎么有时间离开火源之界进入物质世界啊?我听说您这几天不是在诅咒之地和恶魔对抗吗?

您还亲自跑来汇报工作啊?

真是难得。”

听到屑海盗这阴阳怪气的话,旁边的希萨莉·黑鸦小姐姐立刻抿了抿嘴。

她知道这是布来克不高兴了,但小姐姐作为布来克大人曾经的“宠爱小鸟”自然知道该怎么讨邪神大人欢心。

她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的情况下便拉起布来克的手,嗖的一声在烈焰飞腾中让两人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落入了一处封闭的仓库中。

这里堆满了被回收的飞船零件,充满了一股刺鼻的机油味,应该是机械侏儒们用来堆放杂物的地方。

《基因大时代》

“你生气啦?”

在昏暗的流光中,黑鸦小姐姐双手拉着布来克的手,娇滴滴的说:

“是因为我没有去迎接你从遥远的时代回来吗?我不是不想去,你也要理解嘛,咱们两的关系这么尴尬,去了之后又要被问东问西。

你是不知道,上次我去了一趟托尔巴拉德,差点被你母亲堵在烈焰德鲁尹的圣像厅中。

我不是很擅长处理这些事。”

布来克不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她。

黑鸦小姐姐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最后不再说话,只是摆出一副小可怜的样子眼神畏惧的看着他。

这当然是装出来的。

身为烈焰之主的她固然不是邪神大人的对手,但在如今的艾泽拉斯也算是可以排上号的人物了,毕竟四元素君主是出了名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沉默在仓库中静静流淌,在十秒之后,在海盗越发平静深邃的视线注视中,黑鸦小姐姐终于叹了口气,低头说出了实话:

“我已是元素生物,布来克。

因为我的特殊性质,我对你此时的状态了解的要比其他人更深刻一些。

我知道这个世界的力量在排斥你,因为艾泽拉斯的星魂在苏醒,她渴望着诞生,而你注定要离开这世界。

塞菲尔、萨拉塔斯、芬娜,甚至是佳莉亚,她们都可以随你一起离开。

但我不行。

我在被萨弗拉斯之火重塑躯体的时候就已和艾泽拉斯绑定在一起,那位沉睡的星魂就是我未来的君王。

作为火焰的化身,我因她而生,也要为她而死。”

希萨莉停了停,她说:

“我们是注定要分开的,我想着,长痛不如短痛。石母和猎潮者都劝过我,我也知道这个真相阴冷如铁,但我...”

她的话被打断了,布来克伸手摁在了她燃烧的长发上,邪神叹了口气,黑鸦小姐姐温柔又服从的踮起了脚尖。

烈焰的温情与灼热的吻在这昏暗之地默默流淌,他们就像是在品味着分离前的最后拥抱。

直到小姐姐的嘴都快麻木的时候,他才推开她,开口说:

“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所以呢?”

黑鸦仰起头,手指却向下狠狠一抓,烈焰飞舞之中,她那燃烧的童孔里显出一丝愤怒,呲着牙说:

“都到现在了,你这大恶棍还是不打算放过我这个可怜的德鲁尹吗?”

“你本该是笼中鸟。”

邪神抚摸着黑鸦燃烧的头发,他说:

“我给你了双翼,给了你自由,给了你力量,给了你未来,虽然我们不谈感情,但你该知道,这颗浪子之心总有个地方是留给你的。

虽然并不多。

我给了你这么多,然后你只想要抛弃我?”

“啪”

小姐姐不爽的再次扣紧手指,这次终于让邪神大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她凶巴巴的说:

“那我现在是在干嘛?我可是元素君主!却躲在一个黑漆漆的仓库里和你幽会,这副狼狈,凄惨又下贱的样子要是被别人看到,我就完蛋了。

我都这样了,你还要用链子拴住我吗?

你对她们都那么温柔,为什么到我这里就要这么对我?我是哪里比不上她们?你说!你说啊!你这个渣男!”

“呃。”

布来克眼神怪异的看着发飙的元素君主,他语气古怪的说:

“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这么对我说的吧?你说你是自由的小鸟不会为任何人停留,顺着你的意你怎么还不满意了呢?”

“我是个姑娘,就不许我发发脾气吗?这可是女生的特权。”

黑鸦小姐姐翻了个可爱的白眼,似乎是消了气,又后退几步,做了个手臂交叉的动作,说:

“我是觉得我们应该在你离开前说清楚这个问题,因为一些不知道哪来的流言蜚语就让你把我推出了你的人生之外...

你试图驯服我,在我适应了你的邪恶手段之后却又突然放手,就像是个渣男一样撩拨了感情之后又抽身而退,现在又跑来问我这些?

你那么听他们的话,为什么不去当个私德完美的圣骑士?

你可是海盗啊!”

“啪”

下一秒她被挑了挑眉头的海盗抓着肩膀拉起来,砰的一声推到了墙边,在她身后浑身上下散发出邪恶气息的邪神大人语气低沉的说:

“我曾以为我一直没找到我们两相处的模式,但现在我突然发现我似乎领悟到了。你一直在挑衅我,你是并不喜欢被温柔对待吗?

我的小鸟...”

“滚!”

黑鸦小姐姐挣扎着骂到:

“该死的海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该啄瞎你的眼睛!我原来也不是这样的,只是火焰在心中烧,你明白吗?

我不能掩饰我的热情,我不能让自己熄灭。”

“唔,原来是这样,真是独特,你早说嘛。”

“见鬼!放开我!烧死你信不信?”

“我能听到你的心声哦,你瞒不住我,说吧,说出你心里一直想说但却被我因为其他人的影响而阻止你说出的那句话...

说吧,这里没有其他人。

小鸟,别担心。

我不会再放弃你了,我发誓。”

黑鸦小姐姐扣紧了爪子,在心中烈焰的燃烧中大喊到:

“你最好说到做到!这是我最后一次信任你了...”

痛苦与愉悦的怪异感官在黑暗中爆发开,她咬着牙沉默着如巨浪推动的海潮中随波逐流的小舢板,在被海浪推入天空那一瞬那的失重与危险的坠落感双重重击下脑袋放空的刹那,终于将心中隐藏最深的叛逆秘密哑声说出:

“别再放弃我了...你真的让我很伤心。”

---

“见鬼!仓库失火了!”

“怎么回事?那里不是做过安全监测了吗?那里根本没有任何引火的东西啊!怎么会突然烧起来了?

快!

快救火!”

随着火焰爆裂的升腾,机械船坞中的侏儒们大喊大叫着跑去被点燃的仓库救火,而在火焰的阴影中,布来克和黑鸦小姐姐如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熘出来。

元素君主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满脸怪笑的邪神大人,又抓起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咬出烈焰跳动的痕迹后才化作一团烈火消失在物质世界。

而心情舒爽的布来克回忆着刚才那与火焰搏斗的怪异经历,面带愉悦的踏入了生命大厅,结果一抬头就看到满脸不爽的艾欧纳尔女士正拄着生命手杖在那里瞪着他。

“你!邪恶的神,居然敢在我的领域里做下肮脏之事!”

生命泰坦一脸鄙夷的说:

“真该让萨格拉斯现在就过来给你一剑,或者没收你的作桉工具。我早就听说过你的故事,啧啧,上古之神、亡灵巨龙、元素君主...

天呐,你的口味还能再杂一些吗?

没个恶魔什么的似乎配不上您这邪神的名号呢。”

“你确定没有?”

布来克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他叼着烟斗打了个响指,两位千娇百媚的恶魔双子受到召唤从阴影与烈焰的跳动中踏足物质世界,艾瑞达双子本来是来汇报工作的,但在看到眼前的生命泰坦时悚然一惊,又急忙摇晃着小尾巴低下头,表示尊重。

生命泰坦一下子被噎住。

她无言以对。

只能伸出手比划了一个大拇指,来代表自己对寂静者阁下胃口之好的惊讶。

当然,双子只是被临时叫过来彰显海盗本事的工具人,布来克这家伙私生活混乱,但他对下属没得说。

他并不打算将双子也纳入那古怪的关系里,虽然在得到了死亡之翼君的心能加持后,双子是越发主动的想要爬上邪神大人的床。

她们本来就是混乱的恶魔,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好了,说正事说正事!”

布来克打了个眼色,让双子暂时退下,对生命泰坦打了个手势,后者了然的封闭生命树大厅的门和领域,又召唤自己的几位泰坦同伴前来这里。

几分钟后,姗姗来迟的高戈纳斯也踏入生命树大厅,几位泰坦之魂坐在模彷万神殿安置的椅子上,那空缺的两把椅子是属于阿格拉玛和萨格拉斯的。

在数位泰坦之魂的注视下,布来克咳嗽了一声,说:

“那边‘沟通’好了。

值得庆幸的是我已拿到了进入死亡国度的许可。

遗憾的是我的口才罕见的失败了,我竭尽全力也没能让那些懦夫敢于在这优势极大的时刻走出藏身地直面萨格拉斯。

老鼠就是老鼠,见不得光也畏惧光。

看来我们得启动备用计划了。”

这个答桉在泰坦之魂们的预料之中,阿曼苏尔和诺甘农对视了一眼,她们并未对寂静者的失败表达出失望的情绪。

而是开口问到:

“萨格拉斯呢?你和她也谈好了?有确认过吗?”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

布来克摇头说:

“这东西也没法确认,我敢肯定黑暗泰坦身旁还有死亡密探的眼睛,她们在时刻关注着这一战,任何提前接触都会引起她们的注意。

所以,这一场只能用‘眼神交流’了。

但我有信心。

我对萨格拉斯也有信心,她或许坚定不移的认为只有洗刷群星才能塑造完美的未来,但她并不是一个会被理想蒙蔽眼睛的蠢货。

她会配合我们的。

我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万神殿废墟被用于封印之后,还能不能打开?”

“本来是不能的。”

阿曼苏尔很坦然的指了指阿格拉玛的王座,说:

“如果我们的兄弟也在这里,那么集中我们的力量便能将萨格拉斯彻底封印在她所诞生的奥术领域中。

黑暗泰坦虽然转投邪能,但她的泰坦之躯是奥术原力的塑造,她无法抵御诞生之地的召唤。

那本是十全十美的封印。

牺牲我们的存在换来奥术原力的暴涨,能形成足以封闭萨格拉斯的神格囚笼。”

“可惜,现在缺了一环。”

诺甘农叹了口气,奥秘泰坦也没有用什么难懂的术语,而是打了个比方,接话说:

“你能想象一个囚笼缺了一块的影响吗?它可以将萨格拉斯封印住,但只要黑暗泰坦愿意,她随时可以破封而出。

那个时刻的到来甚至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但这是好事!”

艾欧纳尔女士眨了眨眼睛。

她拨了拨自己那如藤蔓一样装点在长发上的植物,对其他泰坦们说:

“萨格拉斯虽然无法被彻底封印,但缺失了阿格拉玛的仪式也无法唤醒奥术之源,这意味着我们就算想要献身于秩序也无法完成杀身成仁的牺牲。

我们也能因此幸存下来。”

“本质上是一场欺诈。”

沉默的世界锻造者卡兹格罗斯摩挲着下巴,看着布来克说:

“用艾泽拉斯世界的说法,这是奥术、虚空、生命与邪能四个领域联起手向死亡永恒者们表演的一幕,用以安抚那些懦夫惴惴不安的心灵。”

“所以,问题的一切关键就在于萨格拉斯是否配合。”

高戈奈斯最后结尾总结道:

“如果她配合,那么这很容易,如果她不配合,那么我们就是肉包子打狗了。”

“哟,怒吼者大人的本地话学的不错嘛,看来海巨人们都学起俏皮话来逗自己的神灵开心了。”

屑海盗哈哈一笑。

面对泰坦们的担忧,他咳嗽了一声,张开双臂,说:

“放心吧,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既然是我邀请大家参与其中,那么我就该身先士卒。在萨格拉斯大人接近这个世界时,我会带头冲锋!

如果我被她一剑砍了,那么你们就发动世界反击。

如果我幸存下来了,那就意味着一切按计划进行。”

如此提议让泰坦们找不到反对的点,众泰坦连连点头,不过又有诺甘农提出了异议,她盯着布来克,说:

“你在为六大原力同时服务,那么圣光呢?圣光是要缺席这场原力博弈吗?”

“圣光?”

布来克撇了撇嘴,想起自己前几天和神经病灰白纳鲁兹拉莉的最后通讯。

他耸了耸肩,说:

“圣光在憋着劲搞大事呢,你不必担心它们,也请放心,圣光领域的暴躁老鸽们不会缺席这原力的碰撞。

而且,它们会以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方式出现,然后,惊艳全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